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3日电 从金融危机开始,逆全球化的声浪迭起,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给我国出口贸易也带来不利影响,国内流通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依然不强。商务部贸易数据显示,2016年进出口贸易总额24.3万亿元,下降0.9%,贸易额下降,货物出口下降趋势明显。2017年1月,我国贸易顺差513.5亿美元,下降9.6%。

  作为第15年政协委员,张近东这次他携带了5份提案参会,其中有一份是关于打通流通业贸易壁垒的建言。流通行业一直是张委员关注的重点,在他过去的14年政协委员生涯当中,曾今有9次提案涉及流通领域,今年是他第十次为流通行业发声。

  国内企业出口往往是“单兵作战”,国际商贸流通遭遇诸多壁垒

  依托“一带一路”战略,为国内企业布局海外市场提供了良好机遇,在商贸流通领域,越来越多的优质商品想走出去,但是很多中国企业缺乏在海外发展的自主平台和渠道,“单一产品线作战”方式,造成企业竞相压价出口,无法为中国创造打响品牌。

  更为尴尬的是,零售企业在拓展海外业务时面临更多的繁琐限制,如平台建设、物流网络建设、人才建设等政策壁垒,有些国家还会提出服务贸易准入和经营限制,以印度市场为例,其要求零售网点只能在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设立,最低直接投资要达到1亿美元,且至少50%应在3年内投资于后端基础设施,类似此类问题,都严重影响着国际商贸流通,也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绊脚石。

  顶层设计破贸易壁垒 “组船出海”建“一带一路”新渠道

  作为一位中国领先的民营企业掌舵人,张近东有着二十多年流通行业管理经验,他很敏锐地觉察到此类问题,国内企业想走出去,加强同海外的流通贸易,必须要改变传统的单兵作战方式,借助零售企业平台“组船出海”,国家和企业应该联手应对。

  在今年的流通业贸易壁垒的提案中,张近东建议从国家顶层设计以及政企协同两方面着手,彻底打通“一带一路”新渠道,推进贸易自由化,建立良好的公平贸易环境。

  张近东认为,加强互联互通建设的顶层设计,从上层建筑方面突破政策瓶颈,这是推动贸易自由化的先决条件。在此方面,政府可与企业紧密协同、互联互通,打造海外拓展的战略联盟,从政府战略角度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中国零售、物流等相关企业进入的诸多限制。

  其次,张近东建议政府围绕物流服务、线上线下零售平台等方面能够助推国际贸易效率提升和规模化发展的业务能力,建议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形成专项扶持计划,优先鼓励与支持,构筑“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的O2O新渠道。

  流通业在国际贸易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不言而喻,政府和企业联手突破流通行业贸易壁垒,构建“一带一路”新渠道,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从流通大国迈向流通强国,助推中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推动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构建以现代流通为基础的国际竞争新优势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