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大同一花甲老人坚持40年追寻求证日华亭慰安所真相(图)

A-A+2014年10月29日08:50三晋都市报评论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4/1029/U11040P1335DT20141029084109.jpg韩天才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4/1029/U11040P1335DT20141029084108.jpg日华亭遗址
 

  20世纪70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日军在口泉设立日华亭慰安所的讯息,并着手研究;为了找到日华亭慰安所的证据,他独自奔波40余年,收集到大量一手的资料和照片。铭记历史,警醒后人。为了这个目标,韩天才,一位年近花甲之年的工人,一直在努力——

  夕阳西下,大同城西口泉老街往北几百米处一条小路的边上,一个曾经叫做“日华亭”的院落,看上去与普通的民居并无区别。

  站在这座日军侵华期间留下的鲜为人知的慰安所前,年近花甲的韩天才心情沉重:“这就是日华亭,当年日本人设在口泉的慰安所。最多的时候,这里有慰安妇40多人,服务对象主要是大同矿区和口泉铁路的日本管理人员和军人。”

  对很多口泉人来说,极少有人知晓的日华亭,曾是大同矿区一处特殊的地方。很早以前,韩天才便开始收集与它有关的资料。在韩天才整理的一叠厚厚的手稿中,对日华亭有这样的描述:

  “它的前身叫白家堡,是口泉镇上的一家妓院,由一张姓人家开设。1937年大同沦陷后,妓院被日本人占据,改名日华亭,只对日本人服务。它的东西两面,各有房屋6间,北面有房屋3间。院子的门楼上原有日华亭三字,文革时被红卫兵刨掉。每间屋子的室内面积10多平方米,一盘土炕,几个大木桶,几个小木桶,用于盛放热水和冷水。镇上常年有专门挑水者和附近居民为其挑水烧水,提供服务……”

  有资料显示,抗战时期,大同地区驻有日军约1600余人,主要任务是作战及维护地方治安,把守矿井和铁路沿线。这些战斗人员加上在此经营煤矿的管理人员及其他经商人员,形成一个庞大的日本人群体。因为煤矿是当时大同主要的产业,因此,大同的日本人有很多就生活在煤矿云集的口泉沟内外,便有了口泉镇上的日华亭。

  日华亭设立后,最多时有性服务者40余人,除中国女子外,还有部分朝鲜女子。

  据老人们回忆,当时的口泉镇上还有专门为日华亭挑水的人员,挑热水,也挑冷水,挑进屋里倒在小木桶里,兑着使用。日本人投降时,日华亭里的性服务人员全都散去,很多中国女人就地嫁人,朝鲜女人则去向不明。

  韩天才说,他最初从一个娶了日华亭女人的矿工那里听到了关于日华亭的消息后,才开始关注此事,直到成为日华亭的职业追踪者和记录者。日华亭的信息来自一次闲谈

  20世纪70年代,韩天才在大同一个叫白洞的煤矿井口食堂上班。一位矿工经常来食堂吃饭,俩人逐渐成了好友,时不时凑在一起喝酒。矿工很健谈,又一次闲谈中他告诉韩天才,他的父亲是20世纪40年代从河北逃荒来到大同,在日华亭落脚,为里边的人员挑水。日本人投降那年,日华亭解散,年轻的挑水工娶了里边的一个女子为妻,并带着女子从口泉来到煤矿,后来又收了他为养子。

  从他嘴里,韩天才第一次听说了日华亭的事情,开始打听与此相关的信息。

  20世纪80年代,韩天才从煤矿调到了矿区物资采购站当站长。物资采购站设在口泉,站里一个同事恰好也有一个在日华亭做过事的父亲,他的母亲也曾是日华亭的性服务者。这位同事的家一直都在口泉镇,当时住着的还是过去日华亭的房子。从同事那里,韩天才了解到了更多关于日华亭的故事,还专门到同事的家里,见到了他的家人。韩天才知道同事的家人都极为避讳那段经历,便没敢多问,但那位言辞不多的老人沧桑的面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后,韩天才接触到更多关于日华亭的事情,后来,慰安妇的话题逐渐成为社会热点,报纸上、电视里经常出现相关消息。世界各地慰安妇们对日本政府的控告,日本当局某些人对慰安妇问题的回避甚至否定,让韩天才感受到自己肩上有一份沉重的责任。他决定把自己了解到的这些内容理清处理,还历史以真相。

  对韩天才的举动,许多人感到不解,毕竟发生在那个曾经神秘的院落里的故事,对于今天的大多数人来说已经太过遥远。对此,韩天才十分忧心:“那是一段发生在自己生活着的土地上民族屈辱的史实啊。今天的牢记,是为了今后的奋起,我们中国人有理由铭记这段历史。”面对周遭人群的不理解,包括政府有关部门的不支持,他一脸的愤懑。

  终于,转机发生在今年。

  今年3月的一天,韩天才从电视上看到上海师范大学一位教授要收集慰安妇资料的报道,马上打听到教授的电话,联系上了教授的副手,把自己收集到的有关日华亭慰安所的信息告诉了对方。教授感动于老韩40余年的坚持,对他的行为给予了鼓励,还专门嘱咐韩天才,把资料汇总好,详细整理一下发过去,并告诉老韩,他会找时间专门去核查。

  口泉镇可以消失但历史永在

  40年了,行走在口泉镇的街上,韩天才对经过的每一处小院、每一间小屋都如数家珍。

  改革开放后,韩天才所在的单位经营困难,全面改制,韩天才租下了原属物资供应站的院子,开了家小旅馆。以这处旅馆为基地,韩天才对日华亭的追寻一直没有停止。

  在跟随韩天才漫步口泉老街的过程中,记者随意采访了几位路人。对于曾经发生在他们身边的那段历史,对于韩天才费尽辛苦一路追寻日华亭真相的壮举,果然,不少人表现出的是迷茫,有人则干脆说“不可理喻”。

  韩天才说,这正是他担心的。“现在的人已经很少知道这些事情,以后的人更少有机会了解到这段历史,我真的不想让这段史实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尽管韩天才对日华亭的资料收集工作仍在继续,但随着亲历的人一个个离世,知情者也越来越少,韩天才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掌握情况的人正悄悄离去,去年走了一个,今年又走了一个,我必须跟上时间,找出尽可能多的线索。”韩天才说,每收集到哪怕是一丁点新的消息,他都会马上记下来,加到自己的资料当中。

  韩天才不懂电脑,不会打字,每次录入都要跑到旅馆旁边的文印店里,让店里的小姑娘帮忙弄好,然后存入自己的U盘中,打印出纸质文稿。

  “因为背靠煤矿,口泉曾是大同最繁华的大镇。随着这些年口泉沟煤矿工人的大量外迁,曾经繁华的口泉镇正一天天衰落,总有一天它会彻底消失。但是,口泉镇可以消失,这些历史不可能消失!”

  韩天才告诉记者:“现在日本有些人想否定那段历史,否定强征慰安妇的事实,作为一个掌握了大量历史资料的民间志愿者,我有责任把知道的事情告诉世人。”

  说起话时,韩天才的眼睛里透出的,是一个北方汉子特有的坚毅。

  记者 刘素青 文/图

    原标题:花费40年求证日华亭慰安所真相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