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评论:让文明风吹散婚丧陋习雾霾

A-A+2014年11月12日11:42山西日报评论

  “编者按”

  又到了年末岁初的时候,又到了婚丧嫁娶的高峰时段。基层名目繁多、大操大办的“红白喜事”近年来愈演愈烈,不仅成为民众的沉重负担,而且败坏社会风气。基层干部群众认为,在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四风”之下,公款消费已有明显好转,民间扭曲变味的人情消费也该刹刹了。鉴于此,本报特辟出专版,与读者一起探讨如何才能把婚丧嫁娶这一人生大事办得简朴、文明而又得体。希望广大读者积极响应省文明办“摒除婚丧陋习、倡导文明新风”的倡议,移风易俗,革弊立新,让文明之风吹散婚丧陋习的雾霾。

  别让婚礼“闹”过头

  结婚本是人生一大喜事,最热闹的当属婚礼过程,从接亲到闹洞房,气氛热烈。但是,有些婚礼“闹”过了头,反而酿出祸端,甚至造成悲剧。不久前,央视某法治栏目向大家讲述了去年春节前夕,发生在太原市清徐县西营村一户人家的婚礼噩梦。

  据了解,当时村里的小伙小李迎娶佳人时,经历了当地“打新郎”的婚礼习俗,小李洞房当晚身体就出现严重不适,婚后三天到医院急救,从此,再也没有醒来,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对于这样的婚礼陋俗,自然应当坚决摒弃。当记者在微信朋友圈就闹婚礼陋习征求意见时,才得知婚礼上有不少令人难堪甚至危险的 “闹”。吕梁网友“high”说,公公背儿媳,或骑脖子上,甚至互换嘴里糖!太原网友“乐子”则说,抬起伴娘往下蹾,好点的蹾在床上,或者垫个垫子,人一乱有时就扔地上了。上海网友“范范”说,有次哪里新闻说吹面粉,吹到新郎咳血啊,差点死了。还有不少网友吐槽闹洞房:节目流于低俗化,闹洞房无节制、没底线。

  看来,这婚礼上的各种“闹”真不少。据了解,婚礼上特别是洞房里的“闹”本来是借“闹”来营造喜庆的气氛。追溯起来,是由于过去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双方婚前没见过面,跟双方的家人也不认识。为了让新娘和男方亲朋尽快熟悉,所以就有了这些仪式。但是,一些习俗传承至今,已经严重变味。网友“Castiel”表示,热闹是婚礼的一部分,闹的前提是礼。现在恶俗过分的东西多,主要是礼俗文化缺失,瞎闹。

  确实,现在有的婚礼不仅“闹”过头,而且还涉嫌违法。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场悲剧,最终闹上法庭,由参与打新郎的几个人共同赔偿一笔钱款了事。像这样的婚礼陋习,非除不可。

  本报记者 刘 宇

  礼尚往来变“人情债”

  儿女结婚、孙子满月、孩子“12岁开锁”、老人过寿……如今,各种各样的仪式层出不穷,随之而来的是“人情消费”泛滥,原本联系感情的礼尚往来,却成为不少家庭沉重的负担。

  李楠今年32岁,是省城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员,他告诉记者,不久前的国庆节,他参加了三场婚礼、一个满月礼,国庆刚过又参加了一场白事。5次下来,“人情消费”近3000元,“这真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周’,一个月工资不声不响地就没了”。李楠无奈地说:“参加婚礼也就算了,可不知怎么回事,近几年突然增加了各种名堂的上礼事宜,比如满月、百天、过12岁等等,人家邀请不去不好,可是去了至少就得上300元礼金。”

  “人情消费”变负担,在各地都很明显。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重庆大巴山区“国贫县”城口县庙坝镇共操办各类酒席1063次,收送礼金6300余万元,而全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总和才9300万元。

  泛滥的人情消费,早已不属于原先日常的、互惠式社会消费的范畴。这个不说,部分领导干部甚至将“人情消费”异化,大操大办婚丧嫁娶事宜,借“人情消费”的名义大肆敛财。很多时候,领导干部“人情消费”很难区分因公因私,“份子钱”、各种礼金随着红白喜事而来,对于送礼人来说,不在乎“人情”是什么,在乎的是接受者手中的权力大小,对接受者来说以私事名义收礼金,则是给受贿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面纱,为腐败堕落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有评论直言,健康的人情消费,不该是腐败的温床,而是构建现代社会人与人新型关系的媒介。在中国从乡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背景下,如何既保持传统熟人社会体现中国温情的交往方式,又形成符合道德、法律的新型消费文化,这是亟待破解的社会问题。

