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记者在古交市采访时发现,这里的涉煤企业污染问题还真不少。

  记者先来到古交市九老塔村的中兴意物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曾经是炉峪口煤矿的配套专用线,去年,在未经环保审批的情况下,该公司擅自建设了一条装载发运线,并因此被古交市环境监察大队处罚。当记者问及其是否通过环保验收时,这家公司的负责人竟称“不清楚”。依照古交市环境监察大队出具的报告,去年12月,该储运基地按照环评批复完善了相关环保污染防治设施,建成了四周挡风抑尘网、喷淋设施等。不过,记者现场要求其打开喷淋设施,结果20分钟过去,喷淋设施仍没有任何动静。20多分钟过后,喷淋设施冒出了些水,不过这些水明显压力不足,跟水管流出的水没太大区别,并不是呈现雾状,喷射距离只有三五米远,远远不能满足近20米宽发运站的抑尘需求,形同虚设。

  面对记者的疑问,该公司负责人竟称“我们这里发运的都是精煤,含水量大,不需要喷水”。不过,其现场堆放的存煤,一脚踢去,煤尘仍随风飘起。当记者询问其是否仍在运行时,古交市环保局一位姓武的中队长表示,“停了20多天了”。不过,公司磅房的记录显示,5月7日至5月12日,该公司一直有进货和出货记录。其中,5月10日出货量达到179车,共计2700余吨。

  紧邻中兴意物资有限公司炉峪口煤矿,储煤筒仓外积存了大量的煤炭,煤堆的高度远远超过了挡风抑尘墙,而且没有任何苫盖。生产过程中,由于传输皮带的密闭装置破损,煤尘飞扬。

  来到距离炉峪口煤矿不远的山西经铁物贸有限公司,站台内堆积的焦炭仍散发着刺鼻的气味。该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公司自去年就停了,停了很长时间了”。当记者询问能否到磅房看看时,他表示“没有磅房钥匙”。看门房开着,记者进门后,惊讶地发现了刚刚打印出来的过磅单。过磅单显示,站台上的焦炭是刚刚卸下的,共计2000多吨。多份单据显示,该站台曾多次向唐山迁安发货,最近的交易记录是5月16日。

  在回古交市的路上,记者在路边还发现了一家看似已废弃的非法储售煤场,大量煤堆没有任何苫盖。

  截至记者发稿时,炉峪口煤矿反馈了整改进展:原煤堆放全部降低高度,低于挡风墙2米;原煤绿网苫盖不严部分全部苫盖,做到原煤不裸露;将原煤各转运点破损部分全部进行了更新修复,防止煤尘溢出。任晓明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