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令家兄弟对于董洪运的仕途究竟有何帮助,外人并不知晓。但可以看得到的是,伴随令家兄弟的升官进爵,董洪运的仕途也时来运转。

  董洪运:一个市委书记的“写意仕途”

  记者 龙在宇 发自山西太原、忻州

  2014年12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援引山西省纪委消息,经山西省委批准,山西省忻州市委书记董洪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在山西官场内部,人们对于董洪运的落马多少有些“意料之中”。一名山西官员告诉廉政瞭望记者,董洪运的仕途发达于令家兄弟的老家运城,他曾担任运城市常务副市长。后来在吕梁黑金之风最盛的时候,董洪运又出任吕梁市长,与不久前落马的山西省委原常委聂春玉搭班子。“运城、吕梁是去年山西官场反贪风暴的风暴眼,董洪运在两地待了很长时间,恐怕很难独善其身。”

  另一个山西官场人士所共知的事实便是,董洪运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私交不错。他们是爱好相同的文友,两人挥毫泼墨,互为唱和,曾是三晋官场里的一段“佳话”。

   贵人相助

  山西当地人士将董洪运的仕途分为三个阶段:少年得志、中年蹉跎、老来得“福”。1984年,27岁的董洪运出任老家洪洞县的县委常委,正式走上领导岗位。一名洪洞籍的退休干部告诉记者,当时推行干部年轻化,董洪运趁势而起。但即便有干部年轻化的背景,董洪运27岁当上县委常委依旧让人大吃一惊。“如果我没有记错,董洪运是那时整个临汾地区最年轻的副县级领导。”

  此后的董洪运,历任县长、县委书记,在1995年,39岁的董洪运从临汾地区调任与之毗邻的运城地区担任副专员,正式迈入厅级干部的行列。

  初来运城的经历,对于董洪运来说并不愉快。他在行署副专员的位置上一坐就是6年,仕途上看不到任何进步。从一个风光无限的政坛新星到45岁的副厅级干部,董洪运身上的年龄优势越来越弱。

  一名在洪洞时期即与董洪运认识、后来在山西省委机关任职的干部告诉记者,那一段时期的董洪运心情郁闷,在太原的饭局上,素来谨言慎行的董洪运甚至发起牢骚,说官场风气不好,自己身上的文人气太重,注定爬不上去。

  尽管身在官场,董洪运从不掩饰自己对于书法的爱好。他不仅自己喜欢写字,更热衷收藏他人的作品。一名太原的书法家介绍,董洪运在位时,有些人吹嘘他的字如何了不起,自然有拍马屁的成分。但客观地说,董洪运的书法在山西官场绝对属于佼佼者。甚至好多专业书法家的字,也未必能超越他。

  就在董洪运仕途不得意之时,他结识了一名同样钟情于书法的官员,时任山西省粮食厅的副厅长令政策。令政策的老家便在运城,董洪运此刻正在运城任职,加之两人共同的爱好,彼此间的关系逐渐热络起来。

  一名山西当地人士介绍,令政策担任省发改委主任时,喜欢趁午休时间在办公室练字。一名太原的书法家告诉记者,令计划的官比哥哥大,平心而论,字也写得更好。多名运城当地人士回忆,令计划在平陆县团委工作时,就经常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拿废旧报纸练字。一名运城籍书法家也说,令计划年轻时的书法功力,已经不输给自己。

  一名山西政界人士介绍,董洪运结交上令政策时,令政策只是粮食厅副厅长,论实权甚至不如在地方工作的董洪运。至于令计划,那时是中央办公厅的干部,谁也不晓得他日后能发展成怎么样。“很难说董洪运与令家交往时,一开始就有很强的功利动机。”

  这名人士说,令家兄弟对于董洪运的仕途究竟有什么帮助,外人知道的并不多。但大家看得到的是,伴随令家兄弟的升官进爵,董洪运的仕途也时来运转。

  2001年,董洪运终于凭借“地改市”的机会,跻身运城市委常委。5年之后,董洪运调任吕梁市长,成为正厅级官员。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董洪运并不避讳自己与令家的关系。一名书法界人士介绍,董洪运担任吕梁市长时,曾有几名书法家前去拜访。董洪运拿出收藏的作品让大家品鉴,还随口说道:“这幅字,可是我拿自己多年珍藏的另一幅作品,与令主任交换的。事后,令主任还觉得自己吃了亏。”

