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临汾代表团分组讨论现场。图为临汾代表团分组讨论现场。

  1月20日,省环保厅公布了2017年全省11市环境空气质量排名情况,临汾很不幸,又背了垫底的锅。

  提起临汾的空气,总是容易被贴上“差评”的标签。“不是政府不努力,不是百姓不关心,而是因为特殊的盆地环境,临汾努力的速度暂时还赶不上全省的脚步。”一位当地环保人士道出了其中的缘由。

  去年冬天,全国环保战役全面打响,如何在燃煤取暖和蓝天白云之见寻找平衡,成为了全国人民关注的话题。正在召开的全省两会上,楼阳生省长提出,今年要严格控制散烧燃煤污染,积极稳妥推进清洁取暖工程;要深入开展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强化区域联防联控联治,推动细颗粒物浓度持续下降。而要打赢这场环保战役,冲在一线的临汾团很是关键。

  “汾西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是个山区城市,但是去年冬天的空气质量并不好。”

  “你们海拔多少?”

  在临汾代表团分组讨论会上,来自汾西县的贾文魁代表刚一开口,岳普煜便直奔重点,让人感觉很是专业。

  “我们海拔1100米。去年冬天,县领导分片分段跑,每天盯着环保,但空气还是不太好。每天早上6点到9点、晚上睡觉前,空气中的SO2很高。”面对环保问题,贾文魁很是坦诚,汾西县城周边,老百姓居住多为棚户区,取暖基本靠烧散煤、煤泥,因为相对便宜。

  提到取暖,不得不提去年全面推进的“煤改气、煤改电”工程,说起这,贾文魁很是门清。“这项工作,让政府兜底,作为国家级贫困县,政府也没钱;接入大暖,老百姓二次供暖费也掏不起。没办法,只能让企业降低排污标准,时间长了,企业也发牢骚。”

  因此,贾文魁总结说,这项工作(清洁供暖、环保战役)真正想解决,还得和城建、民生工作结合起来,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一步一步联动解决。

  面对贾文魁的“诉苦”,岳普煜表现得温和又干脆。

  “你们先做三件事。第一,烧煤要烧低硫低灰煤,把SO2降下来;第二,城区周边大暖能接先接通;第三,要启动棚改工作,做好规划。”

  这位出身于太重集团的技术性官员,在30年企业生涯之中,既做过技术研发,也涉足团队管理,是一名复合型管理人才。2012年,岳普煜转任地方,并于2016年执掌帅印。

  记者发现,从2017年3月开始,临汾市空气质量月度排名已经告别垫底常态,甚至出现过全省排名第六的较好成绩。就在两会召开前一周,临汾市召开了生态环境治理攻坚行动动员大会,指出过去一年,是临汾市环保工作负重前行、攻坚克难的一年,是扭转被动局面、取得积极成效的一年。2018年,要树立“生态立市”理念,坚信污染能治、污染必治,继续闯出环保“临汾品牌”,锲而不舍抓好生态环境治理。

  而这一工作,正与楼省长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高度契合,也是践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打赢决胜全面小康“三大攻坚战”的具体实践。

  针对汾西县海拔1100米,却出现空气质量不达标的问题,岳普煜“举一反三”,多说了几句。

  岳普煜表示,海拔900米以上的地方,按常理不应该出现空气环保问题,所以一开始,他就问贾代表关于海拔的问题。“去年,汾西县、隰县等地方,都出现过好几次SO2超标现象,虽然都是短时的,但必须引起重视。”

  岳普煜向大家解释道,从河川区域来看,重污染天气,海拔900米以上的地方,(环保指标)基本没事。但汾西等海拔山区出现空气质量问题,表明了环保工作没有例外,每一个生产生活集中地,都应该引起重视。

  “平川区域要继续加大力度抓环保,山区县要引起重视。先从煤炭下手,保证取暖燃烧的是低硫低灰煤。把财政补贴结合起来,这样老百姓的负担也不重。在此基础上,煤改气、改电要加速推进。”关于环保问题,岳普煜的想法相对长远。“解决环保问题,关键是要从生产生活方式,从标准上下功夫,只有共同联动,才能打赢。”

  听到这里,记者想起了就在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召开的当天下午,刚刚履新山西没几天的曲孝丽代表在参加运城团讨论发言时提到,“空气,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

  所以,在“蓝天保卫战”的战场上,每一个地方都不能掉队。(黄河新闻网记者 贺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