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男子帮堂哥干活意外身亡 出事后堂哥一家玩“失踪”

A-A+2014年6月27日09:13生活晨报评论

  “姐夫啊……”6月26日,我省吕梁离石区枣架村村民任二永说起自己突然离世的姐夫,忍不住伤心落泪。

  去世已经一个多月的闫东宝至今还躺在冰柜里未安葬。“姐夫死得离奇!”闫东宝5月16日去闫俊宝家帮忙干活,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他的堂哥一家从那天起就失踪了。作为堂哥的闫俊宝如果能顾念兄弟之情,应该早点回来面对这件事情,让自己的堂弟入土为安。

  去堂哥家帮忙闫东宝意外身亡

  5月16日,闫东宝接到同村闫俊宝打来的电话,“我家前段时间装修房子,现在还有一堆废土没处理,你来帮我倒一下吧!”

  放下电话后,闫东宝就赶往闫俊宝家,开始驾驶一辆机械三轮车倒土。突然“砰”地一声,行驶中的三轮车直冲楼梯夹角处。而此时闫俊宝去上班了,他的妻子正在房中睡觉,听见一声巨响,没来得及穿鞋就从房中跑了出来。

  此时,坐在驾驶席上闫东宝胸脯顶在了方向盘上,整个人被卡在三角区,因为受到挤压而无法动弹。闫俊宝的妻子赶紧通知闫东宝的家里人,但当家人赶来时,闫东宝已经手脚冰冷,停止了呼吸。“姐夫认钱都有些吃劲,平时做事也非常糊涂,主要是因为他有轻微的智障。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开过类似的三轮车。”任二永回忆说,“让我姐夫出事儿的是一辆比较破旧的二手车,出事的原因可能是那个三轮车没有刹车,也可能是我姐夫错把油门当刹车了。”

  出事一个多月至今无法安葬

  任二永证实,叫闫东宝前去帮忙的闫俊宝不是外人,而是闫东宝的亲叔伯弟兄。家里人回忆,出事那天,闫俊宝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叫闫东宝前去帮忙。

  “因为哥哥有些智障,根本意识不到开三轮车的危险性,别人让他做什么,他就一切照做。”闫东宝的弟弟说。

  枣架村的村民说,虽然闫东宝的脑子没有一般人灵活,但人缘却非常好。因为闫东宝在家排行老三,所以村里人称呼他为“三王”,大家对他的评价是“热心肠,每次找他帮忙都会答应,干活也特别勤快。”

  “连村里人都知道我姐夫的情况,闫俊宝能不知道?闫俊宝是个正常人,他不开却让我姐夫开三轮车?”任二永质疑。

  闫东宝的弟弟伤心地说:“现在我哥哥去世一个多月,可自从出事那天后就再没见过闫俊宝一家。”

  闫东宝一家认为,这看似是一个意外事件,但实际上和闫俊宝一家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也是他们迟迟未将闫东宝尸体下葬的原因。

  “我们就想讨个说法,当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让姐夫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

  这个家庭不普通智障妻子至今懵懂

  闫俊宝一家的态度让闫东宝的家属既寒心又无奈。

  闫东宝的丈母娘说:“我女儿的家庭并不是一个普通家庭,他和我女儿任玉娥一共生了两个女儿,可是这四口人却住在四个不同的地方,基本就没在一起生活过。”

  闫东宝的妻子在出生不久后由于发烧未得到及时救治,脑子烧坏了,智力残疾,生活根本无法自理,相比而言,闫东宝的情况要好一点。

  任二永说:“他们两人根本照顾不了孩子,他们的大女儿在刚出生的时候就是我妈妈在带,而二女儿出生后也一直由她奶奶在照顾。”

  前几年任玉娥又患了胆结石、乳腺癌,去年还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为了照顾女儿,任玉娥的母亲将女儿接到自己家里养病。“我老了,没法一直照顾他们。为了让孩子们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今年兄弟姐妹共集资17000元把他们住的地方装修了,重新修建了房子。可这才一个月的光景,就出了这事儿。”任玉娥的母亲边哭边说。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一家人都痛苦不堪,难以接受现实,可是妻子任玉娥到现在还是懵懵懂懂。

  天塌了家也垮了傻妻子盼丈夫回家

  “让他回来吧,回来睡在炕上,我伺候他。”任玉娥在得知丈夫离开时,傻乎乎地说道。

  直至妹妹任二永说姐夫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才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平时任玉娥根本不出门,可是发现自己的丈夫不见之后,她总站在院门口张望,似乎在等待什么,每次只要一见到丈夫的照片,她就会躲到里屋痛哭。

  任二永安慰,“姐,你可不敢有啥事,还有咱们的两个外甥女了。姐姐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很多事情教也教不会,教了二十多年了,现在也只能记得她的生日和属相,因为年龄年年都在变,所以她一直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几岁。”任二永说,“我姐夫在世的时候,每个月还能给我姐拿回一千八百块钱的工资,现在他出了这么大的事,家里的生活来源也没有了。姐夫就是姐姐的天,如今天塌了,家也垮了。”

  主家不肯露面只能四处打探

  “他们两口子虽然穷,但是过得平安,我们也放心。可是现在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实在是没法接受这个现实。”任二永说,“当时事发的时候,闫俊宝的丈人曾经到过事发现场。”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一群人赶往闫俊宝老丈人的家——吕梁柳林县的刘家沟,可是闫俊宝的丈人家却大门紧锁。

  有人说闫俊宝在他姐姐家,在那里打工。一群人又赶往闫俊宝的姐姐家——吕梁离石区乔家沟村,可闫俊宝的姐姐并不在家。

  接待任二永他们的是主家的儿媳妇。“婆婆不在家,出去扫街了。”闫俊宝姐姐的儿媳说。无奈之下,一群人只能在村口默默等待,可一个小时后,闫俊宝的姐姐没回来,接待他们的儿媳也不见了。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闫俊宝的姐姐还是没有回来。闫东宝的家人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闫俊宝的姐姐,可是让人意外的是,一群人还未表明来意,他姐姐的儿子提起铁锹,扬言要打人,后经劝说才同意跟任二永等人谈谈。

  “闫东宝也是我的亲人,我很同情他和他的家人,发生这种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闫俊宝的姐姐说,“闫东宝出事后,闫俊宝就没来过我家,我现在也联系不上。如果能碰到闫俊宝的,一定会劝他,回去处理这事儿。”

  晨报记者 韩尚洁

                                    (原标题:帮堂哥干活 堂弟车祸丧命)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