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太原一社区委员办公室里被绊倒致骨折 申请工伤遇阻

A-A+2014年10月8日09:11生活晨报评论

  曾是省城一社区居委会委员的郭翠娥,2013年8月初在办公室被绊倒导致右小腿骨折。想申请工伤赔偿的她,奔波了一年多后,至今连劳动关系都无法确认。

  ■事件——

  办公室内摔伤右小腿

  9月18日上午,在省城尖草坪区十里铺东巷15号锦华苑小区,郭翠娥向记者讲述了她受伤的经过。

  2007年10月至2013年9月,郭翠娥一直是尖草坪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尖草坪街办”)钢东社区居民委员会委员。2013年8月2日16时许,她在钢东社区居委会一办公室内,被打印机与电脑的连接线绊倒,当场右小腿疼痛难忍,无法活动。

  郭翠娥的一位同事目击了此事,她告诉记者,办公室内只有1台打印机,谁要打印东西,就把连接线接到自己的电脑上,稍不注意就会绊住人。郭翠娥摔倒后,这位同事赶紧拨打了120。郭翠娥随后被送往太钢总医院。经过检查,郭翠娥的伤情被诊断为“右小腿胫骨骨折”。当日18时许,郭翠娥被转到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治疗。

  郭翠娥的出院费用结算单显示,住院期间医疗费用共计32329.12元。后来,她通过医疗保险报销了15120.68元,个人承担了17208.51元。

  由于手术后伤口无法愈合,郭翠娥出院后又在太钢总医院烧伤科接受专业治疗,花掉两三千元。

  街办无依据认定工伤

  郭翠娥告诉记者,在居委会工作期间,没有任何单位和她签订过劳动合同,但工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一直由尖草坪街办发放和缴纳。她认为自己与尖草坪街办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2013年9月25日,她委托父亲到尖草坪街办找党工委书记田娟反映自己的遭遇。对方让她找尖草坪区社区建设管理局解决问题。

  2013年9月27日,郭翠娥来到尖草坪区社区建设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她,社区干部不属于该局管理,无法处理此事,让她找尖草坪街办协商解决。

  2013年9月29日,郭翠娥找到田娟,对方表示街办无法解决此事,让她找相关部门认定解决。

  记者在郭翠娥提供的“尖草坪办事处社区干部2013年9月工资表”上看到了她的名字,表上盖有尖草坪街办公章及财务章。此外,2014年4月15日,尖草坪街办出具的证明写着“兹证明我单位社区干部郭翠娥……于2007年9月当选为太原市尖草坪区尖草坪街道办事处钢东社区委员会委员;2013年9月社区换届选举落选”。而在郭翠娥的“2011年度太原市企业基本养老保险个人权益记录单”上,“个人基本信息”显示她的单位是“太原市尖草坪区尖草坪街道办事处(民政)”。

  尖草坪街办分管社区工作的副主任魏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社区居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居民自主选举产生,并非政府工作人员。社区干部的“工资”其实是生活补贴。街道办事处虽然为社区干部代办代缴保险及发放生活补贴,但只属于中间管理环节,进行工伤赔偿缺乏依据。如果劳动人事部门认定此事应该由街道办事处负责,他们肯定会支付相关费用。魏波称,曾咨询过人社部门,得知社区居民委员会作为社会自治组织,不在工伤认定范围内。

  劳动关系迟迟无法确认

  2013年10月8日,郭翠娥向尖草坪区委递交工伤申请材料。相关负责人告诉她,材料应由尖草坪街办向区委提交。2013年10月21日,尖草坪街办相关人士将郭翠娥的材料提交给尖草坪区委。“后来,我去尖草坪区委询问事情进展情况时看到,区委书记郭建发在2013年11月7日作出批示,要求康国奇副区长负责研究我这件事的解决办法。”郭翠娥说,2013年11月18日,康国奇答复她“请耐心等待”。大约一周后,康国奇表示,没有相关政策,区政府无法处理,建议她走法律程序。

  2013年12月,郭翠娥试图寻求尖草坪劳动仲裁委员会的帮助,但工作人员以不受理职工与机关事业单位之间的人事关系为由拒绝了她的请求,需要等设立相关的人事争议仲裁机构后才能受理。郭翠娥说,在此期间,她曾试图通过信访途径解决此事,但信访材料最终被转交到尖草坪街办,答复仍是“没有相关政策”。

