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太原3月1日电 (范丽芳)儿科医生短缺、产科床位“一床难求”、不孕不育家庭激增、出生缺陷发生率提高、孕产妇及婴儿死亡率上升……“全面二孩”时代,上述问题成为全国多地卫生部门需要攻克的难题,山西亦不例外。

  山西卫生部门在1日举行的全省妇幼健康工作培训会透露,2016年山西多地孕产妇、婴儿死亡率都有所上升,其中太原、忻州的孕产妇死亡率上升幅度最大,朔州、晋中、大同、长治的婴儿死亡率上升幅度最大,超过10%。

  不仅如此,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山西妇幼医疗资源紧缺、结构不合理、分布不均衡等问题凸显,特别是贫困地区妇幼专业人才短缺、技术水平落后,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一度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6年3月,山西1.2万多所医疗机构,真正有儿科的1100家,主要集中在省城;大医院儿科一床难求,不少病人在楼道里加床,儿科医生加班加点。由于工作压力大、工作强度高、待遇低等问题,不少大医院儿科医生纷纷跳槽。

  为解决燃眉之急,山西省卫生计生委在2016年增加儿科床位589张、产科床位557张,30名从事产儿科及麻醉的人员参加新生儿复苏考核,试图从内部挖出可以很快“上手”的儿科医护人员。同时,停招儿科学专业十余年的高校,逐步恢复儿科学专业招生,希冀从根本上解决人才短缺问题。

  与人才同样被社会关注的,还有不孕不育激增的问题。山西省人口计生委科研所所长郭兴萍介绍,2016年6月以后,来该所就诊的患者明显增多,“有不少高龄夫妇希望通过人工辅助生育二胎,也有以前试管婴儿成功后,又来生第二个的。”当日会议透露,山西卫生计生委已起草了《山西省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检验管理细则》,拟于近期出台,以满足不孕不育夫妇的需求。

  此外,随着累积生育需求集中释放,上世纪90年代有全国出生缺陷“珠穆朗玛峰”之称的山西,经过多年努力,出生缺陷发生率从186.48/万降到2016年的124.62/万,“但仍然是影响妇儿健康的主要问题,现在每年有近5000例出生缺陷儿出生,每年新增终生致残约7500人。”山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李凤歧坦言,这导致许多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同日发布的《2017年妇幼健康工作报告》显示,山西卫生系统直面民众的“生育”问题,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应对,同时也争取其他部门的支持。如2017年山西财政部门将提供专项经费,为全省城乡怀孕妇女提供免费产前筛查和产前诊断服务,让产前筛查率达到80%以上,以此减少出生缺陷的发生。而针对上升明显的孕产妇、婴儿死亡率,官方要求各市、县均至少建立1个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和1个危重新生儿救治中心,同时加强孕前、孕期检查,普及生育常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