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文化墙唐诗文化墙

  在愈来愈张扬现代都市气派的太原市,别具特色的文化墙仿佛镶嵌在千年古城颈项上的颗颗珍珠,养眼又美心。但美中不足的是,一些文化墙却由于这样那样的瑕疵,让人略感不快。正如山西新闻网网友“翟少颖”所言:“文化墙”,不但没有如设立者所愿,成为文化与文明的集中展示,反而陷入了“没文化”的尴尬境地。

  11月24日,退休后移居省城的原万荣中学数学老师王宗正,欣闻桃园南路西里街新建唐诗文化墙,急急前往欣赏。谁知乘兴而来却扫兴而归,区区几十首唐诗碑刻的文化墙,繁体字错用竟有33处之多。窥一斑而知全豹:李白《秋浦歌》中的“白發三千丈”诗句,“髪”字错用为“發”字;王维《春中田园作》中的“舊人看新歴”诗句,“暦”字错用为“歴”……如此错用,斯文扫地,以讹传讹,害莫大焉!

  繁体字错用,尚可以“瑕不掩瑜”之托词来搪塞;但乱用繁体字,就是知法犯法,“罪过”可不小呀。《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七条,列出了保留或使用繁体字的六种情形:“(一)文物古迹;(二)姓氏中的异体字;(三)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四)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五)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六)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作为公示性宣传载体的“文化墙”,理应成为遵守此法的典范,以推广使用简化字为己任,而不应“为仿古而仿古”去宣扬繁体字。倘若率性而为,只怕会给青少年造成“汉字错觉”,误导人们“猎奇”繁体字。

  美国作家爱默生曾这样论断“文化”:“有如语言之于批评家,望远镜之于天文学家,文化就是指一切给精神以力量的东西。”文化墙,顾名思义就是向公众普及文化知识的园地,来不得一丝半点的马虎和敷衍。马虎错用繁体字,敷衍乱用繁体字,不仅仅只是责任心缺失之小事,更是对汉语言缺乏起码敬畏感之大事。网友“景泊”在人民网发帖提醒:只有把文化墙当成一本精美的书,有编辑、校对、维护等一套流程机制,才能避免这种难堪的现象再次出现。

  ■赤兔

(原标题:太原唐诗文化墙繁体错用羞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