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引弟家中的天然气壁挂炉。 李庭耀 摄荆引弟家中的天然气壁挂炉。 李庭耀 摄

  中新网太原11月28日电 题:山西煤城的别样冬天:乡村告别延续千年“炊烟袅袅”

  作者 宋立超 李庭耀

  11月28日,冬日正暖。在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南下温村的一处农家小院里,58岁的荆引弟在厨房看了看燃气炉上烧着的热水。窗外院落四合,枣树三棵,空间不大却是干净整洁。村中静谧,阳光透过树杈洒在院中,一片宁静安详的氛围,让人忍不住想搬把摇椅在树下,缩成一团享受着时光。

告别“生火做饭”的传统方式,荆引弟家也用上了燃气灶。 李庭耀 摄告别“生火做饭”的传统方式,荆引弟家也用上了燃气灶。 李庭耀 摄

  “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墙角的小屋里堆着蜂窝煤,院中的独轮车上放着煤灰。在家家烧煤取暖的冬天里,或大或小的烟囱没日没夜冒着烟。窗台上是飘落的黑色煤灰,空气里则满是呛人的煤烟味道。”荆引弟说,以前没人愿意多在室外停留,大多躲在屋内忍着煤烟味守着火炉。但从今年起,“黑色冬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改变来自于厨房中一台天然气壁挂炉。炉子不大,却能提供100多平方米的采暖需求,还能解决农村最常见的热水供应难题。而其快捷调温、自动测温等功能,则为荆引弟一家提供着“保姆式”供暖服务。

  穿过院落,一进屋子便感觉热气迎面扑来。屋内各种绿植繁茂,荆引弟的小孙子正在炕上呼呼大睡。以前放置火炉的地方,早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荆引弟说,以前家中需要四个火炉才能保证不冷。“每天晚上11点以后封火,早上5点多再开火,除了掏灰、倒渣等麻烦事,还得担心煤气中毒问题。”在提及往昔时,这位和火炉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家妇女深有感触,“脏,累,还不安全。”

  如今,天然气解决了荆引弟一家取暖和做饭两大问题,锈迹斑斑的火炉也被尘封在院落一角。煤炭、木柴对于这户农家来说已成为“过去时”。

  据史料记载,早在隋唐时期,山西太原就开采煤炭用作燃料,是中国最早进行煤炭开采和利用的地区之一,目前仍是重要的煤炭能源基地。烧煤取暖,是当地人延续了千年的生活习惯。

  “坐在煤堆上”的城市也曾因煤面临严峻的污染形势。如今,为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太原市于2017年发布史上最严“禁煤令”,明确从10月1日起,除热电厂和两个城市热源厂外,太原市区范围内将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销售、运输、燃用煤炭。

  此后,太原市区274个农村和城中村实施“煤改气”、51个农村和城中村实施“煤改电”,共涉及13.4万户。截至目前,太原市全面完成638台燃煤锅炉拆除任务,年减少燃煤90万吨,实现市区35吨以下燃煤锅炉“清零”。据环保部门测算,此举预计减排烟尘6万吨、二氧化硫2.3万吨、氮氧化物1.5万吨。

南下温村“煤改气”工程中拆除小锅炉。 受访者供图南下温村“煤改气”工程中拆除小锅炉。 受访者供图

  监测数据显示,10月份太原市环境空气质量改善态势良好,尤其是采暖期以来,太原市空气质量改善效果更为明显。初步统计,2017年11月1日—20日太原市优良天数6天,比上年同期增加4天。太原市区综合指数8.97,比上年同期下降35.4%。

  南下温村是太原市最早完成“煤改气”工程的村庄。如今行走在村里的大街小巷,一排排整齐的天然气管道已经代替了耸立的烟囱。据该村党支部委员李满全介绍,进行“煤改气”后,该村拆掉了90多台小锅炉、200多台小火炉。这个冬天,家家囤煤、户户冒烟的场景不再,“灰头土脸”变成了干净整洁。

  因煤而兴的太原市,以壮士断腕般决心革新了延续千年的传统。在如今的乡村,炊烟袅袅、随风而逝的景象已然成为历史。变革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其对改善生存环境的巨大作用亦是持久之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