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25日后,27日出版的《吕梁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再次刊登了《干部考察报告》,这则报告不仅公示了被考察干部的基本情况,而且还公示了考察组组长、副组长和成员名单及职务,甚至还注明了每个考察组成员的籍贯。这是山西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以来较大规模的一次提拔考察干部,公示考察组成员相关信息的做法也尚属首次。

  这则落款为中共吕梁市委组织部的《干部考察报告》显示,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在民主推荐的基础上,经研究决定,刘应刚等6名同志为县委书记人选考察对象。干部考察组从2015年2月25日开始考察。在干部考察期间,对考察对象有何意见,可向干部考察组反映,也可向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反映。

  考察报告显示,每名拟被提拔的考察对象都有一个4名同志组成的考察组,其中组长为吕梁市当地副市级干部,副组长为山西省委组织部处级干部,两名成员一名为吕梁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名为吕梁市纪检委干部。在每个考察组成员信息后面,特别用括号加注了该成员的籍贯。报告还公示了每个考察组的联系电话及吕梁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电话。

  近两天来,公示考察组人员信息的做法在山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有人认为,公示考察人员名单,就意味着一种责任,被考察干部任用以后出现问题,那么当初的考察人员就意味着失察,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从“全面从严治党”的角度,是一种带有制度建设性质的做法,值得推广。也有人认为,仅仅是公示考察人员情况对干部队伍状况逐步好转的作用还远远不够,只能是一种“有限责任”,还应该继续扩大“公示”的范围和内容。

  一位不愿具名的山西干部表示,不管作用有多大,公开考察人员信息都是一种进步,这对发生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山西来说意义重大,也许干部使用制度的变革就此开始。

  去年以来,山西多名高级干部被查处,省委常委班子一次性调整达6人之多,有3名市委书记至今空缺,全省119个县市区有近20名书记空缺。有消息称,山西的省管干部出现了近300人的缺额。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以有效的方式选拔出优秀的干部、杜绝腐败再次发生的制度建设尤其显得迫切。(记者刘建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