  “我们也不知道,董洪运口里的令主任,到底是山西省发改委的令主任还是中央办公厅的令主任?”这名人士说。

   风雅书记

  2009年,董洪运由吕梁市长调任忻州市委书记。对于这一次调任,外界吃惊不小。

  外界普遍认为,时年53岁的董洪运或许没有再获提拔的机会。没想到,董洪运还能调到忻州担任一把手,并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干下去。在董洪运被调查前已经58岁,属于不折不扣的“官场老人”。

  在忻州市委书记任上,董洪运更是将自己对于书法的喜好发扬光大。他来忻州履新不久,便亲自去拜访一名居住在忻州的书法家,并着力将这名书法家打造为忻州的文化品牌。

  一名忻州当地人士介绍,董洪运家中收藏有许多名家书法,算起价格不是小数目。董洪运也喜欢与人交换作品,拿自己的字去和书法名家的字交换。客观地说,董洪运的字也上得台面,但那些和他交换作品的书法家,究竟是真心喜欢他的字,还是看重其市委书记的地位,就不太说得清了。

  董洪运与令家的友情也一直延续了下来。董洪运与令政策时常会交换一些书法作品,有两人共同欣赏的书法家来山西时,他们也会一起出面接待。一名忻州的公务员介绍,有一次令政策来忻州调研,午饭之后两人来到董洪运的办公室,一会儿挥毫泼墨,一会儿品鉴其它作品。

  此外,在忻州当地也流传着另一种说法,董洪运曾将许多名贵的书法作品,利用各种机会赠与令政策及其他人员。

  董洪运将书法与自身政绩结合起来的一个经典之作,便是赴北京举办墨迹展。2012年7月,由中国书协、山西省文联、山西省书协、忻州市委市政府主办的一名忻州书法家的墨迹展在全国政协礼堂隆重举行开展仪式。莅临现场的省部级以上高官有十余人,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申维辰,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都来捧场,董洪运代表忻州市委市政府致欢迎辞。

  一名山西文化界人士介绍,那次展览的规格很高,仅以董洪运的能量是运作不下来的。该名人士同时说,近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怒批地方书协官气太重,还说“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可惜这些话,董洪运只能在监牢中去体味了。

   黑金纠葛

  目前山西官场对于董洪运议论最多的,一个是他可能陷入“雅贿门”,另一个就是他与煤老板的纠葛。董洪运在吕梁担任市长的3年,正是当地黑金之风最盛的时期。与之搭档的市委书记聂春玉不仅与众多煤老板过从甚密,还涉嫌卖官鬻爵。

  文人气颇重,同时和上面大人物有交情的董洪运,对于一把手聂春玉颇有微词。两人在吕梁期间的争斗,至今还是当地官场的谈资。不过另一方面,两人都乐于同煤老板交朋友。

  在吕梁的政商圈子中,官员们甚至还划出一条若有若无的界限。市委书记聂春玉与柳林县的众多煤老板打得火热,以邢利斌为代表的柳林煤老板,据传为聂春玉跻身副省提供了大笔金援。孝义的煤老板,与时任常务副市长、后担任市长的丁雪峰交好。丁雪峰最后能扶正,不仅走了上层关系,更有孝义煤老板的慷慨相助。至于时任市长的董洪运,则与交口县的煤老板往来紧密。

  调任忻州成为一把手后,董洪运又把这一套政商相处的手腕复制了过来。一名山西政界人士表示,在董洪运落马前几个月,陆续有交口的煤老板与忻州的煤老板被带走调查,再加上董洪运与令家的关系,许多人就意识到,董洪运或许会出事。

  去年11月21日,《山西日报》头版刊发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调研大同、朔州、忻州三市之后的讲话,并提到这些地方存在比较严重的腐败问题。此文刊发之后,外界对于董洪运落马的猜测又加重了几分。

  一名忻州当地官员告诉记者,董洪运最终落马,大家并不意外,对于他本人,甚至也是一种解脱。可以肯定地说,这大半年董洪运一直生活在惊恐之中。从令政策落马开始,董洪运的精神状态就出现波动,出席公众场合都有些心事重重。后来吕梁的诸多老同事也被调查,还有那些煤老板被带走,以董洪运的聪明,或许早有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