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倾倒而下的矸石,散落在山沟里。 直接倾倒而下的矸石,散落在山沟里。
每天数千吨的矸石倒进山沟里,形成一座矸石山。 每天数千吨的矸石倒进山沟里,形成一座矸石山。

  严格按《环境影响报告书》规定的原则进行矸石场建设和矸石堆存作业……这是2011年9月29日山西省环保厅对中阳县梗阳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梗阳煤业)环境影响报告做出的批复。然而3年多时间过去了,梗阳煤业却未认真执行相关批复,对煤炭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矸石处理随意,给周边的刘家塔、罗家焉、吴家峁等村都带来不同程度的污染,生态环境遭受重创。

  因梗阳煤业擅自在下枣林乡刘家塔村树则岭小组桐树坪占用集体土地6.8亩堆放矸石被村民举报,2014年7月22日,中阳县国土资源局已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其在15天内,自行将堆放在6.8亩土地上的矸石清理掉,并恢复土地原状。可是120多天之后的11月26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堆放在田地里的矸石依然如故,毫无清理迹象。

  在距这块土地不远的地方,是梗阳煤业几年前就已经关闭的一个矸石场,按环评批复要求,这里应该进行生态恢复。可是记者在现场看到,一道已经被垫平的山谷里栽了不少柏树,在柏树丛中有一个四分之一篮球场大小的土坑,里面注满了浓稠的矿井废水,周边柏树已经成片枯死。据刘家塔村民讲,池里的水经自然渗漏后,留下来的就是可以用来生火的煤泥。像这样的煤泥坑,在刘家塔村至少有3个。

  梗阳煤业目前正在使用的矸石场位于下枣林乡罗家焉村的银焉沟,这里每天要处理矿井矸石和洗煤矸石数千吨。依据梗阳煤业和罗家焉村民委员会签订的一份土地占用合同,记者了解到这个矸石场占地73.5亩,能堆放矸石约345.6万吨。

  11月24日,记者跟随梗阳煤业的一辆运矸车来到这个矸石场,一辆辆未遮盖篷布的大型运矸车把矸石直接倾倒在几十米深的山沟里,附近的几名村民拎着蛇皮袋在矸石堆里翻捡煤块。在沟的一侧可以看到成片的树林不断被矸石吞噬;另一侧,则是已经自燃的矸石,散发着呛鼻的烟味;在沟的底部有一道石砌的大坝,把矸石场和农田分割开来,坝内长着杂草的土地中沉积着一摊黑水。

  对矸石场的建设和管理,在梗阳煤业向省环保厅提交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中有着详细的处理方案。比如:矸石要分层堆放,压实后喷石灰乳,覆盖0.3m厚黄土,隔绝空气,防止自燃;矸石沟要推平压实,四周设排水边沟、导流渠,防止雨水大量涌入沟内,对矸石造成浸泡淋溶后污染水体;每个阶段矸石堆放完成后喷洒石灰浆,覆土并绿化……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要求在实际操作中不是被程序简化,就是被彻底取消。

  2012年7月20日,山西省环保厅在《关于山西吕梁中阳梗阳煤业有限公司120万吨/年矿井兼并重组整合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的意见》中明确要求矸石场要划定脱硫渣及炉渣的分区位置并完成防渗工程。让人纳闷的是,在树木和沟底杂草都未曾清理的情形下,不知梗阳煤业是如何完成矸石场的防渗工程建设的?又是如何顺利通过验收的?

  另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讲,其实在企业附近的山涧里、道路旁、田地边,都有三车两车的矸石被随意倾倒。梗阳煤业环保科的李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都是附近村民为了方便捡拾矸石中残留的碳块,从矿上拉走矸石后自行倾倒的,和企业并没多大关系。

  就目前梗阳煤业涉嫌存在的环境违法问题,记者已经向中阳县环保局进行了举报,进一步等待环保部门的调查结果。

  记者王晓波文/图

  (原标题:田地被毁、树木被埋、水和空气都被污染了……环评批复在中阳咋就成了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