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山西限权“一把手” 末位表态防止“一言堂”

A-A+2014年3月25日09:48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评论

  阅读提示

  春节过后,我省出台的一项新政引起了全国广泛关注。这就是省委办公厅向全省印发的 《关于党政主要领导不直接分管部分工作的若干规定 (试行)》(下简称试行规定)。这是对“一把手”的权力进行限制和分解。此举被诸多专家认为是反腐积极信号,给党政主要领导行使权力套上“制度的笼子”,是对权力运行机制新的尝试和探索。

  “一把手”频陷腐败案件,限权规定出炉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中央到地方,掀起新一轮反腐风暴。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不少是时任的“一把手”或曾经担任过“一把手”。比如: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遵义市原市委书记廖少华等。

  从我省来看, “一把手”贪腐的案件也不少见。以去年为例,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大要案件中,不乏 “一把手”涉案。如:阳泉市郊区原区委书记王永珍、襄垣县原县委书记冯俊义、灵石县原县委书记杨洪、山西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书记张学武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太原市科技局原局长王燕阳贪污受贿案、长治市林业局原局长张树堂等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案、运城市财政局原局长孙太平违反组织人事纪律案等。今年以来,省纪委公布的数起在查案件,涉案者也都是或曾担任 “一把手”。

  当前查处的部分 “一把手”贪腐案件,反映出我们在对 “一把手”行使权力的有效监督与制约方面还有差距。省纪委研究室一位干部告诉记者。静乐县县长王昕认为,在部分基层,存在人财事项“一把手”事必躬亲的现象,这样易使副职失去管理独立性,不敢违背 “一把手”意愿,一味服从,原有的管理分工被弱化,最终导致管理混乱甚至 “一手遮天”。

  对此,多年从事党建、反腐败研究的省社科院副院长贾桂梓认为, “一把手”频陷腐败案件,正反映了一直以来权力监督的软肋——上级监督太远、下级监督太难、同级监督太软。其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应该是同级监督太软的问题,必须从制度设计入手,才能从根本上见到效果。这之中最核心的就是对 “一把手”的权力如何规范。

  限权仅是其一,末位表态防止“一言堂”

  对于我省出台的试行规定,各媒体纷纷聚焦的是“限权”。对“一把手”限权固然是试行规定的亮点和要点,集体议事时“一把手”末位表态则使试行规定更具操作性。

  试行规定明确要求,党政主要领导不直接分管干部人事、财务、工程建设项目、行政审批、物资采购等五项工作。同时,还要求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决定这五项工作时,班子成员充分发表意见,党政主要领导集中多数人的意见后末位表态。

  对于这样的规定,大多数基层干部非常支持。王昕表示,规定最主要贡献是厘清了主官和副职的职责和权限。更多的基层干部认为,在不少党政部门,许多“一把手”在集体开会决策时都是首先发表自己的意见,事先定好调子,拿好主意,对其他副职只是轻描淡写征求一下意见,走走集体研究程序而已,这非常不利于领导班子的同级监督。此次新规不仅对“一把手”权力做出明确限制,而且规定“一把手”末位表态,这对于防止“一把手”“一言堂”更加有效。

  现有体制下,上级监督太远、下级监督太难的问题普遍存在,只有同级监督在不变更现有权力结构的前提下最为可行。作为一名省政协委员,贾桂梓去年就对创新领导干部监督方式提出提案。她建议,在各级领导班子内部建立分权制约机制,形成“一把手”不直接分管部门制和决策中“一把手”末位发言制。

  贾桂梓认为,我省的试行规定对“一把手”过分集中的权力给以限权分权,将“一把手”从权力实务中摘出来,末位表态使“一把手”不能率先定调子。这样,在集体决策时,可以真正营造民主讨论气氛,让班子成员放开说些有独立见解的话,“一把手”最后发言,并且规定一般情况下要按照多数人意见做出总结性结论。“用机制来限制‘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

  限权不是卸担子,对“一把手”驾驭全局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试行规定刚出台时,记者就此询问过一些部门、地方“一把手”的意见,大部分人非常赞成。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以后工作可轻松了,自己肩上的担子减了,正好不担责任、乐得清闲。

  “这是对规定的误读。”贾桂梓说,“一把手”决不能存有不作为或少作为的思想。

  试行规定虽然对“一把手”负责的具体事务做出部分禁止性规定,但是,并不是弱化“一把手”的领导责任。试行规定要求党政主要领导担负总揽全局和对班子成员监督管理的主要责任;班子成员应当按照分工及时向党政主要领导请示汇报工作。同时,党政主要领导还要带头执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相结合的制度,自觉维护集体领导,发挥领导班子中其他成员的作用。

  这些规定其实对“一把手”驾驭全局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晋中市纪委副书记高俊德表示,将“一把手”的重要人财物权交由副职分管,同时,强化对副职的监督,这使领导集体内部的自我监督力量由弱变强。

  以往, “一把手”对涉及人财物等实权性工作直接管理、具体处理,往往陷入复杂事务中,将矛盾焦点缠绕己身,有时反而对全面工作考虑不周,顾此失彼,影响了驾驭全局、协调各方的能力。现在按照试行规定, “一把手”对所在地区或部门肩负的是领导责任、全盘责任、长远发展的责任,这对 “一把手”的科学决策能力、综合判断能力、宏观驾驭能力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 “一把手”的责任更重了而不是相反。

  具体落实,期待制度体系更完善

  制度定出来了,关键在于落实。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靠什么手段和方法确保落实到位,还有许多值得注意之处,特别是配套制度建设尤为重要。

  贾桂梓认为,与主要领导不直接分管部分工作相配套的是把权力分段分层,增加权力配置和运行的透明度,推行权力清单制,对每个领导分管的权力都进行公开公示,将隐性权力显性化,权力边界清晰化。同时,完善正职监管的配套程序,如:形成 “副职重要事项报告制”和“副职首提决策事项责任制”,即建立副职对分管内重要事项决策向正职报告和副职对自己提出的决策建议负首要责任的制度。这样的制度可以防止副职和班子其他成员分权独大、自立山头的倾向。对于关键部位的实权性工作如果不建立相互制约的机制,不论正职、副职都有贪腐的机会。因此,实行这项制度的要害在于加强同级领导班子权力的制约和监督。

  也有些人担心会降低 “一把手”权威,导致班子出现一盘散沙的现象。其实,省委适时颁布这项重要制度,对于解决 “同级监督太软”的问题迈出了关键性一步,与此相配套的还要进一步完善领导干部的考察识别评价制度。贾桂梓建议,为了更好操作“副职分管、正职监管”的机制,可以明文规定 “‘一把手’向上级推荐评价班子内副职占有一定分值”。为了防止 “一把手”向上推荐评价副职时掺杂个人私心杂念,应当建立上级党委领导和组织部门领导与下级领导班子每一个成员谈心制度。只有建立起对权力的制约监督机制、建立起对领导干部的日常了解考察识别机制,才能实现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只有把一个一个领导班子建设好,才能把我们整个党建设成坚强的领导核心。

  本报记者 刘宇

                                 (原标题:“一把手”限权只是开始)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