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医生抱走刚出生男婴十余天 称其患病死亡已处理

A-A+2013年7月27日11:25华商网-华商报 评论

24日下午,失去孩子的董女士从病房柜子里拿出为儿子准备的一条裤子 本报记者 贾凡 摄24日下午,失去孩子的董女士从病房柜子里拿出为儿子准备的一条裤子 本报记者 贾凡 摄

  7月16日晚8时50分许,一个五斤六两重的男婴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出生,妈妈还听见了婴儿啼哭。刚出生不到两小时,婴儿就被产科医生抱走,从此失去消息。

  截至目前,事发已十余天,婴儿还是不见踪影。家属质疑孩子被医生贩卖,当事医生却称因新生儿患多种疾病,她当晚已将婴儿“处理”。真相到底是啥?昨日,富平县卫生局称,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结果将及时公布。

  已经进了产房医生突称产妇患梅毒乙肝

  24日下午2时许,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病房,24岁的产妇董女士坐立不安,面容憔悴。她从病床一侧翻出之前为迎接孩子出生准备的一条婴儿裤。

  “本来是一套,上身还穿在娃身上。”董女士啜泣着说,16日晚,刚生产完的她迷糊中已听见婴儿的啼哭。但几小时后,她完全清醒时儿子却不见了,到现在都没找到下落。“我要找到儿子,他一定还活着。”说话间,董女士神情有些恍惚。婴儿父亲来某讲,15日妻子住进妇幼保健院待产,在此前多次产检中,并没发现异常。“当天6点多已经进了产房,医院产科副主任张某侠突然说,我媳妇患有梅毒和乙肝,我当时就蒙了。”

  来某称,当时医生拿了个化验单,显示梅毒螺旋体抗体“弱阳性(+)”。他也提出质疑,觉得妻子不可能得这种病。可张某侠说,马上就要生了,查出来有就是有,而且孩子也会携带病毒,会给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还可能感染他人,劝其“放弃小孩”。来某说,他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当时又着急,脑子一片空白,就相信了。

  医生说孩子死了已让人处理

  来某提供的妇幼保健院出具的婴儿记录显示:男、活产、2800克。其上“畸形种类”一栏后面,用黑色笔墨写着“外观有畸形(尿道下裂)”。当晚22时的“分娩后记录”中,有“新生儿畸形,家属要求放弃并签字为证”的字样。

  来某昨日告诉记者,他们是在生产后签字同意放弃的,但当时并没有看到婴儿,医生也没提任何关于畸形的事,只说孩子感染了病毒,以后不好养。因是同村,且张与其父还是同学,来某相信了张某侠,遂在婴儿记录“特别记录”一栏写上了“要求放弃小孩”。

  来某称,因为张某侠说孩子患有传染病,不能靠近,所以只在产房瞅了孩子一眼,后来就忙于照顾妻子。16日晚10时许,他去为妻子买卫生纸等,返回时正好碰见张某侠抱着孩子下楼,包的就是他家准备的蓝垫子,“当时没多想,等我安顿好媳妇,张某侠来说孩子已交给一个老头处理了,说完就走了。”

  来某父亲回忆,“张某侠还向我们要了100元处理费。”至今,来某一家都不知道,出生时五斤六两重的孩子被抱到哪儿去了,是否尚在人世?该院产科主任高文平则称,他只知道孩子不见踪影,“张医生说孩子死了,警方把相关病历都复印带走了,当晚值班的医生、护士都做了笔录。”高文平说。

  26日,记者获得了卫生局最新情况说明:“产妇董某,富平县薛镇人,23岁。7月15日来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待产,7月16日生产,18日因新生儿处置问题向院方提出质疑,同时报案。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媒体公布。”

  疑点1

  根本没病为何说有梅毒乙肝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梅毒和乙肝?”孩子不见后,越想越纳闷的来某一家人带着董女士到富平县医院重新做了检查。

