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民生关注>正文

山西一学校单方解除公益性岗位劳动合同引争议

A-A+2014年9月23日09:22三晋都市报评论

  学校单方解除公益性岗位劳动合同引争议

  今年春,胡萍和胡晓丽先后被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解聘了,两人被解聘的理由相同——“无法胜任工作岗位要求”。此时,距离胡萍、胡晓丽与校方签订的《山西省省直机关事业单位公益性岗位劳动合同》期满还有9个多月。

  公益性岗位是指由政府出资开发,以满足社区及居民公共利益为目的的管理和服务岗位。是国家对大龄(男性年满50周岁、女性年满40周岁)下岗失业困难人员实行的一项就业援助制度。按照相关规定,公益性岗位中用于安置就业困难人员的,由政府给予不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80%的岗位补贴,并按规定对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和失业保险的单位缴费部分给予全额补贴。在公益性岗位上就业的人员,自动离职或者违反用人单位规定被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政府部门停发公益性岗位等各项补贴。

  对于校方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胡萍和胡晓丽表示无法接受,尤其政府部门停发公益性岗位各项补贴后,自己的各种社会保险费也受到了影响。于是,两人以补足工资差额、支付加班费等为由分别提起劳动仲裁和诉讼。

  事实上,根据山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以下简称省仲裁委)的调查结果,从2012年1月1日胡萍、胡晓丽与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签订《山西省省直机关事业单位公益性岗位劳动合同》,至今年春天收到《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胡萍的实际在岗时间为66天,而校方为省劳动仲裁委提供的胡晓丽实际在岗工作时间仅为2个月零14天。经省劳动仲裁委查明,两人不在岗的原因是校方未给其安排工作,让其回家等待通知。

  既然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认为胡萍、胡晓丽无法胜任工作,为何不早点儿解聘,而是让他们长期待岗,还要享受政府给予的各种补贴?

  生活老师“被调岗”

  “我们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打扫卫生一寸不落,却受到这样的待遇。说实话我心里很不平衡,哪怕搭上我后半生的时间,都要给自己讨个说法。”57岁的胡萍没想到自己下岗失业在公益性岗位再就业后,依然没逃脱被解聘的命运,距离9月23日开庭还有几天,他与自己的代理律师沟通,看自己能否向对方索要赔偿款。

  2012年1月,下岗失业多年的胡萍应聘成为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公益性岗位的一名生活老师,与校方签订了为期3年的《山西省省直机关事业单位公益性岗位劳动合同》,合同期为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工资报酬不低于省政府规定的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最低工资标准的80%由省级财政负担),校方执行国家标准工时制度: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校方因工作需要,经与乙方(胡萍)协商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每日不超过3小时,每月不超过36小时。甲方按照劳动法和省有关规定支付乙方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或为乙方安排同等时间调休。养老、失业、工伤、医疗保险费用人单位缴费部分由省级财政负担。

  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原山西省盲人中级卫生学校),是一所针对视力障碍人员的特教职业中专学校,学校实行寄宿制管理。

  与胡萍同时成为该校生活老师的还有“4050”人员胡晓丽,工作时间为上24小时,休息24小时。生活老师也称“公寓管理员”,工作范围为日常管理、教育学生、学生公寓室内卫生、晚就寝查夜及公寓设施统计报修等。胡萍与胡晓丽轮流倒班。

  “我家在和平北路,学校在坞城南路,每天上班路上的时间就需要两个小时。即使工作时间长了点,节假日照常上班,但我很珍惜这次就业机会,做事认认真真,学生对我的评价也很高。”胡萍说。

  “有一天我当班,一名学生无意中将臂力棒带回了宿舍,被学生会老师发现后便要扣我50元的工资。50元对于下岗失业多年的我来说很重要,因此,我与学校某领导发生争执,结果第二天我接到学校通知在家待岗。”

  在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采访时,该校学生科科长邓梅的说法是,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胡萍感觉学生科职责重、考核严,自愿要求调岗到保卫科。“当时我们学生公寓需要招几名生活老师,报到人事科,以前我们直接去人才市场招人。政府鼓励用人单位开发公益性岗位,国家补贴一部分,单位支一部分,挺好的。我们认为下岗失业人员年龄大、有耐心、素质高。他们一开始工作表现还可以,后来就坚持不了了,自己表示要求调岗,没有书面申请。”

  该“说法”以书面形式反映在了2012年4月12日学生科给校领导的请示报告卡上。这份请示报告卡,是后来省劳动仲裁委开庭,校方举证时,胡萍才看到的。“我从未要求过调岗,都是学校瞎编的。”

  同一时间“被调岗”的还有胡晓丽。

  工作不力被解聘

  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后,当年8月15日,胡萍被学校安排在校保卫科工作,负责校园内的保洁工作。在保卫科工作5天,他又被告知在家等候通知。

  “2013年11月,学校说要解聘我们。20天后,学校再次通知我和胡晓丽上班,还是去保卫科打扫卫生。保洁范围包括行政楼、教学楼、门窗、墙裙、洗漱间、栏杆及所有楼道、楼梯的卫生与垃圾清运,校园所有马路及绿化带的卫生,还有12个卫生间。这12个卫生间是全校几百名学生使用,工作量可想而知。并且把原来给我们的午餐补助也取消了,我们要求学校给我们提供手套和口罩等劳保用品,学校称没有,因为我们没有自备手套和口罩,第一天我们没有打扫厕所。即使条件苛刻,我们忍了,可也只工作了一个星期,便又待岗了。直至今年3月1日接到学校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胡萍和胡晓丽认为,去年12月,学校通知他们回去上班,是为了开除他们而“设的套儿”。

