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普煜 建议山西空气治理纳入京津冀协同

  全国人大代表、临汾市委书记岳普煜认为,环保现在就是最大的民生。今年他提交建议:将山西空气质量治理纳入到京津冀大盘子里来。虽然这意味着对临汾的环保要求更加严格。但岳普煜表示,“我们现在不怕严,就怕不严!”

岳普煜,全国人大代表、临汾市委书记。3月7日,岳普煜在驻地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环保始终摆在第一位。要想经济发展,环境就得有保证。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摄  岳普煜,全国人大代表、临汾市委书记。3月7日,岳普煜在驻地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环保始终摆在第一位。要想经济发展,环境就得有保证。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摄

  谈污染

  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新京报:1月临汾严重污染多次爆表,当时你什么感受?

  岳普煜:第一次污染爆表是市长打电话给我的,我听后吓了一大跳,连忙找人查原因。

  新京报:爆表原因是什么?

  岳普煜:一是受华北大范围重污染天气和不利气候条件影响,冬季少雪,空气温度偏高,容易导致雾霾形成;临汾又是一个特殊地形,两山夹一河形如一个盆地,大气污染物不易扩散;第三是产业结构不合理,煤焦冶电等资源性产业集中,导致空气污染物短时间内迅速升高;还有一个原因,进入冬季取暖季后,市区大量使用高硫煤、散煤,增加了中心城区的环境压力。

  新京报:今年1月19日,环保部约谈临汾市市长刘予强等政府负责人,你当时是什么反应?

  岳普煜:刘市长在约谈之后说,“对临汾市大气环境质量现状和存在的环境问题,深感不安,心情沉重,如芒在背,如坐针毡。”这是我们共同的感受。

  谈应对

  立案查处37起环境违法案 拘留50多人

  新京报:当时临汾采取了什么应对措施?

  岳普煜:推进清洁取暖工作,用洁净焦取代原来被大量使用的高硫煤,实施煤改电、煤改气项目;其次,强力整治燃煤锅炉,市区取缔各类营业性燃煤锅炉将近600台;工业污染是我们深度治理的重点,目前临汾350多家规模企业基本都制定了整改方案,取缔关停近100家小散乱污企业。

  新京报:这些都是临时应急,将来再发生爆表怎么办?

  岳普煜:我们已经启动地方立法程序,计划制定《临汾市区燃煤污染防治规定》和《临汾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两部环境保护地方性法规。同时,我们还组建了全国首支“环保警察”队伍,组建了公安局环境安全保卫支队。目前,已经对37起环境违法案件进行了立案查处,行政拘留了50多人。

  谈原因

  片面强调GDP 忽视发展质量

  新京报:临汾曾有“花果城”的美誉,但现在变成了“污染之都”“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转变?

  岳普煜:临汾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境内拥有丰富的煤炭、铁矿等资源,煤炭储量保守估计700亿吨,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去年整个国家一年生产的煤炭量不到35亿吨。除此之外,临汾的铁矿储量在山西也是位居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