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山西生意人独子留学欧美7年考公务员:想往上走

A-A+2014年6月25日12:22中国青年报评论

  编者按:反腐之风劲刮后,公务员隐性福利减少,昔日“金饭碗”似有松动之势。在不少青年人看来,公务员岗位恰似“围城”:城外,公考虽在“降温”,但仍然热度颇高;城内,公务员“倒苦水”、呼吁涨薪的声音不断。近一年半,“八项规定”之下,青年公务员经历了怎样的心态变迁?新一轮公务员薪酬改革大幕将启,青年公务员如何看待这一改革?让我们走进“围城”之内,一窥究竟。

  “师兄,现在公务员还好当吗?”当了3年公务员的“80后”陈翔(化名)又接到了师弟师妹的就业咨询。但今年,他从电话里听到的不再是渴求,而多了些试探。

  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一年半以来,公务员的灰色收入、隐形福利锐减。反腐风暴劲吹,也让“公务员”这个头衔看上去不再像“金饭碗”。

  “就像围城,在外头的人想进来,里头的人冷暖自知。”陈翔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福利少了”,留下什么?

  陈翔不知道,刚过去的6月23日是“联合国公务员日”。对他来说,这只是又一个“周一上班日”。每年一两次查出走私文物、毒品、象牙,是他最兴奋的时候。

  2011年,他从北京一所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通过考试,成了中部某省会城市海关的一名公务员。

  其单位是中央拨款机构,陈翔不享受地方的福利待遇,每月工资3600元。“过年、过节、加班,都没有过节费和补贴。单位派我们到机场工作,机场会提供工作餐,再没有其他了。”

  地方公务员的“灰色”福利,曾令陈翔“眼红”。2011年末,他的一名在地方街道办工作的同学从单位分到了9000元。“没有任何名目,据说是财政预算余下的,每个基层人员都有。”

  但“八项规定”实施以来,他的同学再无这项“福利”。而陈翔单位里,也有一批“领导干部用车”被收归统一管理。“我刚工作时,单位偶尔会发苹果之类的,现在也没了。”

  在中央部委工作5年的王云(化名),则明显感觉到,公务员岗位在年轻人中的“降温”之势。

  2010年时,计算机系毕业的他选择当公务员,理由有三。“第一是体面,将来发展空间大;第二是稳定,旱涝保收;第三,体制内的福利总不会太差。”

  但如今5年过去,王云的工资“原地踏步”,而进入华为、爱立信等企业的同学的工资,已经是他的3倍。“但劳累程度没多大差别。‘朝八晚八’,每周末至少要加一天班。专项工作的时候特别忙,同事们都是干通宵的。”

  “哪怕行政级别提升了,司局级领导的固定工资,也和电子企业的入职新人差不多。”王云透露。

  在他看来,近一年来,公务员在青年群体里的吸引力“降温”,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公务员承受压力大。经媒体广泛报道,公务员“光鲜下的辛苦”逐渐为大众所知。

  陈翔在工作中,曾遇到抵触他工作的市民,比如,检查行李。“涉及到税费,大部分旅客会产生抵触心理,会觉得你收了税肯定是自己贪了。会有人埋怨,甚至要打人。我们一旦遇到,忍气吞声是普遍现象。”他告诉记者。

  二是中央“八项规定”和反腐浪潮之下,对公务员行为的约束更严,“灰色福利”大幅缩水。

  第三,对公务员的社会评价也“今不如昔”。

  “现在社会上有的人,说起公务员,就认为是腐败分子,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王云说。毕业于北京知名高校的他向记者坦言,踏入这个岗位前,他没有抱着“渴望从职务中得到灰色收入”的目的。“第一是我们受的教育还比较正统;第二是当贪官的‘性价比’太低了,为了一笔钱,就把自己的一辈子搭进去,太不值。”

  采访中,多名青年公务员“举双手”支持“八项规定”:“以前也没什么灰色收入,现在还不用喝酒了。很欢迎,支持严格管理。”

  “不想成为混吃等死的人”

  然而留下的年轻公务员,也遭遇了“本领危机”。

  王云进入部委工作的5年,就“和当初的想象有很大差距”。

  “原以为可以大展拳脚、改变世界,实际发现我是一个大机关里的螺丝钉,事务性工作多,发挥空间很小。”

  王云认为,自己学到更多的是“服从指挥、肯吃苦”。“如果单论短期内的专业工作能力提升,公务员并非一种性价比很高的职业。”他分析。

  在他周围,有干“第二职业”的同事。“比如兼职开网店的、帮亲戚做代购的,都是靠把时间和精力投进去赚点外快,但没有以权谋私、搞点便利的。因为业余时间很少,赚得也不多。”

  目前,这名“新晋奶爸”还在业余时间准备考管理学的博士。

  “因为有本领危机感,不想成为‘混吃等死’的人。当年考上公务员时,我是佼佼者,但如果重新到社会上跟同龄人拼,现在,我的能力可能就不如别人了。”

  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一些青年公务员身边,也出现了离职“下海”的人。“有扩大的趋势,但没有成为主流,绝大多数人还在观望。”王云说。

  那么,少了“灰色福利”的公务员岗位,还留下什么吸引力?

  他们的普遍回答是,留下的动力之一是“成就感”。

  “很多年轻公务员,本质上还是希望为老百姓做一点事情,在体制内发挥自己的作用。也希望和同龄人一起,用行动改变外界的偏见。”

  王云心中,“本领危机感、发展危机感在交织”。后者是指:“能得到晋升的毕竟是少数,剩下的人在机关基层就会索然无味。等到那时,想重新发展就晚了。”

  青年公务员的“上升”通道在哪?

  当陈翔、王云等人在“且行且困惑”时,1988年生的肖攀(化名)还在“围城”之外。他已经连续两年备战“国考”,为此刚辞去了银行的工作。

  这名留学英国5年、美国两年的“资深海归”,从小就想进政府部门工作。他的目标就是王云所在的中央部委。

  反腐风暴、公务员考试降温潮,对肖攀影响都不大。“因为我觉得考公务员也不都是为了工资,主要还是想尽量往上走,追求社会地位。”

  这个山西生意人的独生子坦承,在他留学的朋友中,基本没人考公务员。“但我觉得每个人坚持的不一样,我对钱不是太在意,更想做点好事,让更多人认可我。”

  他喜欢的偶像有周恩来、朱镕基、马云、王石,因为感觉他们“做事认真,有魄力”。

  也有朋友向他吐过年轻公务员的“苦水”。“有两个在部委工作的同学说,每个月就那么点工资,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但肖攀还是热衷于研究“部委干部提拔的级别和年限”等问题。

  王云认为,在公务员的中低级职位上,“晋升公平性相对来说还是可以保证的”。“如果说是怀有一点点愿望或期许,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多给年轻人一些上升渠道的希望。给我们一些施展才华的天地,在自己的岗位上作出一番成绩。”

  陈翔也没有辞职的打算。“如果仅仅是为了工资的话,就没多大意义。”在他眼中,面对“八项规定”、“三公”经费削减、“国考”降温等一波波浪潮,公务员“既不好当,也好当”。

  “不管在哪里,都应该实现自己的价值,心态也由每个人自己掌握。”这名每月存钱、还没买房的青年公务员说,“像我的领导已经快50岁了,他每天干活也特别起劲,而不是翻报纸、喝喝茶。”

  肖攀还无法想象自己的50岁是什么样。“我的终极目标是成为一个大家都认可你的公务员。要所有人都认可很难,如果一定要选择的话,还是老百姓的认可。”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