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拉开窗帘,以为我瞎了。”“雾霾”,成了过去这个冬天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吐槽与调侃的背后,是全民对于生态环境和身体健康的忧虑。中国气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平均雾霾日数较常年同期偏多2.3天,为1961年以来最多的一年。尤其是华北平原,入冬以来受到雾霾连续侵扰,北京甚至首次启动了空气重污染预警的最高级别——红色预警。

  山西亦未能幸免。去冬今春,除大同外,山西其他10市多次启动重污染天气预警,太原、晋中、临汾、忻州等城市甚至首次采用机动车限行等措施应对。1月10日山西环保厅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市环境空气达标天数平均为249天,较去年减少4天。

  一片雾霾中,大同的空气质量明显要好些。2016年,大同市环境空气达标天数为314天,比全省的平均天数249天多出65天,继2013年、2014年、2015年后,再次在全省空气质量排名中位列第一。

  “大同蓝”,已经成为大同市生态环境的金字招牌。

  从煤城到绿都

  “云冈大佛遮黑纱,城市处处脏乱差”,在曾经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和“唯煤是举”时期,这座被覆盖在煤尘中的城市,给外界留下如此印象。

  “那个时候,大同做服装这行的都知道,夏天不能卖白衬衣,冬天不能卖白棉衣,不管款式多新颖,只要敢进货,保亏!”张静雨是土生土长的大同人,一直做服装生意的他对数年前这一服装市场上不成文的“行规”记忆犹新——“再爱美的大同人,也得对浅颜色的衣服敬而远之,没办法,空气脏,穿出去一会儿,就是一身灰。”

  2005年,大同市在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全国113个重点监控城市大气污染综合指数排名倒数第三名,为此,大同市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由时任市长郭良孝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市民道歉。郭良孝说,大同大气质量倒数第三,有客观原因和历史欠账,但也与政府治污不力有很大关系。

  到2009年,虽然大同的空气质量状况已有大幅改观,但在当年的大同市蓝天碧水工程攻坚战暨环保工作会议上,退出全国113个重点考核城市的后35位这样如今看来的“小目标”,却是当时一道攻坚的难题。

  迎难而上,背着“黑锅”的大同负重而行,从未停步。

  2013年过去,大同人从统计数据中惊喜地发现,他们所在城市的全年空气质量竟然排名全省第一。数据的变化符合市民切身感受。“慢慢地,商场里浅颜色的衣服有了销路,乃至如今,大同服装行业不卖白衬衣的‘行规’已成历史。”一直从事服装生意的张静雨开玩笑说:“商场里浅颜色衣服的销量就是大同空气质量的‘晴雨表’。”

  此后连续三年,大同空气质量在全省排名稳居第一。

  在全省、乃至全国多地屡次拉响“雾霾”警报的背景下,“煤都”大同不仅没有深陷其中,而且还成为网友眼中“北方城市的一股清流”。从“遮黑纱”到“大同蓝”,大同怎样完成了这华丽的“逆袭”?

  “大同蓝”是群众最基本的生存需要

  在今年1月中旬召开的省人代会上,大同市市长马彦平向媒体揭晓答案:首要,理念坚定——习总书记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呵护大同、捍卫大同蓝是大同全市从上到下的高度共识,有着深厚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这也是“大同蓝”的最基础条件;其次,这是一个长期奋斗的结果,是多年来连续不断治理的结果,是下苦功、豁出巨大成本、采取刚性措施得来的结果!

  “雾霾,曾经是大同人的心头之痛,我们对于蓝天的渴盼更为迫切!可以说,如今的这片蓝天,是大同人呼吸着雾霾忍着阵痛硬闯出来的。”2月19日,大同市环保局局长赵晓宁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人民群众对改善生存和生活环境质量的迫切需求,把实现“大同蓝”视为群众最基本的生存需要。

  记者采访获悉,大同市确立了生态统领、环境先行、空气优先的发展原则,始终坚持扩大城市绿化面积,恢复自然植被和森林,建设城市隔离带和城市湿地公园,有效地降低城市的温室效应,提升空气自净能力。“雾霾治理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性工程,空气自净能力是‘大同蓝’形成的支撑条件,效果良好。”赵晓宁说。

  数据显示,至2016年年底,大同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绿地率、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分别达到了40.96%、36.84%和15.27平方米。在2014年就跻身国家园林城市的大同,成为真正的“绿都”。“在空气自净方面,今年还有大举措。”赵晓宁介绍说,大同市以御河和口泉河治理为重点,制定了“两河流域”规划,将实施总投资4.8亿元的“两河流域”湿地项目和水环境整治人工湿地及流域污水收集工程,此举将补齐北方城市生态补水不足的短板,极大地提高生态涵养能力和空气自净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