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男子用给母亲打造棺木为地震中遇难妻儿下葬(图)

A-A+2013年4月23日09:21新京报评论

 昨日,芦山县赵家坝村,乐建荣坐在妻儿的坟前,低头沉默。本版摄影/新京报特派震区记者 浦峰 昨日,芦山县赵家坝村,乐建荣坐在妻儿的坟前,低头沉默。本版摄影/新京报特派震区记者 浦峰

  罗文婷

  终年:37岁

  乐晨旭

  终年:2岁半(罗文婷之子)

  遇难地:芦山县金花社区赵家坝村

  “活路(农活)做得多,钱都存到了撒。”

  ——看着猪、牛长膘,罗文婷就乐

  “再有两秒钟,他们就不会死”。

  ——乐建荣回忆妻儿死前一幕

  4月20日,罗文婷母子的尸体,从芦山县医院运回了赵家坝村。

  按照村里规矩,青年或横死者,死后不允许进家门。罗文婷和小儿子乐晨旭的血衣换下了,被抬到村边的堰坝上。

  按当地“凶死的人”不隔夜的习俗,乐家当天就要为母子俩下葬。县里所有商店都关了门,棺材、麻布、纸钱到哪儿去买?乐建荣不知所措。

  葬礼

  村民跑到村边一家建筑公司,在工地上借了几块旧的锯末板。为两岁半的娃娃做了口小棺材。

  宁华和家人商量后,决定把12年前为老母亲打的棺木让出来,先让这母子俩下葬。他在村里常主持红白事。

  这棺木用的是好木料,当时花了几千元。乐家人感激,这是罗文婷的葬礼上唯一体面的事。

  村民跑到村边一家建筑公司,在工地上借了几块旧的锯末板。为两岁半的娃娃做了口小棺材。

  宁华分配了几个组的村民,凡是能想到的地方都转遍了,麻布、纸钱还是没买够。这让乐建荣自愧,对不住妻子。

  村旁一家公司为乐家人捐了砖和水泥,这是修建坟墓的材料。

  当地政府提出,死者尸体要经政府统一做无害化处理。宁华说,等到晚上,他们也没等来殡葬车。“到处是救援车辆,还有很多人没救出来,还顾不上我们”。

  葬礼被迫推迟到第二天。十几个家属和邻居,在坝上守了一夜。

  灵床上,没有一张罗文婷的照片。在家人印象里,她除了身份证上的照片,几乎没照过相。

  罗文婷的大儿子16岁,刚上初中,晚上一个劲儿地哭。罗文婷的公婆、爹娘还都健在,老人们哭着哭着就晕过去了。

  村里的殡葬习俗,长辈人不能送晚辈人下葬,这一晚,也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而乐建荣只是坐在土坡上,半天不出声。

  21日上午,60多人的送葬队伍出发。一路上没有鼓乐和唢呐声。大儿子走走跪跪。

  罗文婷死于地震,被埋葬于村外400米后山的竹林旁。距她坟墓3米,葬着小儿子乐晨旭。

  生死

  一面十几平方米的砖墙、上千斤的重量,从六米高处落下,砸塌了乐建荣的老房。

  乐建荣的哥哥乐建平忘不了那座废墟。

  在上千斤的砖堆里,罗文婷的头硬生生拱在地上。僵硬的臂弯里,揽着她两岁半的小儿子乐晨旭。

  被众人从废墟中扒出时,这对母子四目相对,他们的体温,正在流失。

  4月20日上午9点,看着两岁半的娃娃,芦山县医院几名医生摇头叹气,“没得救了”。但乐建平还是紧紧地搂着娃。

  20分钟后,弟媳罗文婷被送到医院,人已不行了。

  那天早上,乐建平的脚下,突然传来闷雷般的响声,紧跟着地面腾起褶皱,波浪一般。在猛烈的摇晃和墙面断裂声中,他踉跄着逃出屋子。

  “快来人,救救我老婆!”乐建平听到二弟乐建荣声嘶力竭。刚从花棚跑出的村民宁华,也听到了求救,朝着哭叫声跑去。

  震后两三分钟,已有20余名村民赶来。乐建荣的妻子罗文婷和小儿子乐晨旭被埋在屋里。乐建荣求大家把妻儿救出来。

  一面十几平方米的砖墙、上千斤的重量,从六米高处落下,砸塌了乐建荣的老房。

  宁华和男村民们径直冲进一间被砸塌的卧室。十几个人用手,开始从门口刨木板和砖瓦。

  突然地面晃动,屋顶哗哗地掉土。“又震了”,守在门外的妇女突然大喊,十几人又闪身跑出屋子。

  “外面有人喊,省了我们反应的时间。”宁华说,他们先后跑进跑出五六次,砖墙一点点挪动。罗文婷找到了,她被砸倒在地上,娃还抱在怀里。

  新房

  罗文婷的家距赵家坝有七八公里。嫁到赵家坝时,两口子的积蓄是:10元钱。

  “再有两秒钟,他们就不会死”。21日晚上,乐建荣回忆妻儿死前一幕:罗文婷进屋后绕到床边,抱起熟睡的儿子,跨步跑到门口。此时,砖墙砸下,屋顶塌了,砖头雨点般落下……

  乐建荣说,罗文婷17年前跟他结婚,苦了半辈子。

  罗文婷的家距赵家坝有七八公里。嫁到赵家坝时,两口子的积蓄是:10元钱。

  乐建荣先是在外打工,做生意欠过一万多的债。再后来,就常年以收废品为生。

  10年前,乐建荣在四川甘孜州收废品,修车时一根铁丝剐了眼睛,手术后只能感受到光,但什么也看不见了。

  罗文婷的活儿越来越多,除了种地,家里还用卖废品赚来的钱买了牛和猪崽。外人看来,1.65米的个头、身材不胖的她,有使不完的力气。

  生小儿子乐晨旭时,罗文婷直到生产前几天,还在种地、做饭、喂牛喂猪。那时,家里有7头牛和十几头猪。

  太阳早就灼黑了皮肤,没完没了的劳累。尤其是喂牛,越是下雨天越不得闲。牛没有草料喂,罗文婷就得冒雨下地割草。

  赵定芳是罗文婷的邻居。她记得,罗文婷只在每年过年才穿几天新衣服,其余时间浑身都是草根和小木杆。她没见罗文婷买过新衣。

  有次,乐建荣实在看不过去,递过来200块钱要她买新衣服,结果她只买几十元的便宜货。

  即便是她的小儿子,从生下那天起,也一直穿别人穿剩的衣服。那娃嘴甜,爸妈喂猪、喂牛,他总跟在后面。

  看着猪、牛长膘,罗文婷就乐。“活路(农活)做得多,钱都存到了撒。”

  去年,罗文婷开始张罗盖房,距离老屋不到一米。2008年汶川地震时,老房歪了十几厘米,漏雨漏风。

  那是一栋3层的楼房。两夫妻盘算着,一个儿子一层(两间),他们俩留一层。建房前后花了10多万,缺钱了卖猪卖牛。

  地震前,罗文婷家的三层楼只差封顶了。4个月后,他们就能住进新房了。想想都美。

  正是这只差封顶的新房三楼,在大地震颤中一面墙突然倒塌,砸向那间旧屋。(记者 孟祥超)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