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太原海归收集领土证据 百年前日本地图证实钓鱼岛属于中国

A-A+2014年4月28日08:56生活晨报评论

范锐向记者展示 《亚细亚小东洋图》,此图收录于日本昭和五十二年(1977年)出版的《幕末维新古地图大图鉴》。 晨报记者 贾丽娜 摄  范锐向记者展示 《亚细亚小东洋图》,此图收录于日本昭和五十二年(1977年)出版的《幕末维新古地图大图鉴》。 晨报记者 贾丽娜 摄
绘制于日本天保六年(1835年)的《亚细亚小东洋图》显示,钓鱼岛当时被称为“高华”,归属“唐土”(即中国领土)  绘制于日本天保六年(1835年)的《亚细亚小东洋图》显示,钓鱼岛当时被称为“高华”,归属“唐土”(即中国领土)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位于我国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92海里处,距日本琉球群岛约73海里,但相隔一条深深的海槽。钓鱼岛列岛系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及三个小岛礁组成,总面积约6.3平 方 公里。其中,钓鱼岛最大,面积4.3平方公里,海拔约362米。

  4月27日10时,范锐拿着他的宝贝——一个鼓鼓囊囊的红色布袋,放在记者面前。“这都是我收藏的!”范锐说,这些关于钓鱼岛归属的资料很少有人看过。

  戳穿日本谎言的古代地图

  太原70后海归范锐拿出日本昭和五十二年(1977年)出版、江川美啓绘制的日本1835年的地图,地图中标明钓鱼岛属于中国,“这就是有力的证据”。为了获得有价值的证据,自2002年起,关于“钓鱼岛”归属的资料,美国的、日本的都纳入范锐的书柜。时至今日,范锐收藏了两版地图、四本书籍,每一册都记录着: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范锐翻开一册颜色鲜亮的A4纸大小的书,“这里有最关键的佐证”,图册封皮上标着“幕末维新古地图大图鉴”,第一页背面下方用英文小字标着“Printed in Japan”,出版日期为昭和五十二年9月20日,编者为岩田豊樹,范锐特意翻开图册的倒数第二页,指着一张彩色的地图说,“就是这个图”。

  记者注意到,该页名为《亚细亚小东洋图》的地图,标注此图绘制于公元1835年(日本天保六年),为《唐土历代州郡沿革地图》。其中的钓鱼岛位置标注为“高华”。地图上,“高华”的左侧为“彭胡”,“彭胡”的左下侧较大的岛屿标着“国姓爷在此”,也就是台湾,“高华”右侧的岛屿标注着“琉球”。

  值得一提的是,“高华”、“彭胡”、“国姓爷在此”以及一些“广东”、“宁波”等省份均为黄色显示,而“琉球”是红色。地图明确显示,绘制于公元1835年的日本本土地图用黄色标注“高华”区域为“唐土”,即中国领土。

  据中国史书记载,隋代,我国开始正式给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山海经》记载的各个岛屿更名或命名,当时,钓鱼岛得名为“高华屿”。

  范锐称,此前,日本政府称日本

  明治政府于1885年通过冲绳县当局调查,认定钓鱼岛是无人岛后,于1895年将其编入日本领土,而在日本1835年的地图上却显示“钓鱼岛”为唐土,“逻辑矛盾,而且日本把钓鱼岛究竟是无人岛还是无主岛偷换了概念”。

  “钓鱼屿”“好鱼须”都指钓鱼岛

  2014年正月,范锐在“孔夫子旧书网”找到了又一个有力的证据:1907年出版的纯英文《中国的性情》。“这是美国出版的。”范锐翻着书告诉记者,“这是一位美国的传教士在中国看到风土人情后写的书籍。”他指着一行英文流利地读出并翻译,“这部分是说中国的崛起”。