  本报记者 杨 文

  “零点婚炮”丢了公德

  外地人初来太原,莫不被零点惊魂的鞭炮声吵醒,第二天带着一脸疲倦同当地人聊起时才明白,这是太原人结婚特有的风俗。

  在民间的观念中,结婚放喜炮,既能增加喜庆气氛,又能驱邪开运。“零点婚炮”大约是取驱邪开运之意,但没有人会仔细追问原因,多数人都抱着“别人怎样咱就怎样,放了对新人总没什么坏处”的跟风心态,竞相为之,这些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高分贝的噪音,即便人睡得再沉,也大多会被吵醒,老人和婴儿更容易成为受害者。“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每个人都是害人者。”长期关注午夜婚炮问题的太原人孙革多次表示,“归根结底,还是传统习惯的问题。”孙革说:“比如半夜放炮,说起来人人反对,但轮到自己头上,都不愿意破坏这个风俗,担心给自己带来霉运。”

  太原市早在1994年就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提出在六城区范围内禁止燃放、销售烟花爆竹,俗称“禁炮令”。近几年也多次就这问题开展整治,但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立法早就有了,但如何执法守法,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一道难题。”太原市公安局治安部门提起这个问题,就格外“头疼”:结婚本身是件喜事,放炮即使再扰民,也几乎不会有人为此去报警,而作为执法部门,首先不能及时发现,即便发现了,如果主动上门查处,一定会影响当事人的心情,处理不好可能还会引起大的争端。

  更普遍的观点是,仅靠法规的约束显然不够,应该同时考虑道德层面的呼吁和倡导。孙革认为,讲风俗更要讲社会公德。一家的喜庆吉利建立在影响千家万户正常休息的基础上的话,就要用心掂量一下此举是否合适了。如果大家都有责任感,都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他人带来的不利影响,进而主动进行自我约束,这一扰民行为才能慢慢消失。

  本报记者 左燕东

  街头烧纸烧掉文明

  11月22日 (农历十月初一),是我国民间传统的祭祀节日“寒衣节”。这一天,特别注重祭奠先亡之人,谓之送寒衣。每年的这天前后都有居民在房前屋后或者桥头路边烧纸祭祀,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也影响了城市环境。烧纸祭祀在市民心中根深蒂固,记者调查发现,只有个别受访者表示接受新兴的祭祀方式,大部分人则认为烧纸祭奠已逝亲人是别的方式无法取代的。

  在省城青年路居住的郭老先生说,每年中元节、寒衣节等几个重要祭祀的节日,都能看到有人在十字路口烧纸。他表示,城市大了外地人多,回乡祭祀路途遥远,这样祭奠亲人也是无奈的选择。不过也有市民表示反感。作为80后的李女士就说,晚上看到路边烧纸的人觉得不文明。“每年此时晚上回家的时候遇到很多人在路口烧纸,心里多少有些害怕。”

  随着时代的发展,目前产生了许多诸如鲜花祭奠、网上祭奠等新兴的方式,但大部分市民认为,烧纸是必要的祭祀方式,网上祭奠不足以表达对已逝亲人的思念与缅怀之情。

  太原市环卫局的赵师傅对即将到来的“寒衣节”也很无奈,烧完的纸灰用笤帚一扫,就会飞起来,根本没办法扫到一起,而留在地上的黑色污渍也很难清理。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太原市的人口来自全省甚至全国各地,风俗也相异,有的在十月初一当晚烧纸,也有的需在凌晨,甚至有的是在清晨。赵师傅表示,十月初一那天基本整晚都在打扫,如果“禁烧”无法实现,能不能有个疏导的办法?

  省社科院社会学所谭克俭研究员表示,每年清明节、中元节、寒衣节烧纸祭祀已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堵不如疏。可以采取一些循序渐进的办法来尝试改变,比如在街头设置专门的焚烧点或者提供专门的场地供大家祭祀,先把安全隐患控制住,再引导大家慢慢接受。

  本报记者 李 炼

  本版漫画均为薛海鸥画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