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警察为还赌债绑架勒索并撕票 在押期间越狱未遂

A-A+2013年6月21日09:29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案发后,王伯阳家的墙上被人喷的“杀兄之仇不得不报”的字样 本报记者 崔永利 摄案发后,王伯阳家的墙上被人喷的“杀兄之仇不得不报”的字样 本报记者 崔永利 摄
王伯阳王伯阳

  侦破绑架案,粉碎越狱阴谋,这本应是警察神圣使命中的一部分。而大荔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副大队长王伯阳却走到了同事的对立面,扮演了一次次被抓捕的对象。2012年10月6日,他绑架了该县一男子索要200万,得手162万后撕票;3个月后,被异地关押在看守所的他却试图越狱,但未遂。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家庭条件优越,也曾是一位敬业的警察,但为何这样的一个人,却选择了一条与自己职业背道而驰的路?

  2012年10月7日,大荔县人赵明(化名)家属,拿着一张通话记录和监控录像,跑到大荔县公安局报案,称赵明被绑架,而“绑匪就是你们警察王伯阳”。

  数日后,王伯阳归案。据警方调查:10月6日下午,王伯阳用他的“警务通”手机约赵明见面,在当地有名的黄河宾馆门口将赵明拉上自己的车。

  汽车一路向东行驶。在车上,王伯阳和同伙将赵明一顿暴打,接着让赵明给亲友打电话索要200万。得手162万后,将赵明杀害,焚尸后拉到黄河滩掩埋。

  当时,王伯阳拉赵明上车并一路向东行驶的画面,被宾馆及沿路的监控器拍了下来。

  这起警察绑架案震惊全国。但谁知,落网3个多月后,王伯阳又干了一件更震惊的事情——越狱。

  2013年6月5日,合阳县公安局看守所。一位管教描述了当时的惊险一幕:“他刚打开牢门,管教干部就赶到了,他和密谋者当场被拿下。如果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此事惊动了陕西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省公安厅派员再次调查此案,随后,公安部将其制成专题片,在基层派出所播出,起警示教育作用。

  据悉,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此案开庭审理。

  家庭条件好,遭高利贷公司“主攻”

  6月8日,大荔县地下钱庄老板王军(化名)见记者第一句话就是,他再次侥幸逃脱了一次高利贷放出去收不回来的“安全事故”。而另一位同行却没他那么幸运,放出去150万后,借款人和担保人双双失踪。

  42岁的王军在大荔县也算是一个人物,在放高利贷这种高风险行业内能做到游刃有余。

  他说,自己在案发一个月前已经感觉王伯阳有“异常行为”,但因为疏忽没有及时化解,倍感内疚。

  “四五年前,王伯阳和我一个朋友很熟悉,我们经常在一起唱歌、吃饭,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警察。”王军说。渐渐地,王军发现,王伯阳身边有一些人在“攻他”。“是‘攻击’的‘攻’”,王军说,“因为王伯阳人好,家庭条件好,就成为了有些人‘主攻’的对象。”王军认为,“主攻”者是一些在当地放高利贷的“担保公司”,赵明就是其中一个。

  王军此前也曾多多少少参与了放高利贷的生意。但他一再声明,自己从不放高利贷给赌博的人。

  根据王军的说法,赵明拉王伯阳下水,借钱让他赌博,后来就放高利贷给王伯阳。

  去年9月初,王军在歌厅无意间遇到了王伯阳。当时,很少喝酒的王伯阳已经微醉,还说:“我最近心里非常不舒服,我以前的生活不是这样,生活中出现的两个人改变了我的命运,使我生不如死。”

  王军知道王伯阳提到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当地一家担保公司的股东赵明,一个是同样开担保公司的王某。但他并没在意王伯阳的话,现在回忆起来后悔万分。否则,他会给双方做好劝阻工作,不至于血案发生。

  “赌债就像一座大山,让他不能喘气”

  几经周折,记者见到了一位叫秦玲(化名)的女士。在很多人眼中,秦玲和王伯阳是红颜知己,无话不谈。

  对于和王伯阳的感情,秦玲一直无怨无悔,她认为王伯阳是深深地爱着她的。

  去年10月5日下午6时许,王伯阳给秦玲打电话要求见面。两人开着车在县城转了转,将要分手时,王伯阳突然冒出一句话:“算了,我多陪陪你。”“他这个人平时在人面前嘻嘻哈哈的,但最近一个月很反常,经常一个人静在一边不知道想啥?”

  秦玲感觉,王伯阳遇到了很大的事,“他说他心里慌,我使劲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但是他的反应还是很迟钝,过了半天才回过头问:‘怎么了?’之后又陷入到沉默中。”

  去年10月6日中午12时,秦玲再次给王伯阳打电话时,“他说他很忙,我问他是不是在打牌,他说没有。后来我就生气了,因为我们约好当天见面的。接下来两天我都没打电话,10月9日就听说出事了。”

  从外地来的秦玲是2011年3月认识王伯阳的。在她眼里,王伯阳是一个“不错的小伙,朋友有事,随叫随到”。她说:“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认识这样一位合得来的警察朋友,让我感到有安全感。”

  刚认识王伯阳时,秦玲就发现,王伯阳不吸烟、很少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开始也就是飘三叶、搓麻将,输赢就几百块钱。”大概从2012年开始,秦玲发现王伯阳染上了赌博的习惯,一次输赢的结果远远超过他的薪水所能承受的范围。

  有一次王伯阳告诉秦玲,他欠赵明和另外一担保公司老板王某各20万元。有一段时间,秦玲明显感觉到,王伯阳压力很大。她也听别人说过,赵明和王某为了催要赌债,经常殴打王伯阳。

  “赌债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心头,让他不能喘气。”秦玲说。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