  在《中国的性情》最后几页附有一些中国的地图,包括人口图、地形图。范锐将一张内折在书中的地图展开,名称为“POLITICAL MAP OF CHINA SHOWING CHRISTIAN MIS-SIONSTATIONS”(中国基督教宣传站地图),上面钓鱼岛的位置标注为“Tia-yu-su”。

  据了解,有关钓鱼岛的最早文献出自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的《顺风相送》,文章中称该岛为“钓鱼屿”。其后文献及官方舆图亦采用“钓鱼屿”名称。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的乾隆皇帝钦命绘制之《坤舆全图》使用闽南语发音,称为“好鱼须”(Hao-yu-su)。

  范锐告诉记者,《中国的性情》的作者是美国传教士阿瑟·H·史密斯 (中文名明恩溥)。资料显示,1872年明恩溥来华,最初在天津,1877年到鲁西北赈灾传教,在恩县庞庄建立第一个教会,先后建立起小学、中学和医院,同时兼任上海《字林西报》通讯员。在明恩溥等人推动之下,1908年,美国正式宣布退还“庚子赔款”的半数,计1160余万美元给中国,作为资助留美学生之用。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明恩溥返回美国。

  “无论日本出版的,还是美国出版的,所有证据都显示,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范锐说,“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中国历史、钓鱼岛的历史。”

  目前,范锐除了搜集有关“钓鱼岛”的旧书,还积攒各大媒体刊发的有关钓鱼岛的资料,“如果有一天,需要出示这些证据,我会毫不保留地去做这个事情”。说这些话时,这个自称“老海归”的男人洋溢着坚定的微笑。

  历时两年收集资料

  范锐喝了一口水,继续把红色布袋里的书拿到桌子上,一共6本——2册地图、4册图书。

  2012年,范锐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一位台湾老先生出示的日本早期军用地图,“在那个地图上,钓鱼岛和中国的颜色是一致的,也在中国界限范围内”。那时,范锐想一定还有别的关于钓鱼岛的铁证,从此,范锐便在搜书网的框框里频频输入“钓鱼岛”,只要有关于“钓鱼岛”有价值的资料,他就会买下。

  日子久了,范锐觉得需要找一些早期的证据,就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搜寻,每天在这个网上都会键入“钓鱼岛”的字眼,而范锐目前所得到的这6本资料都是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发现的。

  2012年年底,范锐认识了住在东京的华裔蒋女士。随后,两人在网上开始聊天。蒋女士告诉范锐,自己有一本地图“幕末维新古地图大图鉴”是关于钓鱼岛的,并拍照通过网络发给他。当时范锐并没有仔细研究发来的照片,听说是关于钓鱼岛的就给蒋女士汇了钱。

  地图到手后,范锐有些失望,蒋女士所拍的照片中只是日本周边的一些小型岛屿,并不是钓鱼岛。好在价格不贵。很快,范锐就忘记了“幕末维新古地图大图鉴”,继续搜寻资料。

  有一天,范锐无意中将“幕末维新古地图大图鉴”拿起翻开,在倒数第二页,看到了《亚细亚小东洋图》地图,这张地图中用红色和黄色将日本和中国分开,而在“琉球”的旁边范锐发现了“高华”,更让范锐高兴的是,“高华”的颜色与中国的唐土一致,都是黄色,熟读历史的范锐知道,这个“高华”就是“钓鱼岛”。

  之后,范锐还搜集到了一份日本昭和八年(公元1934年)7月5日发行的《最新大日本地图》,地图中显示的日本区域内未标明日方所谓的“尖阁列岛”。

  除此之外,范锐还找到了1994年8月由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鞠德源著的《日本国窃土源流 钓鱼列屿主权辩》下册等书籍,这些书籍中都对钓鱼岛的归属做出了明确的阐述。

  据了解,2002年,范锐赴马来西亚留学,2005年又赴澳大利亚留学,2005年,范锐回国。“留学的过程丰富了我的阅历,国外的生活让我更想念祖国家乡”。

  晨报记者 贾丽娜 制图 张丽霞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