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益于旅游业快速发展,省城的民宿悄然兴起。不少市民将空闲的房屋改成民宿挂在网上出租,在给房客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因其缺乏无证经营存在不少隐患。

  根据日前公安部公布的《旅馆业治安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民宿将被纳入旅馆监管范围。太原的民宿现状究竟如何,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短租比长租更划算

  最近几天,太原市民李鑫正在装修自己位于奥林匹克花园的一套公寓房。3月4日,记者采访李鑫时,他说自己准备通过网络平台进行短租,“我计划改造成家庭旅馆进行短租,因为目前的市场行情是短租比长租好。”

  李鑫的这一举动,是受发小的启发。今年春节,他去御河骏景小区探望半年多没见的发小时,发现居住在此处的人已经变成了来自甘肃的一家五口。原来,这套公寓房被发小改造成了民宿进行短租。“120多平米的房子,日租金是300元,每个月都有12-15天的时间有人租住。”李鑫表示,这比长租每个月最多能收2500元明显高了不少。“对于租客来说,在酒店花费相同的价钱,根本住不到装修和居住环境这么好的房子。”他说道。

  李鑫告诉记者,自己也是在准备做这一行的时候,才发现短租民宿在太原已经悄然兴起,“在我们小区内,光我知道的就有三家在做短租民宿,都是通过网络出租。”确如李鑫所言,记者在“蚂蚁短租上”输入“太原民宿”后,立刻就显示出近500个民宿房源信息,这些民宿都在通过这个网络平台提供短租服务。而在一款手机APP“朋友家”上,显示太原地区也有近百个房源。

  家庭入住物美价廉

  为进一步了解省城民宿的现状,记者约到了一名民宿的房东,并在房东带领下来到小店区恒大绿洲西区一套公寓前。从外表看,这套房屋与其他房屋并无二致。进入屋内,装修也和正常家庭类似,各种家俱家电一应俱全,最大的差别是,其中的两个卧室内的一张大床都换成了两张单人床,卫生间内多了几套毛巾。“我这里家俱也很讲究,沙发是真皮的,餐桌餐椅都是桃木的,还可以做饭,就和在自己家里一样。”房东告诉记者,这套三居室的房子日租金是328元,“酒店类似的套房住一晚至少要598元,而且还只有一间卧室。”房东说,因为这种民宿物美价廉,所以颇受外地游客的欢迎。据介绍,房东是去年将这套闲置的房屋作为民宿进行出租的,在半年的时间里,已经接了27单。房客最少的都是入住3天,最多的一次有人住了10天。“很多时候来的是一家三口,也有两家人相跟着来的。”他说道。

  随后,记者又在奥林匹克花园、新领地小区、西岸小区内连续走访了三家民宿。这三家民宿的房东均告诉记者,民宿的客户以外地来太原旅游的家庭为主,他们选择民宿的主要原因是价格便宜且环境舒适。“同等条件下,民宿的价格一般只有酒店房价的一半”,一名房东表示,因为入住率较高,每个月可以超过12天,所以依靠这种短租的收入要比长期出租高出三分之一以上。

  无证经营隐忧难免

  在市场火热的背后,民宿行业暗含的各种隐忧也不同程度存在着。记者发现,这些民宿基本处于无证经营状态。当记者问及西岸小区一名房东是否有相关证件时,对方显得并不在意:“一个家庭旅馆还要什么证件?这和正常人家住房子又没什么区别。再说只要小区管理到位,能保障租客的财物安全就行。”当记者问及产生纠纷该如何解决时,这名房东表示全靠双方协调。

  只是这种协调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并不容易。新领地小区的一名民宿房东告诉记者,去年有一位房客入住自己的民宿时,就将房间里的烤箱用坏了。当他要求对方赔偿时,对方表示要第二天找人评估后再进行赔偿。当他次日来找对方时,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辞而别。

  同样,即使是房客也有着自己的担忧。有过租住民宿经历的市民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在入住外地一家民宿时,房东用手机将她的身份证拍下了。“如果不是退房前让对方把照片删除,很担心自己的身份信息会被泄露或者用于其他。”

  一家短租平台的工作人员则表示,“需要房东亲自发布信息。作为平台方,我们通过开放评论系统,让消费者的评分倒逼民宿提供方提高服务。”

  新规增添法律保障

  对于这些短租民宿,不少小区的居民有担忧。当李鑫的对门得知他要将房屋改造成民宿后,就立刻向李鑫表达了反对意见,“住家房屋改成家庭旅馆,入住者难免鱼龙混杂,谁知道入住的是什么人?会不会有犯罪分子?”“其实我们也想知道房客的真实身份,但我们没有查看房客身份证的权利,只能靠房客自觉出示。而房客往往担心我们泄露他们的身份信息,又不愿意配合我们。”恒大绿洲的一名民宿房东无奈地说道。他告诉记者,去年就是因为坚持要看一名房客的身份证,对方在网络平台上找其它理由给自己打了低分。“还好公安部在这次公布的《旅馆业治安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将旅馆的内涵定义为‘凡以按日或者按小时计价收费,提供住宿必须的用品和设施,并有服务人员向社会公众提供住宿服务的经营场所’,这意味着民宿也被纳入其中进行监管。有了法律法规的支持,无论对房东还是房客,都增加了保障。”他说道。 ■晨报记者乔建彬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