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地区,贫在没有产业支撑,困在没有产业推动。有产业支撑,才能从源头上解决贫困问题、拔掉“穷根”。按照规划,“十三五”期间,全省232万农村贫困人口中,要有115万人通过产业带动实现增收脱贫。

  新一轮脱贫攻坚启动以来,我省结合自身特点,紧锣密鼓出台行动方案和计划,大力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全面落实补贴政策,不断创新体制机制。产业扶贫、精准脱贫的魅力正在绽放。

  产业怎么选择?

  ——立足资源禀赋,对接市场潮流,科学谋划布局,提高产业发展的持续性和有效性

  4月20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谷雨”,正是春耕春种好时节。为了药材有个好收成,平顺县佛堂岭村村民已忙碌起来。过去百余年,该村就有种党参的习俗,但一直没有形成规模。如今,全村198户,户户种植潞党参,面积达320余亩,仅此一项每年可收入120万元,人均增收2000元,成了远近闻名的党参村。

  独特的地貌和气候条件造就平顺丰厚的中药材自然资源,拥有动植物中药材300余种。近年来,该县采取政府担保、乡村配合、企业投资、利益共享的方式,在全县形成集种植、营销、仓储、加工于一体的中药材全链条产业发展格局。目前全县种植中药材的重点乡镇达到7个,种植户有2万户,户均增收3500余元。

  我省是农耕文明的重要发祥地,气候的多样性和地形的独特性,造就了农业产品的多样性。如何“嗅出”根植于这片土地上的特色与优势?《山西省特色农业扶贫行动实施方案(2016-2020年)》(下文简称《方案》)指出了方向。未来五年,围绕杂粮、马铃薯、中药材、水果、蔬菜、畜牧、休闲农业等七大特色农业产业精准扶贫。

  在吉县,“苹果”成为“摇钱树”。全县种植苹果28万亩,80%以上的农民从事果业生产,苹果收入占农业总收入的80%以上,农民年人均纯收入的80%以上来自于苹果;在大同县,“致富梦”圆在黄花。把种植黄花作为推进“一县一业”的主抓产业,依托龙头企业推动产业化发展,目前种植面积10万多亩,去年实现产值近3亿元。

  事实上,在我省像吉县、大同县这样,以一个产业托起一方经济的还不多。总结这两个地方的成功经验,一是基于对本地资源禀赋、群众意愿等主客观条件的把握,发展带动面广的特色主导产业;二是适应市场规律,在政府推力之外,发现并放大了市场推力。

  产业扶贫,项目是基础。选择一个好的项目,这既是起点也是赢点。去年底,我省启动了“一卡一库一培训”专项行动,各市县都建立了以村、户为单位的农业扶贫项目库,收录项目1.2万余个。

  省特色产业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副主任王圆荣介绍,到2017年底,全省贫困村基本确立“一村一品一主体”,达到“村有产业、有带动企业、有合作社,贫困户有项目、有劳动能力的有技能”的“五有”标准,户均年新增产业收入3000元以上。

   产业怎么扶持?

  ——发挥好合作社、龙头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作用,拉长产业链条,辐射千家万户

  一朵牡丹花,除了观赏,还能做什么?

  潞安集团给出了答案。通过精深加工,开发生产油用牡丹系列高档食品、化妆品、保健品和药物等,逐步形成了种植、加工、销售的生态高科技产业链,确保贫困地区的农民获得稳定和可持续的收益。目前潞安集团已种植油用牡丹5万余亩,惠及贫困户1万余户。

  多年的扶贫实践证明,抓产业脱贫,就要不断壮大龙头,没龙头带动就没市场、没产业链。推进产业扶贫中,我省坚持以规模经营为引领,支持鼓励种养大户、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与贫困户建立稳定的带动关系,向贫困户提供全产业链服务,切实提高产业增值能力和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能力。统计显示,2016年全省有685家企业开展产业扶贫,带动2935个贫困村、50.9万农户发展生产基地,吸纳13.6万名贫困劳动力就业增收。

  产业扶贫要发展壮大,金融、科技等要素不能缺席。

  在金融方面,探索推进“政府+银行+保险+实施主体+贫困户”的“五位一体”金融扶贫模式。3月,我省4个市举办了产业扶贫企业与项目对接洽谈活动,41个项目与企业现场喜“牵手”,签约金额77.5亿元。

  在科技方面,强化科技和培训支撑,着力推进新品种、新技术在产业发展中的应用。

  在山阴县岱岳镇甘庄村,农民借助渗水地膜谷子穴播技术的“科技魔力”,每亩可种植6000穴、2.5—3万株,是传统种植的4—5倍;亩产500公斤左右,比传统种植亩增产350公斤。

  山阴县农委主任郭金业表示,特色产业扶贫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路径,而新技术、新产品的推广应用则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

  产业扶贫要壮大,还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产,必须转变观念、拓宽路子、延伸链条,推进一二三产融合。特别是要搭上“互联网+”快车。在这方面,武乡县岭头村就是一面镜子。全村19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46户,是一个典型的贫困村。贫困枷锁怎么打破?借力“云端”,村民们把当地的大黄梨、核桃、小米等特色农产品销往全国各地,让山货出了深山。

   产业怎么富民?

  ——构建稳定利益联结机制,提升贫困户抗击风险的能力,让贫困户分享更多发展成果

  刘建忠是宁武县阳方口镇大水口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多年来靠种地维持生活。去年,当了半辈子农民的刘建忠,没掏一分钱当上了大象生猪养殖基地的股东,每年还能保底分红15%入股金额,这一下让他脱贫致富信心满满。

  对于贫困户来说,最缺的就是资金,刘建忠的入股资金从哪里来?是由山西大象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做担保从银行贷的款,当地政府还给贴息3年,公司负责基地的建设管理和运营,每个贫困户贷款3—5万元后组建成合作社或公司,入股生猪养殖基地。政府牵头、银行支持、企业实施、贫困户参股,这就是公司专门为贫困户量身打造的“1+1+1+1”产业扶贫模式。目前在全省30多个县建立了“精准扶贫生猪产业基地”,带动贫困户1万余户。董事长吕锐峰表示,公司产业扶贫的两个关键词是股权收益和创新发展。“1+1+1+1”模式不仅让贫困户能稳定脱贫,而且让公司实现了分散化养殖、安全化布局,可以说是一招激活“两盘棋”。

  产业扶贫不是简单的产业化,扶贫才是它的本质属性。翻开《山西省特色农业扶贫行动实施方案(2016—2020年)》,一条条贫困人口参与度高、覆盖面广、增收可持续的利益联结模式展现眼前。各地也结合自身实际,探索出股份合作、订单帮扶、产业园区带动等诸多新模式,目的是让贫困户分享更多的发展成果。

  壶关县紫团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以农业综合开发为主的国家级龙头企业。该公司以财政扶贫资金撬动多方参与、多方受益的扶贫模式,与农户建立起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有力地带动了贫困户增收。目前,提供就业岗位1600余个,其中贫困农民700余个;在奶牛养殖、食用菌开发等方面带动贫困人口3500余人,人均年增收3000元。

  针对个别群众“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的懒汉心理,我省制定了《山西省“一村一品一主体”产业扶贫农民培训实施方案》,对贫困村新型经营主体带头人培育全覆盖,不断提高扶贫对象能力素质,激发群众脱贫致富的内在动力。(记者 赵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