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汾西县检察院扣押20辆新摩托车至今不知所踪(图)

A-A+2014年6月17日09:48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评论

刑事赔偿复议案开庭结束后,田晋文夫妇满脸轻松走出审判区。刑事赔偿复议案开庭结束后,田晋文夫妇满脸轻松走出审判区。

  2002年12月10日,中国人寿保险临汾分公司汾西代办所(以下简称汾西代办所)副所长田晋文因涉嫌贪污被汾西县警方刑拘。一审、二审、发回重审,2006年,临汾市人民法院以田晋文贪污351563.8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追缴其违法所得。从始至终,田晋文没有承认自己贪污,即使在监狱服刑,他仍在不断申诉。2011年6月17日,田晋文提前释放出狱。出狱后的他开始向汾西县人民检察院“索赃”。2013年9月至11月,汾西县人民检察院陆续返还“赃物”60余万元。2014年1月13日,本报《汾西:一个“贪污犯”的“索赃”之旅》一文曾做过详细报道。

  但是,汾西县检察院扣押田晋文妻子王燕梅经营的20辆新摩托车至今不知所踪,为此,田晋文夫妇走上了申请国家赔偿之路。

  在汾西县检察院与临汾市检察院均作出 “该财产已返还,不予赔偿”决定书后,今年1月9日,田晋文向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妻子的刑事赔偿申请书,要求汾西县检察院赔偿被扣押的20辆摩托车费、精神损失费、受害人十多年的误工费等各项经济损失391万余元,并公开道歉恢复名誉,追究原办案人员滥用职权罪。

  6月11日,该案在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围绕扣押摩托车的经过(包括时间、地点、签收人等)、是否返还、赔偿数额问题展开调查。

  “我今天是被告还是原告?”

  6月11日8时40分,田晋文夫妇驱车来到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临进法庭前,妻子王燕梅问身边的丈夫:“我今天是被告还是原告?”听到妻子的问话,田晋文忍不住笑了:“你是受害人,当然是原告啦!”

  2003年4月,汾西县检察院以王燕梅涉嫌偷税罪将其批捕,后被汾西县法院判刑6个月,同年9月24日出狱。出狱后,王燕梅才知道在自己被关押期间,汾西县检察院扣押了自己价值18万元的20辆新摩托车,“理由是我经营的摩托车店资金涉嫌我丈夫的贪污案。”

  王燕梅被抓,摩托车被扣押,店里的职员离去,摩托车店关门。田晋文被关押,王家人有的因涉田晋文贪污案被抓,有的逃跑,家里已没有主事儿的人。接连遭受打击的王燕梅,无暇过问摩托车的事。

  2011年6月17日,田晋文被提前释放出狱,出狱后的他经过一段时间休整后,开始向汾西县检察院“索赃”,并以妻子代理人身份为其当年的逃税案向汾西县法院提出申诉。刑罚执行完毕多年的王燕梅逃税案进入再审程序。

  几次开庭,王燕梅都是作为被告出庭。这次申请国家赔偿案开庭成为原告,她有些角色混淆。“等你那个逃税案如果判决无罪的话,你还可以再当一次原告。”田晋文对妻子说。多年奔波在申诉路上,夫妇俩学会了自嘲。

  “我们承认办案过程中有瑕疵”

  汾西县检察院一周姓副检察长代表单位出庭应诉。

  汾西县检察院称,2003年4月30日,的确扣押过王燕梅的摩托车,扣押人是检察院的两名工作人员赵某和要某,型号是4个型号,共计20辆摩托车,扣押清单一式两份,是用复写纸写的。检察院保留一份,另一份交给了闫某(田晋文原弟媳)。扣押清单上有见证人孟某的签字,也有闫某的签字。后经过调查,摩托车与田晋文案无关,检察院便将物品返还给闫某,同时将闫某手中的那份扣押清单收回。“按照时任检察长董新平和办案人员的说法是不超过3个月就返还了。”

