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简介

  公元前262年。秦昭王派大将白起攻打韩国,占领了野王城,切断了韩国上党郡和国都的联系。韩国想献出上党邯向秦求和,但是上党邯守冯亭不愿降秦,请赵国发兵取上党郡。

  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秦派左庶长王龁攻韩,夺取上党,上党的百姓纷纷逃往赵国,赵驻兵于长平(今山西省高平市长平村)。以便镇抚上党之民。四月,王龁攻赵。赵派廉颇为将抵抗。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败赵军,取二鄣四尉  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秦军又攻赵军垒壁,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

  双方僵持多口。赵军损失巨大。廉颇根据敌强己弱、初战失利的形势,决定采取坚守营垒以待秦兵进攻的战略。秦军多次挑战,赵国却不㈩兵、赵王为此屡次责备廉颇。秦相应侯范雎派人携千金向赵同权臣行贿,用离间计,散布流言说:“秦国所痛恨、畏惧的,是马服君赵奢之子一赵括;廉颇容易对付,他快要投降了:”赵正既怨怒廉颇连吃败仗,土卒伤亡惨重,又嫌廉颇坚壁固守不肯出战,因而听信流言,便派赵括替代廉颇为将,命他率兵击秦。

  赵括上任之后,一反廉颇的部署。不仅临战更改部队的制度。而且大批撤换将领,使赵军战力下降。秦见赵中了计,暗中命白起为将军,唱龅为副将。赵括虽自大骄狂,但他畏惧白起为将,所秦王下令“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

  白起面对鲁莽轻敌,高傲自恃的对手,决定采取后退诱敌,分割围歼的战法。他命前沿部队担任诱敌任务,在赵军进攻时。仟败后撤。将主力配置在纵深构筑袋形阵地,另以精兵5000人,楔人敌先头部队与主力之间,伺机割裂赵军、8月,赵括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贸然采取进攻行动;秦军假意败走,暗中张开两翼设奇兵胁制赵军、赵军乘胜追至秦军壁垒,秦早有准备,壁垒坚固不得人。白起令两翼奇兵迅速出击,将赵军截为二段。赵军首尾分离,粮道被断;秦军又派轻骑兵不断骚扰赵军、赵军的战势危急,只得筑垒壁坚守,以待救兵。秦王听说赵国的粮道被切断,亲临河内督战,征发十五岁以上男丁从军。赏赐民爵一级,以阻绝赵同的援军和粮草,倾全国之力与赵作战。

  到了九月,赵兵已断粮四十六天,饥饿不堪,甚至自相杀食。赵括走投无路,重新集结部队,分兵四队轮番突围,终不能出,赵括亲率精兵出战,被秦军射杀:括军队大败。四十几万士兵投降白起。白起使阼,把赵降牛全部坑杀,只留下二百四十个小兵回赵国报信,赵国上下为之震惊。后因赵国的平原君写信给其妻子的弟弟魏国的信陵君,委托他向魏工发兵救赵,于是信陵君就去求魏王发兵救赵,魏王派晋鄙申十万大军救赵,但由于秦昭襄王的威胁,魏王只好让军队在邺城待命,信陵君为了救赵,只好用侯赢计,窃得虎符,杀晋鄙,率兵救赵,在邯郸大败秦军。才避免赵国的过早灭亡。

  永录尸骨坑 

  1995年,高平市长平之战的考古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有许多重大发现,在永录村发现一处尸骨坑,出土了大量的尸骨和刀币、布币、半两、箭头、带钩等文物,为研究长平之战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其中一号坑中重垒交错的尸骨,有的胳膊大腿有明显断裂的痕迹(应系刀砍)。有的胸腔内遗有箭头,还有的仅见躯干而无头颅。这些均说明他们是被杀死后掩埋的。另外此坑和附近的二号坑均为深坑,看上去更像是天然的深沟大壑,而非秦军专为掩埋战俘尸体所挖。由此而对几千年“白起坑赵”之说提出异议。

  骷髅庙

  位于市西2.5公里的谷口村,据载,这里是战国时期秦将白起坑杀赵降卒四十万处,据《高平县志》坑赵考记载:“赵括乘胜追至秦壁,即今省冤谷也。其谷四周皆山,唯有一路可容车马,形如布袋,赵兵既入,战不利,筑垒坚守。。。。。。后赵括自出博战,以秦射杀之,四十万人降武安君,诱入谷尽坑之。”因为这里杀人太多,后老百姓称之为杀谷。唐明皇幸潞见头颅似山,于是命官员择骷髅庙一座,此庙分正殿和东西耳殿,把村南之山改为头颅山,更杀谷为省冤谷。骷髅庙以祭祀四十万被坑杀赵卒之先灵。

  该庙始建于唐,后历代均有修葺,庙内存有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和清光绪十年(1884年)所立重修骷髅庙碑记。

  光狼城

  光狼城,现名康营。位于市城西南7公里处,据传长平大战前,韩国上党太守冯亭曾把这里作为抗击秦军的重镇。后来,秦军打下光狼城以后,为显示其强兵的声威,遂改名为强营。唐代后始为今名--康营。

  安贞堡

  安贞堡,又名安贞寨,位于市西8.5公里的寨上村,属原村乡下马游村管辖,以愿望得名,创修年代不详,重修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五月。

  安贞堡全部建筑面积5850平方米,形制长方形,规模宏大、雄壮,寨内观音堂,北为城门楼,山门由楼下敞开,内有楼房两排,约130多间,南有小城楼一座为主要建筑,城门座北朝南,在了望台上又建一平房于中间,建筑别致。城门上书有:“翠拥金瓶”字样,登台环视,城外景色尽收眼底,长平大战时秦将白起一度设指挥所于此。

  秦垒

  长平大战遗址,据清乾隆《高平县志》记载:“城之左右沿山,南北五十里,东西二十余里,悉秦,赵故垒”。由此可知这次战争发生在市城北中部,东西两大山脉之间,丹河附近的问谷地带,即北起赵庄乡,南至城关南部,东起团池乡、米山镇,西迄釜山乡、野川乡、马村镇一带,方圆40多公里,均为秦、赵军队驻地。这里地势开阔,水源充裕,村子较多,人口集中,深山丘陵起伏,沟壑纵横,进则可攻,退可守。此役,迄今虽已二千二百多年,但至今仍有许多村名、地名与此有关。

  长平之战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