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太原的那些冰糕大王都去哪儿了(图)

A-A+2014年4月14日08:51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评论

商户搬迁,屋里凌乱地摆放着冰柜商户搬迁,屋里凌乱地摆放着冰柜
如今,批发市场门口冷冷清清如今,批发市场门口冷冷清清
商铺的窗户上贴出了冷库出租的信息商铺的窗户上贴出了冷库出租的信息
原来生意很好,一些大品牌也来入驻原来生意很好,一些大品牌也来入驻

  4月3日,省城太堡街东口,山西食品批发市场,一排排冷库房门紧锁,来批冰糕的老王惊呆了,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批冰糕的都去哪儿了?怎么都空荡荡的?”“过完年就撤了,门上有电话!”值班室门前,坐在一张旧沙发上晒太阳的保安老杨手指着冷库。自从进入3月,这样的回答他每天都要重复二十余次。

  老王快步走到常去批冰糕的那家冷库前,趴在窗户上往里使劲看着:“真空了!”

  太原冰糕市场的巨贾都集中在这个市场,各大品牌的冰糕都是从这里流入千家万户的。去年八九月起,为吸取上海重大氨泄漏事故的教训,强化源头治理,9月至12月,国务院安委会在全国深入开展涉氨制冷企业液氨使用专项治理。太堡街上辉煌了十多年的冰糕批发市场,一下子分流了。

  十天来,记者跟着“冰糕”,听经营户、市场人员、沿街居民讲述这里的兴与落,讲述一个行业的变迁。

  A曾经冷库不冷热闹非凡院子里停满了拉货的车连倒车都没地方

  山西食品批发市场位于太堡街建设路口,因为以批发冰糕、速冻饺子等冷冻食品为主,人们更习惯于叫它“冷库”。4月5日,因为建设路改造,进出冷库大院的车只能走太堡街上的后门。

  从后门进来,走过二十来米长的一段小胡同,记者就看到了冷库的大院。它看上去就像一个大杂院,院子被制冷设备分成了前院和后院,但是前院和后院布局一样,两长排冷库一南一北相对而建,中间是大大的停车场。为了装卸货方便,冷库房比院子要高出许多,都建在一米多高的高台上。“一共61间,每间都有编号。”在这里工作7年的保安小刘说:“几个月前,这里可不是这样,你看门上面那些海报就知道了,像雀巢、伊利、大桥道等大品牌都集中在这儿。”

  每年从开春到当年9月末是冷库的旺季,院子里停满了拉货的车,倒车都没地方。“送货的车才叫长了,都是大挂车,想进这个院子,新手还开不进来了。”小刘说,那会儿他们就忙得指挥车。除了商户、摊点来批发,也会有市民来这里,无非就是图个便宜。

  商户们陆续撤离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的,车少了,保安也减员了,院子里越来越空荡。到现在,挂在商铺门口的五颜六色的冰糕袋子,还能让人想起当时的热闹景象。一些商户搬走时,把自己的新地址和联系方式写在纸上贴到商铺门口,好给顾客留下信息。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恰巧碰到一位经营户来搬东西,于是记者跟着进了他曾经的店铺:先是一间4平方米左右的小办公室,推开一扇厚重的保温门,里面就是温度在零下18℃的冷库间,这时已经停用了,就成了一间黑乎乎的密闭室,约30平方米,被架子上下分成了多层。“这里面能存放90吨的货,一大挂车货全能装下。”经营户自豪地说。

  B市场经营得很好出于安全考虑自愿关停

  冷库大院东北角,就是山西食品批发市场的管理方山西省食品公司的办公大楼。记者一进楼内,一位工作人员就劝记者改天再来:“领导们都在忙着开会,商量建设路修路拆迁的事儿呢!”

  几经联系,一位分管批发市场的市场科负责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刚一说话就强调:“市场经营得很好,我们是响应政府号召,出于安全考虑自愿关停。”

  他介绍,1996年、1997年,冷库分两期建成,61间库房存储量达四千多吨,由一套液氨制冷系统制冷。市场一建起后,经营户就进来了。建冷库之初,并没有确定以批发冰糕作为主营业务,那会儿也还有批发肉类、速冻食品的。三四年后,受市场调节,冰糕批发市场发展越来越好,不少商户主营冰糕批发售卖,一些大品牌的冰糕商家也陆续进驻,太堡街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冷饮批发集中地。

  到关停前,这里的库房租赁业务还是如火如荼,做大的不想走,想进来的还得排队。而这18年来,市场只对经营户涨过一次制冷费。

  去年11月,在全国开展涉氨制冷企业液氨使用专项治理时,市场接到质监部门通知,要求年底前冷库停用,1月份商家撤离。“这个冷库离居民区太近,周边都是居民院,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自愿关停整改。”这位负责人称,冷库关停后,公司一直在筹划对冷库进行提档升级。目前,市场门前的建设路拓宽改造,市场需要退让一部分,具体退让多少,还没有安排,这样,冷库下一步发展规划暂时搁浅。

