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周跃武(中)与室里同志在讨论研究案件。高小军 摄图为周跃武(中)与室里同志在讨论研究案件。高小军 摄

  元旦假期后的第一天,山西省纪委监委机关。

  第二执纪审查调查室主任周跃武一如往常地提前来到办公室,他翻开工作笔记和案头资料,在思考片刻之后,开始安排一天的工作。

  “这个侵吞移民搬迁款的问题查得粗了些,没有查深查透,再抓紧补充调查。”

  “关于被审查对象‘干扰巡视工作’等内容的表述还不够具体,要进一步丰富。”

  “这名同志的书面检查很不深刻,没有见人见事见问题,必须让他重写。”

  ……

  周跃武在工作上的运筹帷幄,俨然一位熟门熟路的“老纪检”。如果不是看到摆在书柜上的与原单位同事们的合影,别人或许很难发现这位“老纪检”不久前的另一个身份——山西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局长。

  这一天,距离他正式转隶11个月零14天。

  时代大势

  “周局,听说了吗?你们反渎局要整合到新的监察机构了!”

  “啥?不可能吧?!”

  周跃武依然记得,2016年10月底,当朋友告诉他这一消息时,不啻在他心中投下一块巨石。

  震惊之余,身为“老检察”的周跃武也意识到,整合反腐败力量是大势所趋。“过去反腐败力量不够集中,党内有纪律检查机关,行政上有行政监察机关,查处职务犯罪有检察机关,职责交叉重叠、各自为战,难以形成反腐合力。”

  随着时间推移,形势日益明朗。2016年11月7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3个省(市)设立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

  “改革是大势所趋,势不可挡。”周跃武心绪平定了。

  彼时彼刻,他不禁回望自己的检察生涯,1994年大学毕业就进入检察机关,在22年的检察工作中,他先后从事过政工、反贪、申诉工作,获得过“全省检察业务专家”“全省处理涉法涉诉问题先进个人”等奖项,有深深的检察情结。要脱下这身熟悉并热爱的检察服,走上全新的工作岗位,一种强烈的不确定感涌上心来——

  自己能否融入新的环境?自己和战友们的岗位怎么安排?“检察官员额制”待遇能否保留……

  周跃武心中的疑虑,也是很多转隶干部们共同的关切。

  这些问题,早已有人为他们准备了答案。在媒体发布消息的次日,周跃武就被请进了省纪委机关。请他的人,是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任建华。

  “从晚上七点半到十点半,建华书记和我谈了整整三个小时。他详细询问了反渎工作的情况,解答了我们转隶干部普遍存在的困惑,还征求了对于如何做好转隶工作的意见建议。”周跃武说,“特别是他说我们要‘进一家门、成一家人、说一家话、干一家事’,这让我很受鼓舞。”

  随着思想认识的逐渐统一,相关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2016年12月初,周跃武参加了山西省委举办的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培训会,省市县三级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检察长共420人参加。

  “检察工作法律性强,以前从事反渎,关键在发现线索、固定证据、强化审讯,以尽快突破案件;而现在则要更多从政治上考虑工作,把握‘树木’与‘森林’的关系,把纪律挺在前面。”周跃武认为,及时培训非常必要,为转隶干部充分履职打下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