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新闻网讯(记者 贺亚奇)2月20日,2017年第6期中国太原煤炭综合交易价格指数发布。本期综合交易价格指数为136.04点,环比下跌0.26%,迎来“五连降”。五期共下跌3.16点,跌幅不大。同样,2月22日公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87元/吨,在连续五期下行后首次持平。五期共下跌6元/吨,步幅不大。

  煤价“跌跌不休”何时是底?

  为稳煤价,一边“276个工作日”(节假日不生产)限产措施不断发酵;另一边,中煤协21日召集神华、中煤等部分大型煤炭企业召开座谈会,分析当前煤炭经济运行情况,研究2017年运行走势,探索促进煤炭经济平稳运行的对策与措施。

  据媒体报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于2月21日召集数十家大型煤炭企业召开座谈会。会上透露,2016年全国煤炭消费在连续两年下降的基础上同比继续下降1.3% (具体数据国家统计局尚未对外发布)。当前煤炭供求基本面并未发生根本改变,行业平稳运行尚缺乏坚实基础,近期煤炭价格下行的压力仍在加大。中煤协建议大型煤企起到表率作用,坚定不移的去产能,加快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加快企业合并重组,不进行恶意竞争,带头稳定市场。

  虽然节后国内煤炭供应在缓慢复苏,华东、华南等主要消费地和下游电厂接收价格依然是维持下滑走势,但有分析机构认为两会召开在即,环保压力增加,京津翼和山西等产区煤炭为了保安全生产,短期产量增幅有限。加之,市场传闻主要煤企将在3月15日以后恢复276个工作日生产和近日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普降中到大雪影响,在看跌的大背景下,北方港口和主产地动力煤价格出现小幅上涨。

  对于供暖期结束后煤炭进入淡季,价格将何去何从,有期货分析师认为这与是否恢复“276个工作日”制度有着紧密联系,而这取决于国家发改委最终的批复结果。

  前国家能源局分管煤炭的副局长吴吟预计,2017年煤炭价格将“高开稳走”,大幅波动的可能性不大。

  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张敏分析,2017年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在550-600元/吨或是一个合理的区间,煤价也许会在这个区间内温和波动。

  去产能目标下调会给煤价带来多大影响?

  国家能源局17日表示,2017年中国将力争关闭落后煤矿500处以上,退出产能5000万吨左右,较2016年实际退出的2.5亿吨减少了80%。

  需要注意的是2016年国家能源局定的目标是,力争关闭落后煤矿1000处以上,合计产能6000万吨,最后实际减少产能为2.5亿吨,远超目标。今年计划目标“力争关闭落后煤矿500处以上,退出产能5000万吨左右”,但据1月份地方两会中公布的部分省区政府工作报告统计,2017年包括山西在内的11个省区煤炭去产能累计目标约为8000万吨,其中山西2000万吨。但目标的下调是事实。

  其实早在2017年1月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彭博商业周刊》发表的《开放经济造福世界》的署名文章中就给中国下调去产能目标定下基调。李克强在文章中明确了中国的去产能路线图:计划在3至5年内,钢铁、煤炭产能分别压减1.4亿吨和8亿吨,使相关行业恢复更加健康的基本面。

  也就是说,将钢铁去产能目标由原先既定的1-1.5亿吨修正至1.4亿吨;而煤炭行业,去产能总量则从一年前规划的10亿吨缩减为8亿吨。

  根据山西省制定的目标,到2020年,产能退出率不低于12%,全省有序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占比12.5%。

  去产能目标的下调,换来的是煤炭产量的增加。国家能源局在新颁布的《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中提出,2017年煤炭总产量目标被设定为36.5亿吨左右,同比增加5.8%,结束了2014年到2016年的“三连降”。根据《中国统计摘要-2016》的数据,2013年,中国原煤产量达到39.74亿吨的历史最高峰,2014年、2015年分别为38.74亿吨、37.47亿吨。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估计2016年全国原煤总产量34.5亿吨,同比下降7.9%,实现“三连降”。

  而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中国适度扩大煤炭产量是有一定原因的。一方面,一系列因素正在改变煤炭产业的国际发展环境。例如,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一直旗帜鲜明地主张大幅度放松对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化石能源开发和消费的管制,美国煤炭生产和消费有望迎来一个小阳春。这为中国适度扩大煤炭产量创造了适宜的外部环境。另一方面,2016年中国压缩煤炭产能约3亿吨。但由于当年煤炭消费量降幅明显小于煤炭产量降幅,中国超强力度的去产能与美联储决策层出于经济动机和支持希拉里竞选的政治动机迟迟不加息结合,导致去年第二季度以来包括石油、煤炭在内的初级产品走出了一轮小阳春行情,2016年末,秦皇岛港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平仓价比年初上涨269元/吨而达到639元/吨,增幅高达72.7%。如此价格回升幅度,已经超过了摆脱产业解困所需。而石油价格的上涨,于中国这个最大石油进口国而言是不利的。

  因此,无论是否恢复“276个工作日”制度,2017年去产能任务下调、煤炭总产量将增加、煤价将在合理区间内运行将成为事实。

  煤价若温和波动,煤企仍可盈利

  煤价如果在合理区间内温和波动,山西煤企仍存在较大盈利空间。

  以动力煤为例,大同矿区5500大卡动力煤车板价,2月23日,为455-465元/吨,2016年12月30日,价格为475-505元/吨,今年跌幅为20-40元/吨。若以分析师所预测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550元/吨为参考,这一指数出现于2016年第37周(9月14日-20日)。2016年9月14日,大同矿区5500大卡动力煤车板价为420-450元/吨。

  根据招商证券研究员对上市公司大同煤业(股票代码601001)所作的研究报告,大同煤业的完全成本为350元/吨。

  以焦煤为例,太原主焦煤出厂价,2月23日,为1255-1275元/吨,2016年12月30日,价格为1255-1265元/吨,价格基本维稳。这主要得益于钢材价格坚挺,且势头不减。

  根据招商证券研究员对上市公司西山煤电(股票代码000983)所作的研究报告,公司商品煤(包括公司所有煤种)完全成本,2016上半年是333元/吨,考虑历史欠账的弥补,2016全年完全成本预计会反弹到380元/吨的位置。

  据广发证券所作的2015年上半年上市煤企研究报告,吨煤平均成本为262元/吨。

  如此,山西各煤企尚存在不小盈利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