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不足是山西最大的省情。2014年以来,山西已经连续三年经济增速低位徘徊、经济运行未进入合理区间。

  山西发展不足,既受累于“一煤独大”的结构性矛盾,也受制于“一股独大”的体制性障碍,但很大程度上是缘于对外开放的不足。

  补齐开放短板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除了主动“走出去”,扩大我省企业对外投资和提升我省对外贸易水平外,还要积极“引进来”,抓住招商引资这一扩大开放的最有力抓手,引进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资金、技术和人才,全面提升我省开放型经济水平。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高效精准招商引资”。这为我们开放招商提出了新的要求,再不能大呼隆招商“捡到盘中都是菜”了,要用系统定向方式选商引资,提高合同履约率、项目开工率和资金到位率,为当前我省经济走出困难时期,引进大项目支撑、新要素新动能支撑和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借外力求发展,山西招商引资进步巨大,但利用外资水平偏低、招商载体不优、会展经济落后等问题不容忽视

  山西新世纪以来的开放招商,始于“十一五”。2006年在上海、香港、广州举办的三场招商活动,开启了山西新一轮的招商引资大幕。

  翻看“十二五”的成绩单,山西招商引资进步巨大:“十二五”期间,全省吸收省外投资实际到位1.78万亿元,是“十一五”期间的3倍;实际直接利用外资132亿美元,同比增长43.6%;世界500强中,分别有30家国内企业和30家境外企业投资山西。

  纵向比,进步巨大。但是从数据分析,我省招商引资质量和水平整体偏低。以衡量经济开放度的重要指标利用外资数据来看,“十二五”,全省实际利用外资132亿美元,仅为省外投资总额的5%。2016年,全省招商引资签约项目到位资金6513.4亿元,外资到位198.2亿元,仅占3%。我省利用外资的规模,在中部六省,长期处于末位。“十二五”期间,中部其他五省实际利用外资实现了快速增长:湖北340.48亿美元、江西383.58亿美元、湖南432亿美元、安徽519.2亿美元、河南667亿美元。

  此外,在引进省外资金和世界500强企业落户数量方面,山西在中部也处于“陪太子读书”的尴尬位置。

  在招商引资载体方面,开发区数量少、规模小、层次低的问题尤为突出,承载能力不足让招商项目难以落地。目前,我省列入统计范围的省级以上开发区25家,而中部其他五省平均为116家,周边的河北省有246家。我省开发区批准规划面积241.56平方公里,仅相当于别的省的一个市。特别是开发区产业集聚作用没有充分发挥,造成区内主导产业不明确、产业集聚度不高、产业链条较短等问题突出。

  展会平台建设,我省也相对落后。除了能源博览会和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外,我省鲜有国家级、国际性的大型会展活动。与发达省份相比,山西会展行业总体水平也较为落后,会展的规模、场次、影响力和市场化运作水平,都存在明显差距。

  在招商引资中,我省还存在项目落地率和资金到位率偏低、招商方式单一、考核体系不完善、投资环境亟待优化等诸多问题。山西招商引资,正处于大改革的前夜。

  变招商引资为选商引资,改革体制机制,创新招商方式,画好招商地图,持续引进新要素新动能

  招商引资事关发展、转型、改革和创新。

  2017年,全球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纵深推进,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产业梯度转移加速,中西部地区招商引资竞争更加激烈。

  正处在转型关键期、发展爬坡期的山西,将如何用改革来破除开放招商的制度“寒冰”,补齐招商引资短板,推动发展动力转换、经济结构全面升级呢?

  记者了解到,根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高效精准招商引资”的工作任务,省商务厅紧锣密鼓制定了改革创新招商引资工作的若干意见,以及与其配套的10个文件,待近期省政府专题研究后下发实施。

  这一系列改革既有大刀阔斧的破,也有精雕细琢的立。

  针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推进招商引资体制机制改革”,今年,政府将重点改革招商引资的工作体制和运行机制,并赋予部分驻外办事处招商引资工作职责。今年,省政府还将招商引资工作纳入了目标责任考核范围,要求改进和完善招商引资考核体系。为此,省商务厅制定了考核办法和奖励办法,在考核资金到位率、项目开工率等指标的基础上,重点突出“招大引强、招新引优、招才引智”,增加重大项目引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的考核权重,重点考核招商引资的成效和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