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男子错认溺亡老太为母亲 火化时发现母亲健在

A-A+2014年9月25日10:49成都商报评论

 

  为什么会认错?

  这具遗体由于在水中浸泡多日,已面目全非。“看起来很像我妈”。随后,三车亲朋来辨认,看起来很像他的母亲。

  为何没做DNA?

  张成根称,对遗体身份存疑,他也曾考虑过做DNA验证,但他是养子,母亲也没有任何直系亲属在世,做不了。

  23日清晨,44岁的张成根含着眼泪,将“母亲”的遗体推入火化炉。眼泪尚未擦干,10分钟后,他接到社区干部的电话:“新都救助站收了一个太婆,叫陈德华,是不是你妈?”陈德华,正是张成根82岁老母亲的名字。而此时,被认为是“陈德华”的遗体正在进行火化。两个“陈德华”,到底哪个是真的?张成根立即赶到新都,躺在救助站安排的医院里的确实是自己的母亲。短短一个星期,张成根经历了大悲大喜。只是,家属们现在疑惑的是:这个错误地被当成陈德华而遭火化的老年妇女,究竟是谁?

  悲!失踪“母亲”湖内溺亡

  怕打针吃药,老母亲两度离家

  9月13日,张成根发现母亲开始出现气紧、全身无力的症状,他将其送到了附近的医院。由于家离医院较近,他们并没有住院。9月15日中午,陈德华偷偷离开了医院。张成根发动亲友四处寻找,最后在附近的一处小树林里找到了母亲。

  “她害怕吃药打针输液。”张成根说,年轻的时候,母亲生病后就抗拒治疗,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现在。在家人和邻里的劝说下,陈德华跟随儿子回了家。吃晚饭时,陈德华又不见了,“我们以为老人出去串门去了,晚点会回来。”直到深夜,陈德华依然没有回来,张成根慌了,发动所有人帮忙寻找。

  湖内现遗体,“看起来像我妈”

  “我妈患有轻微的老年痴呆。”他说,失踪的第二天,有人告诉他曾在南三环辅道看到一名老人,他开车沿着南三环寻找,没有找到。

  9月20日一早,张家人尚在睡梦中,一名社区干部急匆匆地跑到张家楼下大喊:“搞快点,你妈淹死在簇锦公园了,赶快去看是不是的。”张成根“全身都软了”,来不及洗脸套上衣服就冲下楼去。

  几名最早发现遗体的邻里称,浮在公园湖面上的遗体,就是张成根的母亲陈德华。因此,在接受派出所询问时,张成根表示自己就是死者的家属。“派出所民警不放心,又让我去殡仪馆确认下。”

  在殡仪馆,对着这名老年妇女的遗体,他却有些怀疑了。这具遗体由于在水中浸泡多日,已面目全非。“看起来很像我妈,但又好像有点不像,我拿不实在。我觉得有80%的可能性是她。”

  三车亲朋认定,确认就是“母亲”

  在殡仪馆看完遗体后的当晚,张成根翻来覆去睡不着。张成根的忧虑,还有另一重背景———他并非陈德华的亲生儿子,而是养子,这让他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我如果说那个人不是我妈,我妈的那些侄儿会不会说我不想为老人办后事;如果说是,万一认错了咋办?”是思来想去,天亮后,张成根通知了母亲的几个侄儿,叫上了几十年的老邻居以及社区的干部,10多个人坐了三辆车前去殡仪馆辨认。打开棺盖后,众人都说:“就是她。”

  一名当时曾参与辨认的亲属说,当时看到的遗体经过水泡了后,确实有些看不清楚,但看起来很像陈德华。

  张成根称,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对着寻人启事上的照片,仔细地与遗体对比后,也得出两人为同一人的判断。“你看,脸上都有一颗黑痣,就是一个人。”张成根向殡仪馆签字确认这具遗体正是母亲陈德华。签字时,殡仪馆工作人员还拿出这具遗体的随身物品———一个装手机的塑料袋以及一把小钥匙,张成根说,这些物品都不属于陈德华,“但她在外面流浪那么多天,也许是她捡的呢?”

  喜,她没有死,在救助站

  正火化就接到电话:你妈在救助站   丧事的操办立即展开。21日下午,张家人开始搭设灵堂,作为孝子的张成根需要通宵守灵,“想到妈这么多年来,含辛茹苦地照顾我,心里就痛得很。”

  9月23日,在殡仪馆,家人们进行了悲痛的遗体告别仪式。这具遗体被推入火化炉,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家人,40分钟后就可以拿到骨灰了。然而,10分钟后,张家人眼泪还未擦干,遗体火化仍在进行,张成根接到的一个电话,彻底改变了整件事情。

  “村上的干部打电话给我说,新都救助站收了一个太婆,手上还戴着医院的病号环,她自己说叫陈德华,还能说亲属和儿子的名字。”张成根说,当时他接到这个电话,心中悲喜交集。“这个太婆多半是我妈,她还没死。”

  母子抱头痛哭:快把灵堂拆了

  从救助站拍摄的照片中,张成根看到,这名老年妇女头发蓬乱,脸上满是污物,但他一眼就认出:“她就是我妈,绝对是。”

  随后,在救助站安排的医院中,母子俩抱头痛哭。在稳定情绪后,张成根立即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当地派出所,“我给警察说,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警察说,你自己的妈都认不到,你在搞啥子。”

  但他还来不及解释,又打了第二个电话给家里人,“赶紧把灵堂都拆了,把所有的花圈都烧了,马上去买鞭炮,妈还活着!”

  失踪8天,母亲到底去了哪儿?陈德华说:15日当晚,她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家附近的小树林里;第二天,她开始向城北行走,她的娘家在金牛区洞子口附近。新都区社会救助站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名老人是派出所民警在路边发现并送入救助站的。“她晓得自己的名字,手上还有医院的病号环,我们立即通知了其亲人所在的社区。”

  一个疑问 被火化的太婆到底是谁?

  9月23日下午,陈德华被接回家中。此时,灵堂和花圈等祭奠物品已经全部被换下,大门上贴了鲜红的喜字,进门时鞭炮和礼花响起。张成根还摆了13桌宴席,庆祝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现在,家人们考虑最多的问题是:那个被火化的老年妇女,到底是谁?昨日,张成根委托本报寻找溺水身亡者家属,“我们希望找到她的家属,把骨灰交给家属。”

  根据现场目击者和张成根家人称,这名溺水身亡的老年妇女身穿红色外衣,约在七八十岁,脸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或痣,左脚大拇指上有灰指甲。随身物品有两把非常小的钥匙,以及一个装手机的小塑料袋。如果你了解此人,可拨打本报热线电话86612222。

  张成根及众亲属,都将溺水身亡的老年妇女错认为张的母亲,那为何不进行DNA验证?昨日,张成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对遗体身份存疑的时候,他也曾考虑过做DNA验证,但他是养子,母亲也没有任何直系亲属在世。“她的姐妹兄弟都去世了,也没有亲生的后代,做不了。”另外,张成根说,当时,他曾向派出所签字确认死者就是他的母亲,这也是当时没做DNA验证的原因之一。

  一名警方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类似情况下,办案人员应该进行DNA验证,以确认家属和死者的身份,但在无条件做DNA验证的情况下,只能放弃。

  (原标题:“母亲”遗体正火化 他接到电话:你妈在救助站)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