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我们矿山大检修的时候,正赶上今冬病毒流感最严重的时期。我在检修厂房门外碰到一个同事,他正和自己5岁的孩子通着电话,告诉孩子说爸爸忙完就去看你。挂了电话,我问他是不是孩子不舒服。他说,发烧住院5天了,我还没来得及去太原看看,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动感情了,眼角微红。这个人大学毕业就来到矿山工作,专攻矿山破碎系统的设备。我说工作再忙还是孩子要紧啊,去看看吧!他说,工作8年,我对这些设备再熟悉不过,它们也像我的孩子,这关键的检修,我必须得在,俩孩子只好委屈一个了。后来,我写了一篇通讯报道,题目为《企业的需要就是我的责任》。文中的主人公就是他,宋开贺,太钢尖山铁矿破碎作业区设备副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