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林黑瘦而憔悴,靖靖和弟弟希望好心人能救救妈妈 薛晓林黑瘦而憔悴,靖靖和弟弟希望好心人能救救妈妈
在病床上闭目昏睡的薛晓林 在病床上闭目昏睡的薛晓林

  2月15日,是吕梁市离石区永宁小学三年级学生靖靖开学的第一天。走进学校与父亲挥手道别,她的眼里涌上一股泪,忍了忍没落下来。以前,都是妈妈接送自己上下学,然而,这个春节,靖靖都没有见过妈妈。

  靖靖的妈妈薛晓林今年39岁,罹患尿毒症在省人民医院治疗。10岁的靖靖写了一篇作文《救救妈妈》,其中一句“我是姐姐,我要照顾弟弟,可我不会做饭,妈妈会做饭,不如把我卖了,换钱给妈妈治病”,深深地刺痛了大家的心。

  这个10岁的孩子,盼着妈妈能早点好起来,也盼着自己能早一点见到妈妈。

  母亲患尿毒症危在旦夕为筹钱治病借遍了亲友

  靖靖一家是吕梁临县林家坪镇兴旺山村人,家里只有一孔旧窑洞,两亩薄田。几年前,靖靖跟着打工的父亲在离石区安顿下来,父亲挣钱养家,母亲操持家务,照顾10岁的靖靖和5岁的弟弟。虽然经济不宽裕,但这个家充满欢声笑语。

  2016年4月,薛晓林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先是腿脚发肿,浑身乏力,后来竟然咳血,家人将其送往当地医院,医生建议直接去太原治疗。在山西省中医研究院,薛晓林被确诊为“慢性肾衰竭(尿毒症)”。医生说,除了进行血液透析、腹膜透析和肾移植手术外,普通的药物已经无法有效控制她日益严重的病情。

  靖靖的父亲只有小学文化,在外打工只能靠干体力活挣钱。之前,一家人的生活还能维持,但薛晓林住院以后,靖靖的父亲需要全力照顾薛晓林,就没办法去打工了。家里没有了生活来源,村里的一孔旧窑洞也卖不出去。为了筹措住院治疗费用,他们借遍了亲友。

  在省中研治疗一段时间,病情稍稳定后,薛晓林为了省钱,选择出院回家保守治疗。没想到1月24日,薛晓林病情突然恶化,住进省人民医院,才保住了一条命。

  这个春节,薛晓林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2月14日上午,记者在省人民医院见到正在做透析的薛晓林,这个旧日照片上高挑精干的女人,黑瘦而憔悴,过去体重近百的她已经暴瘦到70斤,裸露在外的手腕和脖子瘦得皮包骨头。长达3个多小时的透析让她浑身无力,记者不忍叫醒这个在病床上闭目昏睡的女人。

  女儿在作文里写下:把我卖了换钱给妈妈治病

  10岁的靖靖对尿毒症没有明晰的概念,她告诉记者:“妈妈走一步就大口大口喘气,上台阶走半步就需要停下来休息。”见母亲整日躺着,靖靖主动干起家务,拖地、洗碗、照顾5岁的弟弟。对于家里的经济状况,靖靖只知道,过去妈妈送她去画画班学习,给她买喜欢的童话书,现在不能再去了,也不能再买了。

  薛晓林在家养病期间,整日被痛苦萦绕,两条腿肿胀难忍,感觉似有千万条虫子在爬,5岁的儿子却拉着她的手说:“妈妈,你能陪我玩吗,能给我讲讲故事吗。”

  但是,家里根本负担不起肾移植手术的费用,就连做透析都是借钱维持。想到这些,薛晓林就倍感绝望。有一天,薛晓林喃喃着对女儿靖靖说:“妈妈要是不在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弟弟。”女儿急得哭了起来,薛晓林和丈夫也落泪了,一家人都哭了起来。

  悲伤过后,生活还要继续。让薛晓林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靖靖竟写了一篇作文《救救妈妈》:“我想到个办法,就说,爸爸,我是姐姐,要照顾弟弟,可我不会做饭,妈妈会做饭,不如把我卖了换钱给妈妈治病。”

  作文中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一家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