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太原3月8日电 “袭警损害的不仅是民警个人的合法权益,还会直接降低公众安全感。”全国人大代表、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三桥派出所社区民警杨蓉建议在刑法中增加“袭警罪”。

  “执法不被尊重、遭遇阻挠甚至暴力抗法,是不少人的切身感受。”杨蓉在对山西、河北两省部分基层公安机关的调查走访中发现上述情况时有出现,小的诸如被撕扯警服、打飞警帽,大的被拳脚相加、汽车相撞等。

  阻碍警察执法、暴力袭警会带来颇为严重的后果。杨蓉表示,不少基层民警产生执法畏惧情绪,有事不愿意去处理,在面对复杂疑难环境时不敢担责。

  虽然2015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中在原有的“妨害公务罪”条款中增加了袭警从重处罚的条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要从重处罚。但在调研中,杨蓉发现此条规定存在保护性缺失。

  “执法主体的辅助人员比如警辅、执法主体的家庭成员和近亲属常常也会受到威胁;警察执行职务后报复警察的行为,也应列入袭警范围。”杨蓉称。

  由此,杨蓉建议加快袭警罪的立法步伐,推进袭警罪以单独罪名入刑法。

  “在袭警罪以单独罪名入刑法前,建议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妨碍公务罪作出立法解释,对袭警行为所涵盖的范围作出明确说明;同时请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就袭警问题作出相应的司法解释,规范袭警行为的定性及量刑等。”杨蓉表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