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85年7月发表旅游民间(神话)文学《西厢轶事》故事起,几十年来,他结缘西厢,从未止步。

  三晋文化学者雷建德,继陆续编著出版《西厢记·电视文学故事》《白话西厢记·章回小说》《西厢记·民族交响叙事曲》《白话西厢记(后传)》《雷建德西厢记研究成果集锦》等专著之后,又推进“西厢记网络展览馆”成功上线。此举不但填补了海内外《西厢记》主题文化展示的一项空白,雷建德也由此成为《西厢记》古典文学研究、普及和再创作的重要学者之一。

  缘起故乡普救寺 缔结西厢不了情

  58年前,雷建德出生在黄土高原上黄河岸边的一个码头小镇风陵渡。由于父母行医问药的缘故,合辙押韵的中草药方《汤头歌》的韵律便成了他日后舞文弄墨的“启蒙”老师。

  40多年前,高中毕业的雷建德正赶上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永济县蒲州村成了他接受再教育的插队点。由于经常途经普救寺,听不完的故事让他陶醉,年轻的心灵便涌出了一个梦想:尽心尽力尽情尽责地搜集、研究、传播、再创作《西厢记》。于是,中条山下黄河岸畔的乡村里便多了一个酷爱钻故纸堆的“青年老学究”,《西厢记》杂剧中的名言警句雷建德也能够倒背如流。

  插队点不远处的普救寺院,不但是他心目中的爱情圣地,更是他寻求创作灵感的祥地。

  插队劳动结束后,他被分配到离普救寺不远的一个偏僻变电站当电气运行工,这让他更有机会接触到一个个有关《西厢记》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工作之余,他常听当地的老百姓讲普救寺的传说故事。说那古塔下的沙子又白又细,叫莺莺沙,是莺莺失恋殉情后变成的;说那咯哇咯哇叫的金蛤蟆,是老夫人允婚赖婚发出后悔的声音;还听说当地有一种红嘴鹳雀鸟儿与红娘有关。细白的莺莺沙雷建德见过,金蛤蟆的叫声他也听过,神奇的传说与瑰丽的现实让普救寺、莺莺塔以及记载这些故事的经典《西厢记》,加上父亲时常吟唱几句的蒲州梆子《西厢记》,在雷建德青少年时代心中便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雷建德都会在工作之余或捧着《西厢记》如痴如醉地拜读,或游走于乡间村落搜集与《西厢记》有关的故事。

  一年夏天,为了寻找创作灵感,雷建德搬进了普救寺里三大士佛洞写作。其时,普救寺景区尚未复建,只剩下一座塔、两个铁人和三大士佛洞。白天,他在洞中闭目养神,晚上在煤油灯下“开夜车”。身旁放着一盆凉水,两条湿漉漉的毛巾,一条毛巾顶在头上,另一条毛巾披在背上。待感到闷热和乏困时,他将毛巾在水盆里过一下水再顶上、披上。就这样,经过无数次灵感乍来的兴奋和下笔无言的苦恼后,一本补充、丰富《西厢记》故事的《西厢轶事》书稿便在煤油灯下写就。

  因为从小喜欢读古典文学,雷建德写作的《西厢轶事》文白结合,既有民间故事,又有神话传说,还有《西厢记》中精彩的唱段,成为一种全新的文本。

  自幼生活在黄河边,对家乡的剪纸印象深刻,雷建德执意用剪纸作插图,既能丰富版面,又有文化内涵。那次,他买了五角钱的茶叶、两元钱的水果糖和七分钱一盒的“羊群”烟,开始了走乡串户搜集剪纸。常常,他讲完书中的故事,然后请老太太们根据故事内容现场创作。有一次,他坐着朋友张文政的摩托车在中条下寻找剪纸,路上拐弯时遭遇一辆四轮车,善良的四轮车驾驶员将车开进了路旁的杨树壕,避开了他们直冲过来的摩托车,让雷建德和朋友躲过一劫。

  历经艰辛搜集的45幅剪纸最后选用了12幅,为《西厢记》主题文化展示的剪纸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雷建德不仅研读了大量的关于《西厢记》的著作,还对西厢遗迹、西厢趣话、西厢诗抄及与《西厢记》相关的文化产品,如泥塑、剪纸、火花、鼻烟壶、糖人、银首饰、宣传画等,进行了细致的搜集、整理和研究。《西厢轶事》出版时,他还将民间艺人根据西厢故事中的“酬韵”“传简”“进香”“佳期”等创作的剪纸作品收入书中,并套红印刷夺人眼球。许多民间艺人反过来又根据他写的西厢故事,创作相关民间手工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