  2013年12月30日,保卫科认为经二次任用胡萍和胡晓丽为保洁人员,通过检查和师生的反映,“由于其未能按要求和标准完成卫生清扫工作,向校领导请示,要求退回校人事科”,并附上了胡萍、胡晓丽“上岗事宜”的情况书面说明:两人原岗位在学生科,学生公寓辞退后,在校领导与人事科的催促协调下,第一次来保卫科是2012年8月15日,安排该同志为校园清扫保洁人员,经过近5天的时间和工作标准观察,未能按学校规定要求完成工作,后交回人事科。第二次于2013年12月23日经校领导与人事科协调,再次到保卫科进行负责教学楼、行政楼的卫生清扫工作,工作时间为7天,通过检查和师生的反映,由于其没有按要求和标准完成本职工作,不能胜任本职工作岗位,故又再次交回人事科。“该同志确实完成不了本科室安排的工作,以上情况属实,请领导重新安排。”保卫科科长张立伟在材料后面加上了自己的意见。

  张立伟说,由于学生情况比较特殊,学校对卫生要求也较高,要求保洁员在保洁过程中要勤快、仔细、干净,彻底清除所有楼道内的卫生死角,每日必须拖洗楼道地面2到3次,保证全天楼道内无瓜果皮核、纸屑、塑料袋、烟头等其他废弃堆积物,做到地面、栏杆、卫生间等干净整洁。楼内卫生间做到清洗后无污物、无积水、无污垢,便池要常用盐酸水清洗,无便存、污物挂留在便池内外,每日倾倒便纸,卫生间的门、窗台、玻璃、水池、便池隔板、墙壁干净无任何污物滞留。“光我这儿就给他们提供了两次上岗机会,他们拿不下来,我们只能把他们退回人事科。”

  今年2月28日、3月1日,胡晓丽与胡萍分别接到了校方给自己的《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相同——无法胜任工作岗位要求。两人均未在通知书上签字。“当时被校方开除的还有一个‘4050’人员,同时开除了3个。”

  抽查不能再“凑合”

  在校方看来,胡萍和胡晓丽的工作表现一直不佳,为何到今年春才予以解聘?“去年10月,省就业服务局来我们学校检查,发现几人都不在岗,让我们再给他们一次上岗机会。如果不是因为检查,我们会继续照顾他们,毕竟是‘4050’人员,就业不容易,凑合到合同到期就算了,但他们确实无法胜任工作。”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人事科科长毕谦斌说。

  山西省就业服务局就业援助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处长表示,每年就业服务局会对公益性岗位用人单位进行抽查,看就业人员是否在岗,若发现不在岗,服务局会给用人单位下达整改通知书,并要求这些人马上上岗,或者由用人单位调岗,如果仍然不到岗该开除就开除。“按照规定,在公益性岗位上就业的人员,自动离职或者违反用人单位规定被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要给我们出具一份情况说明,政府即停发公益性岗位等各项补贴。政府掏钱是让他们工作上班,我们这儿必须保证国家资金不流失。这个学校是我去检查的,对于‘4050’人员,我们要求用人单位人性化管理,尽量安排上岗,不要轻易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校方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胡萍和胡晓丽表示无法接受,“校方宁愿使用临时工,也不给我们安排岗位,还说我们连保洁都无法胜任,这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两人以补足工资差额,支付加班费等为由分别申请劳动仲裁。山西省总工会指派山西弘煊律师事务所为其进行法律援助。

  省劳动仲裁委查明,胡萍实际在岗工作时间为2012年3月1日至4月25日;2012年8月15日开始在保卫科工作5天;2013年12月23日在保卫科工作7天,其余时间均未在岗工作,未在岗的原因是学校未安排其工作,并让其回家等安排。胡萍在2012年1月至12月的实得工资分别为600元、882.5元、1115元、1007元、682元、682元、676元、676元、676元、900元、900元、900元,2013年1月至10月的实得工资均为676元。2013年11月以后,学校再未给胡萍支付过工资。

  学校与胡萍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是其不能胜任工作,但校方未能提交考核依据、考核标准、考核结果,无法证明胡萍不能胜任工作,也不能证明调整胡萍工作岗位后其仍不能胜任工作。因此,省劳动仲裁委对学校解除胡萍的劳动合同不予认可。但鉴于公益性岗位的特殊性,人员核减后省级财政已不再拨付相关款项,双方的劳动合同事实上已无法继续履行。因此,省劳动仲裁委没有支持胡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请求。

  省劳动仲裁委认为,胡萍未提供劳动的原因在于校方未给其提供劳动条件,其责任不在胡萍,由此导致的工资损失应由校方负担。

  6月18日,省劳动仲裁委为胡萍下达裁决: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支付胡萍工资、法定节假日加班费合计9721元。

  胡萍和胡晓丽承认自己未连续上班,“不是我们不想上班,是学校不给我们提供岗位。”

  7月14日,胡晓丽也拿到了自己的劳动仲裁裁决书: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支付其工资、工资差额、加班费等共计8994.5元。

  两人均不服仲裁结果,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9月23日,胡萍与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劳动争议案在小店区法院开庭,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记者何玉梅

    原标题:俩“4050”人员与用工方对簿公堂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