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正茂之时,却遭遇祖国山河破碎。他满怀赤诚的报国理想投笔从戎,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战场,并与当时的多名风云人物产生交集。作为战争的幸存者,李蓼源亲历了抗战,并见证了抗战胜利。

  近日,带着崇敬之心,记者走近抗战老兵李蓼源老先生,听他讲述了那段淬满血与火的岁月。

  A

  人物小传

  李蓼源

  1925年生于河南淮阳;

  1938年秋作为进步青年到山西参加抗战,并于1940年成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的侍从秘书;

  建国后,曾任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民革山西省主委、退休前任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B

  家庭情况

  李老有三儿两女,都严谨治学且为人谦和,是各自所在行业的技术骨干。“没有一个当官的”。

  C

  老兵心愿

  从一名热血青年投身抗战,准备奔赴延安,却因意外机遇成为阎锡山的侍从秘书。到后来被人陷害离开阎锡山,成为民主党派的一员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真可谓殊途同归!抗战期间亲历国共合作,并见证了全民族抗战取得最后胜利的经历,使李蓼源更期盼两岸统一。在他《双萱斋退思录》的多篇日记里,也多次表达了对两岸统一的期盼:“祖国统一了,海峡两岸在经济上互相补充互相帮助。我们中华民族的生活会更加富裕,我们伟大的祖国将为人类文明作出更大贡献。”

  D

  背景资料

  1937年卢沟桥事变,国共两党联合抗日。同年9月,八路军将原来设在西安的转运站改为办事处,其主要任务是开展统一战线工作,输送进步青年去延安。抗战全面爆发,使得“偌大的华北,已经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许多进步青年学生投笔从戎,走上抗战救亡的道路。其时,随着国土的沦陷,第二战区将司令部迁往陕西秋林,不久之后又迁回到山西吉县。在山西吉县,国共两党通过协商合作,在山西建立起了各种抗战民主组织,并在八年抗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投笔从戎欲赴延安

  记者进门时,李老已在楼梯口等候。他虽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说话思路清晰,完全不像一位九旬老人。这位看似普通的老人,七十多年前却是一名心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信念的热血青年。

  李老的父亲李际九先生是辛亥志士。受家庭的影响,李蓼源从小便胸怀报国理想。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李蓼源正在淮阳上师范。随着开封沦陷,战火逼近淮阳,十几名爱国青年找到李蓼源商量该去向何方。李蓼源说:“学不能上了,咱们去抗日!”这个提议得到了同学们的支持,并将目的地选为武汉。武汉沦陷后,李蓼源和同学们去了郑州。“当时郑州也即将开战,我们又聚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去处。”李蓼源提议:“去西安,找八路军办事处,然后去延安!”于是,他们又来到了西安。“到西安后的第三天,我们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工作人员得知我们要抗日,表扬了我们的爱国热情,并详细询问了我们的姓名、家乡和上学情况。”李蓼源被分到陕北公学,其他同学则被分到了游击干部训练班。

  成为阎锡山的秘书

  “就在同学们欢庆之时,从四楼下来一位穿长袍马褂的老先生。他问我们准备去哪里?”李蓼源说。听到同学们要去延安抗日,老先生夸奖“娃娃们有志气”。当得知李蓼源的父亲是李际九时,老先生有点吃惊并告诉李蓼源:“我叫陈树人,是你爸爸的朋友。”其时,陈树人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副委员长。

  陈树人告诉李蓼源,国共已经合作抗日,八路军的三个师已开赴山西平型关、雁门关一带。八路军的周恩来、朱德等主要领导人也到了山西。“二战区司令部就设在陕西宜川,陈先生建议我们就近抗日,并写了一封信让我交给赵戴文。”李蓼源说,其时,赵戴文任国民政府山西省主席,是阎锡山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赵戴文看了陈先生的信很高兴,告诉我,中央宪校太原分校刚成立,让我去法律专修科学习”。

  1940年,李蓼源毕业后在吉县克难坡见到了阎锡山。“也许是陈树人和赵戴文介绍的缘故,阎锡山看完我的简历后说‘以后就跟着我吧’”,随后阎锡山在一张信纸上写下了两个字——口缄,“出来后,我问阎锡山的秘书徐崇寿‘口缄’的含义,徐告诉我就是要保密”。三天后,第二战区军政部给李蓼源颁发委任状,任命其为二战区司令部侍从室少校秘书。李蓼源开始了五年的阎锡山秘书生涯。

  见证山西抗战历程

  从1938年秋作为进步青年到山西参加抗日起,李蓼源几乎见证了山西的整个抗战历程。“作为秘书,主要工作是记录、整理阎锡山的讲话稿,逐年编印成册,管理阎锡山的亲启信件,他走到哪我就跟到哪。1938年9月和12月,朱德两次到吉县,和阎锡山商谈抗日问题。国共合作建立起各种民主组织、战动会等,尤其是成立牺盟会,在最壮大时曾有300万会员。”李老说。抗战期间,受中共地下党员赵宗复和杜任之等人的影响,李老还以“燎原”为笔名,在《阵中日报》《抗战青年》等报刊发表了不少宣传抗日的小说和鼓舞青年抗日的文章。“1945年8月15日,我们的行营驻扎在孝义樊庄。到了晚上,整个村庄突然沸腾起来。老百姓奔走相告:日本无条件投降了!”回忆起抗战胜利的一幕,李老仍旧激动不已。“中华民族经过八年浴血奋战,在付出巨大的牺牲后最终取得了胜利。”李老告诉记者,为抵抗日本侵略,八路军、晋绥军、新军、旧军在八年抗战中都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据统计,自1937年8月南口战役起到1944年稷山堰儿里战役止,山西境内共计大小战役一万零八十一次,我官兵伤亡共计27.65万人,毙伤敌41.3万人,俘虏敌军官614人、士兵2562人,还缴获了大量军器车辆。”李老说。

  最在意抗战老兵荣誉

  李老亲眼目睹了抗战的艰辛,却始终坚持抗战必胜的信念。

  李老最在意家中一幅由全国人大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修书金所书的“寿”字,因为在这幅字的下方有“抗战老兵”的字样。另外,他还珍藏着2005年9月抗战胜利60周年时,由胡锦涛亲笔题写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就连记者要写的文章题目,李老都为记者想好了:“就叫抗战老兵李蓼源采访记吧!”也许对于他来说,抗战老兵才是最高的荣誉。

  多年的文字工作经历,使得李老对书籍有一种偏好。在李老的书房里,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文史书籍。“一生研究文史,到老也不想放弃。”他说。退休后李老仍笔耕不辍,每天都坚持写日记,并每隔三年将其整理成《双萱斋退思录》。

  晨报记者 乔建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