  2014年3月,郭翠娥再次找到尖草坪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对方暂时接收了其申请材料。当事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是工伤维权的重要前提,仲裁委工作人员要求郭翠娥提供用人单位的组织机构代码证或复印件。

  随后,郭翠娥请尖草坪街办提供组织机构代码证或复印件,但被拒绝。为此,她和律师前往太原市政务服务大厅调取组织机构代码证,但此证仅供查看,不能打印并加盖公章。事情就此搁浅。

  ■说法——

  12348法律热线:街办应提供相关手续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 (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是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的材料之一。若这一步不进行,工伤认定就无法进行,赔偿更是无从谈起。

  郭翠娥告诉记者,如果能将申请材料交给仲裁委,对方若因无法受理出具相关通知,她就可以到法院起诉尖草坪街办。

  采访中,魏波提出,如果需要街办提供组织机构代码证,就需要仲裁机构出函。对此,尖草坪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工作人员回应,“你去法院人家给出函吗?谁能平白无故出函。”

  9月24日下午,郭翠娥在太原市政务服务大厅人社窗口递交工伤认定申请书时,对方让其回区里申请,理由是她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在当地申请将来做调查方便些。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尖草坪区人社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对方说,迄今为止,他们受理过工伤认定申请都属于企业。涉及社区工作者的工伤认定,她也不太清楚。据其介绍,申请工伤认定需要劳动关系方面的证明。若没有相关证明,就需要进行仲裁,确认劳动关系。根据法律规定,如果申请人要提起劳动仲裁,就应由其提供法律文书。

  9月26日,记者就此事咨询12348法律咨询热线。1123号话务员认为,通过选举当上社区居民委员会委员,生活补贴由街道办事处发放,保险由街道办事处缴纳,按理说郭翠娥属于该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既然如此,郭翠娥在上班期间发生事故,可算为工伤,并可向所属街道办事处申请工伤赔偿。

  对方表示,尖草坪街办作为当事人,有义务提供相关手续,而不是由郭翠娥提供。仲裁委对这件事情处理得不太妥当,应该要求尖草坪街办提供相关手续。“这就像原告与被告,原告在开庭之前向被告索要相关证据,这可能吗?”“今年底,我还得去医院取钢板,到时又得花一笔钱。我现在没有工作,家里仅凭我老公一个人撑着,孩子还要上学。劳动关系无法确定,工伤认定、赔偿就遥遥无期。”郭翠娥说。

  ■现状——

  社区“两委”不签劳动合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居民委员会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居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本居住地区全体有选举权的居民或者由每户派代表选举产生。在这种情况下,太原市尖草坪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社区居民委员会并非合法的用人主体。

  记者了解到,太原市委办公厅、太原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于2013年8月15日印发《关于社区党组织、第五届社区居委会换届选举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社区工作者队伍由社区党组织成员、社区居委会成员和专职社工组成。其中,社区党组织及社区居委会简称社区“两委”。

  今年9月24日上午,记者从太原市民政局社区处了解到,截至2014年6月,省城516个享受财政补贴的社区居民委员会共有4699名社区工作者。

  郭翠娥告诉记者,目前,没有单位与社区“两委”成员签订劳动合同。而专职社工则会有对口部门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很容易确定劳动关系。

  另据知情人介绍,省城迎泽区各社区居民委员会的“两委”成员,约占所在社区居民委员会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多。

  太原市尖草坪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工作人员认为,由于社区居民委员会不是一个合法的用人主体,因而申请仲裁时不能将其列为被申请人。就郭翠娥而言,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身份认定问题。社区是居民自治组织,她是被居民推选出来的,既不属于企业人员,又不属于事业单位人员。在这种情况下,申请仲裁时将尖草坪街道办事处列为被申请人也挺麻烦的。

  太原市民政局社区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2014年4月起,所有在职社区工作者开始享有养老、医疗、生育、失业、工伤等5种保险。而在此前,社区工作者只享有养老、医疗、失业等3种保险。

  太原市人社局工伤保险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缴纳工伤保险采用的是实名制,社区工作者出现工伤,不会因为身份问题而面临尴尬。

  晨报记者 梁耀华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