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专案是晋城警方近年来成功侦办的一起典型的精品案例,创造了晋城公安打掉犯罪团伙涉案成员最多、涉案金额最多、涉及犯罪种类最多的 “三个最多”的历史记录。就在1号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纷纷落网之时,2、3号犯罪团伙成员也进入了警方的视野,只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两个犯罪团伙的主犯是两个年仅35岁的女性……

   从赌徒到“黑赌一姐”的变迁

  崔晋霞现年35岁,晋城市沁水县人,曾为晋煤集团职工。自小崔晋霞就沉溺于赌博,她是赵五庆赌博圈里的忠实粉丝,曾多次赴澳门赌博,后又成为赵五庆代理的缅甸蓝盾赌场的老会员。2002年到2006年期间因赌博被判刑或劳教过三次。经过长期的赌海沉浮,崔晋霞发现,单纯赌博只能靠运气赚取一点点小钱。经过潜心研究,崔晋霞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必须像赵五庆一样做代理才能成为真正的赢家。

  2006年,崔晋霞在澳门星际娱乐城的太子星厅、利奥赌厅、金沙娱乐城等处建立了自己的账户,她纠集武天生、张月玲、窦兵建、王鸿霞、李晋芳等一帮乌合之众,像模像样学起了赵五庆团伙,经常组织赵武智、王新明等一大帮赌徒前往澳门赌博,为其提供办理机票、兑换筹码等事宜,从中抽取洗码钱和占成钱。

  从一名职业赌徒发展到开赌场、代理网络赌场,她在晋城赌界名头不小,乘坐近百万的坐骑、购置数套豪宅,天马行空般进出港澳,据说由于在澳门参赌的资金流巨大,其已经在澳门赌场享有极高“声誉”。没有几年,崔晋霞就当之无愧地坐上了晋城“黑赌一姐”的头把交椅。与重庆最近打掉的涉黑涉恶案件中,处心积虑冒风险开设白云湖赌场,四年非法敛财亿元以上的女老大谢才萍相比,崔晋霞团伙可称得上是空手套白狼,“不冒险、不张扬、成本低廉谋发展”。

  “以讨助赌”合伙经营的赌博业

  从一名赌徒发展到开设赌场,崔晋霞其胆识可谓“不凡”,但在组织赌博的环节中,关键一环是讨要赌债。作为一个单身女性组织者,崔晋霞迫切需要一位能给她要回欠债的“合作伙伴”。

  2007年,在晋城有一定“影响力”的城区西上庄的牛林庆进入了崔晋霞的视线。她不惜情感联姻,二人一拍即合成了情人关系。崔晋霞鼓动牛林庆出资90万人民币加入了自己的团伙,一个“以讨助赌”的合伙经营赌博的犯罪团伙形成。

  牛林庆也是一个以赌博为业放高利贷的“江湖人士”,可谓劣迹斑斑。据侦查,牛林庆多次将欠账的赌客“传”至自己开办的“仙凌山庄”,以威胁恐吓手段讨要赌债。

  2007年1月,一名浙江籍商人滕某在牛林庆的赌场上赢了钱。第二天,牛林庆指使手下找到了滕某,声称其在赌场上出“老千”,向滕某敲诈10万元,滕某不从,几名打手便用事先准备的镐把对着滕某的膝盖部位击打,致使滕某髌骨骨折。随后,牛林庆安排手下将滕某送到某乡村医院,让手下在医院严加看管滕某不得离开,滕某央求到大医院救治,这个手下说:“牛哥说了,你只能在这!”最后,滕某被迫在此住院多日后才离开到其他医院救治。

  从2002年以来,崔晋霞多次在蓝盾在线赌博“百家乐”网站上进行赌博。2007年6月,她从在线赌场的一位老总手中取得了蓝盾在线网络赌博网站的晋城代理权。

  作为晋城的网络赌博代理,崔晋霞再次招募帮手,武天生、张月玲、焦志强、时为民等又再次聚集麾下。此时,利欲熏心的牛林庆看到有利可图,在前期投资90万元的基础上继续追加投资,同崔晋霞合伙经营网络赌博,利润平分,并负责追讨赌债。

  正当崔晋霞沉醉在自己的赌博王国中喜不自禁之时,警方已经张网以待。

  1号案件中的首要人物——赵五庆归案后,9月3日,崔晋霞携带了巨额现金、数张信用卡、港澳通行证、护照等物,叫上自己的得力助手王鸿霞,还不忘联系之前自己已经发展好准备前往澳门赌博的王新明一同前往。

