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母亲从小将儿子当女儿养 其长大后成同性恋

A-A+2013年7月22日08:08重庆晨报评论

  上周,《双喜周刊》收到一封特殊的倾诉信。发信人自称小宇,今年21岁,市内一所知名医学院大三学生,他来自市郊,父母目前还在郊县上班,都是公务员,他们家庭一直以来幸福。小宇在信件中诚恳地写道:“我其实一直想打进99热线找专家求助,但是始终没能鼓起这个勇气,所以选择了写信求助,希望这个暑期能解决这个问题。”

  原来,小宇觉得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小宇说,虽然很少有人能给予我们任何心理安慰和帮助,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慢慢地接受我们的存在。麻烦的是,最近,他最担心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的秘密被父母发现,导致关系迅速僵化。

  而小宇的妈妈,则对记者说,现在她每天都在自责“是不是自己小时候把儿子当女儿带把儿子给害了”。

  被母亲发现情感秘密

  记者:妈妈什么时候发现你性取向异常的?

  小宇:就是一个月前回家,我的移动硬盘里保存了一些同性题材的影片和漫画,有时候会在家偷偷连接到电视上观看。那天同学约我出去聚会,我走得急,移动硬盘没有收进包里,被我妈看到,结果被发现了。

  记者:妈妈发现以后反应咋样的?

  小宇:我当时还在KTV里跟同学唱歌玩,根本没听到手机响,等我们结束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我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有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我妈打的,我以为家里出什么事了,连忙回过去。我妈语气不好,在电话那头吼我:“你赶快给我回来!听到没有?20分钟必须到家。”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吓得不轻,赶忙跑回家,推开门就看见我妈坐在沙发上,我爸站在阳台上一脸严肃地抽着烟。我一看,茶几上放着移动硬盘,当时心就凉了半截,心想这下是包不住了。架不住她一直逼问,我就承认了。我爸爸一听,从阳台走过来,瞪大双眼指着门说:“收拾东西,赶紧给我滚!”然后我们大吵一架,天不亮我就收拾东西回学校了。

  想毕业出国寻找宽容

  记者: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很难受吗?

  小宇:他们不理解,我早有准备,我也觉得很正常,但的确不知道怎么面对父母。我躲在学校这段时间,我妈天天给我打电话,要求毕业之后必须当医生,她会安排我回老家的医院工作,还说要我找个周末回去相亲。马上就大四了,该考虑找工作的问题了。我想毕业后出国,感觉有些国家在这方面要宽容些。

  记者:母亲又在安排工作又在安排相亲,是不是倍感有心理压力?

  小宇:所以才向你们求助啊。我妈每天都打电话来问我在哪里,跟谁在一起,甚至还让跟我在一起的人接电话。我有时好想把电话扔了,甚至还想过退学然后出走。我其实已经去找导师提退学,导师以为我是因为成绩不好灰心丧气,鼓励我一番之后告诉了我妈。我妈立马打电话来威胁我,话说得很绝,“你要是敢退学,妈就敢死给你看!”

  妈妈的话很难听,我的确是倍感压力。可她唯一的儿子突然这样,你叫她理性、宽容……谁能做得到呢?我有时觉得很对不起父母,他们是公务员,一定承受着我无法想像的压力。

  曾尝试过与异性交往

  记者: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异性没兴趣的?

  小宇:初中吧,那时候刚开始明白了情爱之事。我从小跟女同学关系都比较好,喜欢跟女生一起打羽毛球、跳绳;上了初中之后,觉得跟女生在一起就是朋友如闺蜜,反而跟个别男生在一起会有兴奋的感觉。但那时候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异常”。

  记者:没有跟异性交往过吗?

  小宇:高二的时候吧,有个很要好的女生,就住在我家附近,经常一起上下学,班上所有同学都以为我们在谈恋爱,她也有那方面的意思,我就默认了。其实我只是觉得跟她在一起很有趣,牵手时我都感觉不到同学们所说的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也没有想要去拥抱她、亲吻她的冲动。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对异性确实提不起兴趣,更没男同学所描述的见到班花那种心跳脸红“激动人心”的体验。

  记者:发现自己异常后,害怕过吗?

  小宇:刚开始还是有些害怕的,特别是怕被父母发现,所以高二跟那个女生交往的时候,故意让父母和更多的人知道。后来上网发现,跟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除了很难获取家人的理解之外,其他方面也都还好,于是就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目前我有一个固定的交往对象,我们在一起已经快1年了,很开心。只是想到父母的时候感觉不知所措,现在尤其迷茫,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父母,怎样处理与家庭之间的矛盾,更不知道怎么选择工作……很迷惘;我最怕我妈因为我而想不开,怕出事……

  母亲心里话>

  从小把他当女儿带,是不是错了?

  在与小宇沟通后,《双喜周刊》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小宇的妈妈周红(化名)。虽然与她的交流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但从谈话中记者能感觉到这位母亲对同性恋方面的资讯知之甚少,非常迷茫和自责。

  周红说,在生小宇之前,很多亲戚朋友都有了儿子,感觉大多都很顽皮,甚至霸道。有一次,两个侄儿为了争抢玩具,大打出手,其中一个鼻子都被打出血了,这件事给周红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觉得儿子不好带,女儿才好养。

  周红怀孕时,就很想要个女儿,连小裙子、花衣服都准备好了。可事与愿违,却生了个儿子。周红特别不希望儿子像亲朋好友的儿子们一样“千翻”,所以把他当成女孩子一样培养,弹电子琴、做手工、看书,甚至把之前准备好的小裙子也给他穿。有时走在路上,路人还会说一句“这个妹妹好乖哟”,而周红一般不会去分辩。但是周红说,等小宇读小学时,就再不会穿那些女生衣服了,与其他男生没什么不同,只是比较文静而已。

  当得知孩子“与众不同”时,周红说自己一时无法接受,甚至怀疑是与小时候把他当女儿带有关。现在,周红一是困惑孩子为何会这样选择,二是害怕这件事被亲戚朋友知道,一家三口遭人非议。刚开始周红总觉得孩子是一时兴起,想通过一些方法来改变他,时常跟他谈心。谁知跟他谈得多了,才知道原来我们一直都忽略了在这方面对他的关心。但是我知道,这条路不好走,无论是他未来升学还是就业,难免受到非议和歧视影响他的前途。我更害怕他会因为这些挫折情绪压抑,受到生活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儿子说:“如果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能理解自己,我不知道还该期望谁来理解。”现在,我们在努力地学着理解他的心情,尽量为他能有一个好的未来而考虑。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