  富平县医院报告单显示,董女士梅毒螺旋体抗体是“有反应性”,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体、梅毒甲苯胺红不加热血清试验两项检查结果均呈阴性,医生明确说,董女士并未感染梅毒。同时进行的乙肝病毒检测显示,董女士也没有乙肝。

  “明明没有的事,张某侠为何临产前说我媳妇感染梅毒和乙肝呢?孩子出生没做任何检查,怎么就说有病了呢?没告诉我们,医生怎么就私自把娃抱走了呢?”来某满腹狐疑。

  渭南市第二医院产科主任王桂娟介绍,梅毒螺旋体抗体呈“有反应性”,指的是在化验时对试剂有反应。而此前妇幼保健院查出的“弱阳性(+)”只能说是疑似病例,目前渭南市只能检查梅毒病毒的阴阳性,不能确诊,还要到上级权威医院复查。此种情况在孕妇中并不多见,她曾见到一孕妇查出弱阳性,但到复查时又变成了阴性。

  王桂娟说,查出弱阳性,可能因为每个人血液标本不同,也可能是检查时的误差。对产妇查出疑似梅毒,医生必须告知家属,但无权建议家属放弃小孩,更无权擅自处理小孩。

  疑点2

  医生亲属为何要拿2万元私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是不是把我孙子卖了?”来某的父亲为了讨说法,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富平县卫生局、公安局等部门多次奔走,可一直未果。

  来某表哥路先生讲,事发后,张某侠亲属曾两次找到来家,说受张某侠委托,欲拿两万元私了,但都被拒绝。来谈私了时,有多人在场。据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医护人员说,张某侠已几天没上班了。知情人士透露,此事发生后,张某侠的身体状况一度出现问题,警方暂时未对其采取措施。记者24日电话联系,张某侠声音虚弱地说身体不适未上班,便匆匆挂断电话。25日中午12时,记者再次拨打,接听的是一不愿透露身份的男子,该男子只说了一句“抱歉,她现在昏迷着呢。”

  疑点3

  涉事医生不当班为何来医院

  高文平介绍了医院新生儿生产的相关程序。如果婴儿死亡,首先必须临床确定,第二进行产妇告知,填写“死胎死婴处理知情告知书”,产妇、家属签字,助产士、医生也要签名;最后,死婴处理,首先交由家属,如家属有困难,可委托医疗机构或殡葬部门处理。

  “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张大夫根本没完成相关程序。作为一名老医生,她这样做让人匪夷所思。”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党支部书记王立年表示。另外,医院对产妇患传染病也有相关规定。高文平介绍,如产妇经诊断有传染病,医院要上报至疾控中心,孩子出生后要交到产妇手中,并告知产妇需到上一级医院检查治疗。据目前调查结果,医院已上报疾控中心,但孩子没有交到产妇手中。

  “当晚张大夫并不当班,按规定不能进手术室,也无需来医院,不知道张大夫当天为啥来,而且还要抱走了孩子,这一切都要等警方调查的结果。我们院方也希望尽快了解真相。不过,可以确定该医生在处理婴儿的事情上,违反了医院的程序。”王立年说。

  官方回应

  “即使是死婴,医生也无权擅自处理”

  “这已经牵涉人命了。”富平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肖增学表示,即使是死婴,医生也无权擅自处理。张某侠将新生儿“擅自处置”,已超出医疗事故范围。目前卫生局正配合警方调查,“张某侠已被院方停职。”

  富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康西平称,18日接到家属报警后,一直调查此事,在张某侠处也了解过情况,“因案情不明,还无权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而且当事医生很容易能找到。目前孩子去向仍未查清。”

  陕西泰普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栋表示,婴儿出生后,包括父母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权对孩子进行任何方式的处置。“如果是医生或其他人,在孩子还活着时‘擅自处理’致孩子死亡,将涉嫌故意杀人罪。”

  本报记者解振国张红娟贾凡

(原标题:“娃有病,我处理了”(图))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