  他们在郑州机场乘上了飞往深圳的飞机。崔晋霞想凭着自己多年在外闯荡的声誉,晋城的“事业”有了波折,她可以到香港、澳门继续发展自己的赌业,争取再创“辉煌”。

  让崔晋霞意外的是,飞机到达深圳机场,她便被请进了机场公安室。看到来自晋城的公安民警,崔晋霞顿时面如死灰。

  公安机关现已初步查明,崔晋霞、牛林庆团伙涉嫌赌博、开设赌场、故意伤害、诈骗等4类犯罪58起,涉案金额2亿多元,非法营利2000余万元。

  网络赌博的大姐大——毋红梅

  就在警方秘密监控崔晋霞网络赌博团伙时,另一条蓝盾在线赌博的代理线路——毋红梅团伙也渐露端倪。

  毋红梅是泽州县人,她与崔晋霞同龄,长期以赌博为业,同样是赵五庆的铁杆赌博粉丝,同样长期在蓝盾在线赌博网站上进行赌博。2008年,她获得了蓝盾在线网络赌博网站“百家乐”赌博的晋城一级代理权,于是,毋红梅干起了网络赌博代理的勾当。她的经营模式比其它两家更为集约化,由专人负责与缅甸蓝盾赌场结算,为下级代理分配筹码、记账和资金流转。参赌人员只需在设赌者指定的地点或通过代理商获得账号和密码后,就可以在家里看赌局,实时押注,参加网络“百家乐”的赌博。毋红梅取得代理资格后,就积极发展职业赌徒王丽芝、王东风、崔翠琴、崔慧琴、庞婷婷、马四太等人成为其下级代理,多次组织赌徒进行网络赌博,同时笼络社会无业人员当打手,对下级代理结算赌资、讨账,分工专业、组织严密。今年以来,仅半年时间,毋红梅就发展20余名下级代理,组织千余人次进行网络赌博。

  仗义、够朋友,这是毋红梅给赌徒们的第一印象。

  对待赌者,毋红梅在起步初期总是落落大方,“来玩吧!没钱我这里有。”一旦被拉上赌船,常来常往,欠债还钱,她便露出狰狞的一面。这个赌博团伙与赵五庆团伙、崔晋霞团伙在晋城并驾齐驱,臭名昭著。

  网络赌徒下场惨不忍睹

  据办案人员介绍,毋红梅运用网络赌博的经营方式,由于上下级参赌方式的不对等,低端无法窥探上级平台的情况,而上级平台可以轻松监控所有下级平台,决定了参赌人员常赌必输的必然结果。从毋红梅的账本中发现,毋红梅按参赌人员在蓝盾网络上参赌的赌码流量每10000元抽80元从网站抽取洗码费,并按组织参赌人员输掉的赌码的50%抽成,俗称占成钱。如此精密、分等级的赌博提成办法,赌客是根本不可能赢钱的。

  然而,仍不断有怀揣暴富梦想的赌徒应声而来,毋红梅让这些赌徒小赢过后,必定大输。一个个被拉上船的赌徒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于是,常来常往,欠债还钱……这时,毋红梅的手下打手就会为她讨债,她雇佣了许多东北籍打手,对欠钱的赌客,这些打手就上门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赌客打欠条限期还账,用押车、押房等手段索取赌债。

  张某某从事服装经营,他在毋红梅的线上先后输掉了40余万,因为还不了债,有家不敢回,手机不敢开,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郝某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美满,有着稳定的收入,他在网络赌博中输了19万,还向毋红梅借了6万的高利贷,把自己的房产证押给了毋红梅。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警方调查发现,毋红梅手下的二级代理,基本上都是有赌博前科的职业赌徒,他们因为好赌输了不少钱,于是被毋红梅鼓动发展成为下线,边代理边赌博。作为二级代理的王丽芝的线上资金流量达上千万,自己却输掉了200万,曾经把自己的车辆等财产押给毋红梅。

  庞婷婷在日记中对自己参与赌博深为懊悔,对上线恨之入骨,称其为“十一楼的女鬼”,多次写到“赌博是灾难,是毒药,是魔鬼,自己想远离却又不能摆脱,终日如行尸走肉”。其他二级代理的下场皆是如此。

  据警方透露,崔晋霞和毋红梅仅5个月就代理赌博资金流量达4亿多元,盈利4000余万元,据估算,赵五庆经营的犯罪资金流量达6亿元以上,获利之巨大令人瞠目。这三个团伙近10亿元的资金流量相当于晋城市全年财政总收入的十分之一,其中大量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向了国外,严重危及了正常的社会金融秩序。

  晋城市市长助理、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向记者介绍,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和线索来看,以网络为载体的赌博犯罪,由于其组织严密、隐蔽性强、境内外结合、参与面广等特点,已经成为一种比较突出的新型犯罪。今后市局将继续加大打黑除恶及打击赌博犯罪的力度,并对检举揭发黑恶犯罪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摧毁黑恶犯罪团伙的群众予以重奖。他代表市公安局向全市人民郑重承诺:无论晋城市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有多雄厚,后台有多硬,晋城市公安机关都将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生存蔓延的土壤,铲除黑恶势力的生存基础,坚决做到“三个绝不允许”:绝不允许黑恶势力轻举妄动、胡作非为;绝不允许黑恶势力落地生根、滋生蔓延;绝不允许黑恶势力坐大成势、形成气候。

  山西法制报2009年12月9日刊发  记者霍建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