  C谁也不舍得离开市场能回去,还是想回去

  从这些“冰糕大王”们留下的纸条可以看出,太堡街冷库一关停,有的去了东太堡、有的去了龙堡,还有的甚至搬进了一个浴池院内。

  4月9日14时许,记者在长风东街东太堡菜市场蔬菜区,找到了新迁来的“冰糕大王”张冬峰。门口一张办公桌,两台冰柜,一间冷库,他和妻子就继续干起了老行当。

  妻子负责接待、收钱,打印好购货小票后交给穿羽绒服的张冬峰。张冬峰拿上票、推起推车进了冷库,整理好一箱箱冰糕推着出来了,再帮着顾客一箱箱搬到车上。短短半个小时,张师傅两口子接待了四五拨人。每拨人要走的时候,张冬峰会单从冰柜里选出七八根冰糕,作为赠送。

  “很多都是老顾客!”装货间隙,张冬峰断断续续地向记者介绍着情况,太堡街冷库一关门,正好过年,过完年就筹备新店,找房子,签合同,花了四万多元买了台制冷机,3月1日新店开始营业。

  “太受影响了!光这制冷成本就翻番了,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投入了15万元,其中房租一年就10万元,还不算制冷机一个月三千块钱的电费。”张冬峰称,原来只收取制冷费,一吨位一天两块多钱,一个冷库间90吨位,一个月算下来五六千块钱就打住了。

  “那你们的成本高了,冰糕是不是就加价了?”记者问。“我们哪敢加价?为了留住人,赠送冰糕还来不及呢!”张冬峰称,客源流失是批发商们面临的另一大难题。

  现在的房租虽贵,但离老冷库近。一到新址,他发短信通知能联系上的老客户,又开展赠送冰糕活动吸引客户。记者看到,他身后的海报上写着:一次性购买5件冰糕,赠送5支冰糕,如果老顾客介绍新顾客光临,可享受更加优惠再送活动。

  张冬峰说将来如果能回冷库,还想回去。冰糕批发是个有规模的大市场,做生意就需要这样的行业环境,之间互相配送冰糕很方便,现在都成了星星点点。

  D冰糕批发大市场被打散行业拐点已到?

  18年,恰恰是从婴儿到成人的过程,一路走来,冰糕市场热闹非凡。从表象上看,叫停山西食品批发市场的,似乎是液氨使用专项治理、是建设路改造拆迁。其实不然,18年了,原地踏步的市场、商户,在既得利益中自喜。不进则退,这句话在各行各业都是应验的。

  那么,这些年来,市场、商户是否考虑过推陈出新?如果他们提前寻谋了更大的平台,冷库的关停将顺水推舟,将他们自然地推向新的大舞台,而不是这样四散而开。

  “市场想扩了,扩多大都肯定是满满的,可就那么点儿地方,往哪儿扩?”山西食品批发市场多年从事市场管理的一位负责人称,市场关停前,市场里一直是车水马龙,火爆异常,它火就火在这个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如果要扩建,选址就偏了,盖一个大市场,谁去呢?这些问题,食品公司的人都考虑过。设备要革新,就得关停一阵子,这次关停,就是想革新,可计划跟不上变化。

  冰糕批发业下一步该如何发展?这位负责人说了一句实在话:“食品公司的人员下一步咋样都不知道咧!”冰糕业以前有个冷饮协会,但如今早就没了,十年前,还有一个政府部门的人来市场转转,这些年也不见了。

  冰糕批发市场该靠谁来聚拢?记者走访了多位冰糕批发大王,给出的答案都是:这几年冰糕利润有限,恐怕没有一位有这样的实力,可以改善这种环境。

  他们的分析非常一致,冰糕批发从1988年左右开始火起来,一直到2008年利润都不菲,但这几年,批发行业不好做了。说到原因,第一个是“价格战打得太厉害,出厂价不稳定。”其次是大品牌雪糕在各个地级市建自己的直销网,雪糕批发商可以分得的蛋糕只会变得越来越小。雪糕批发商现在的发展就是从一二线城市转线至三四线城市。另外就是人员成本的增高。一位批发商举例说,以前自己有30个装卸工人,每月包吃包住,只需要每人支付800元工资即可,这几年没有2000元左右雇不下人,就算是比较大的商户也只能支撑3到5个工人。

  57岁的牛彩凤,可算是省城雪糕业发展的见证人。她95岁的老母亲1978年就开始卖冰糕,到1984年前后,还是省城82家雪糕零售商的组长,牛彩凤清楚地记得是82家,因为她帮着老母亲写工资表、收管理费等。1985年,牛彩凤在五一大楼前也另立摊位,也卖起了雪糕,直到1994年,省城不允许占道摆摊后,她做起了雪糕二级批发商。

  2013年年底,接到冷库关停的通知后,对这一行业充满感情的牛彩凤曾经联系过冷库大院里的商家,商量过一起筹划一个新的冷饮批发市场,但最终没有谈拢。“再也没有像冷库那么合适的地方了,那个站台就建得那么正正好,装货、卸货时,跟车一般般高,搭一块板板就行了,车进车出都那么方便,24小时都可以进货出货。”说起这些,牛彩凤无不留恋。

  一个行业的变化,可能是一个拐点的到来。无论如何,这些冰糕大王们,对此充满了期待。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