  “你们检察院在返还扣押物品时,有送达回执吗?”审判长问。

  “我们检察院办案不需要送达回执。按照严格的法律规定,返还物品应该有返还清单,同样是一式两份,我们承认当时办案人员在办案过程中有瑕疵。”汾西县检察院周姓副检察长特别强调当时扣押的是整箱包装,并当庭出示了扣押时的照片。

  在举证质证环节,田晋文夫妇第一次见到了当年扣押摩托车的扣押清单。这份扣押清单复印件由汾西县检察院作为证据当庭出示。因上面写有“共2页”,只看到其中一页的田晋文,提出“想知道另一页内容”的要求被法庭拒绝。

  汾西县检察院当庭宣读了两份证据,以证明摩托车已返还。一份为当时田晋文贪污案办案人之一的朱杰斌的证明,其证明扣押清单给了田晋文原弟媳闫某一份,扣押的20辆摩托车于3个月之后返还;另一份为时任汾西县检察院检察长的董新平“关于摩托车扣押时间问题的情况说明”:大概放了1个多月,就让赵红兵退还,扣押肯定没有超过两个月。

  “十几年的事情,现在都查不清了”

  针对这两份证据,田晋文提出自己的质证意见,“赵红兵的身份只是汾西县检察院的一名法警,人民检察院扣押、冻结款物有严格的管理规定,仅凭检察长董新平的指派,不需要任何文书就能返还吗?再说朱杰斌的证明,扣押摩托车时他既不是扣押人,也不在现场,他怎么能证明扣押清单给了闫某?”

  审判长问汾西县检察院:返还摩托车时是闫某自己来取的,还是你们送回去的?还有没有其他人在现场?用了什么交通工具?

  汾西县检察院这样答复,“十几年的事情,现在都查不清了。”

  闫某2013年10月31日写的一份证明成为田晋文的关键证据:2003年,汾西县检察院扣押王燕梅的摩托车,当时我在场,汾西县检察院让我在扣押单上签字,签字后他们就把摩托车拉走了,没有给我任何手续,后来摩托没有返还给我,具体返还没有我也不知道。

  检察院称已返还,当事人称没有见到物品,20辆未开包的摩托车十多年下落不明。《人民检察院扣押、冻结涉案款物工作规定》第40条明确规定:扣押、冻结的涉案款物,经审查属于被害人的合法财产,不需要在法庭出示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返还。诉讼程序终结后,经查明属于犯罪嫌疑人、被不起诉人以及被告人的合法财产的,应当及时返还。领取人应当在返还款物清单上签名或者盖章。返还清单、物品照片应当附入卷宗。

  让田晋文夫妇想不通的是,汾西县检察院扣押摩托车时有扣押人、有见证人签字,还有照片,“返还”时怎么就稀里糊涂把物品给人了呢?

  临汾市检察院下达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更是让田晋文觉得可笑:“检察院称三个月后,‘有人’将扣押的摩托车拉走,并交回另一份扣押清单。当时我妻子还在看守所服刑,谁去检察院拉走了摩托车并交回了扣押清单?谁不签字能从检察院拿走东西?”

  在最后陈述阶段,汾西县检察院坚持“财产已返还,不予赔偿”。随后,审判长宣布休庭。

  另据记者了解,今年4月30日,田晋文收到了中国人寿保险临汾分公司支付的其被抓捕前个人为公司的垫支费用,及2002年未兑现绩效工资共计303596.73元。

  经过再审程序的几轮庭审后,王燕梅的逃税案也将很快会有结果。6月17日便是田晋文出狱3周年的日子,为妻子做无罪辩护的他,希望该案能有个好的结果。他说,若是妻子被判无罪,他将继续为被自己当年牵累的弟弟、妹夫、代办所会计等人申诉,“早晚有一天,我会还他们清白。”

  王燕梅能否获得国家赔偿,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本报记者 何玉梅 文/图

  原标题:被检察院扣押的20辆摩托车去哪儿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