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运城市新绛县迷信“毒妈妈”残虐亲生女(图)

A-A+2013年8月6日08:07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评论

小华莹被打得遍体鳞伤小华莹被打得遍体鳞伤
穿起新裙子的小华莹变身小美女穿起新裙子的小华莹变身小美女

  一对双胞胎 命运两重天

  一对龙凤胎遭遇迷信母亲,结局让人膛目结舌——算命先生断定女孩与全家人相克,于是,在不幸婚姻的催化下,男孩被宠爱,女孩被虐待。

  这一切发生在新绛县泽掌镇涧西村。去年年底,当网友将两岁女孩小华莹伤痕累累的照片传至贴吧时,在新绛县激起了众怒,新绛县警方和妇联同时干预,次日,小华莹的母亲和奶奶被治安拘留5日。

  尽管父母虐待儿童事件频频见诸报端,但鲜有亲生父母如此作为。小华莹被虐案始末,透视出婚姻不睦对孩子及对社会带来的伤害。

  全城责难“毒妈妈”

  小华莹的老姑奶奶有一天上街买馒头时,听与涧西村有来往的店主称“小华莹被母亲非打即骂,折磨得不成样子”。听闻此讯,小华莹父亲家的亲戚们勃然大怒,要求小华莹的母亲将孩子送回其老姑奶奶家。当大家看到被送回的小华莹凄惨的一幕时,有的邻居悲愤中举起了相机。

  2012年11月21日17时许,遮天吧、运城吧、新绛县吧上,赫然出现了一篇帖子——“奶奶妈妈虐待亲生女”,文称:泽掌镇涧西村武娟(化名)招北苏村李学(化名)为上门女婿,婚后生下龙凤胎。满月后男婴留家由奶奶(实际是姥姥)和武娟照顾,而女婴则由男方父母照顾。直到孩子过了一岁,姥姥、姥爷(实际是爷爷奶奶)、爸爸因外出打工,才把孩子送回了妈妈身边。妈妈和奶奶对男婴百般呵护,而对女婴残忍虐待。

  这位发帖吧友“小旋风pphh”在新绛县吧又上传了5张孩子受虐的图片。图片上,小女孩头部新伤旧伤交替,嘴唇被打豁,脸部有伤,臀部有深约一厘米的创口。该帖点击率、回复帖数飙升,吧友留言谴责、痛惜声此起彼伏,“如此狠毒的母亲,让人实在是心酸、心痛。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核实此事,揪出这俩狠毒的监护人,为孩子讨个公道。”“孩子太可怜了,我们要救出小华莹,唾骂这两个毒妇。”

  其中,还有一位民警留下手机号:“这案子我接手了,受害人给我打电话。”

  当夜,此事即演变为新绛县家喻户晓的新闻热点。而与此同时,小华莹已被父亲李学的朋友和家人接到孩子老姑奶奶家中。

  11月22日上午,网络舆情引起新绛县委、县政府的关注,新绛县公安局局长李磊指令民警出动,前往涧西村。

  “当天上午,武娟和她妈妈来北苏村要强行带走小华莹,正在这时,妇联的工作人员和民警赶来了,制止了她们疯狂的举动,还给她们两人戴上了手铐。”北苏村目击村民透露。

  警方调查认定“被虐女童华莹(2岁)在长达数月的时间中,被其亲生母亲武娟和奶奶多次殴打,肉体遭到极度摧残。”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45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构成虐待罪,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然而,善良的李学的父母表示原谅武娟及其母亲,认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又是孩子的亲妈妈亲奶奶,不愿意让警方对她们进行任何刑事处罚。”公安局随即对当事人做出了拘留5日的治安处罚,以示惩戒。

  得知“虐待孩子的母女俩被抓”这一好消息,吧友们拍手称快,也有吧友这般沉重祈愿:“对一个幼儿来说,她不懂什么是仇恨,但是她能感知什么是爱,什么是痛。希望她在未来,感受的更多的是爱。”

  虐待背后婚姻劫

  事情发生后,武娟及其母亲在村里颜面尽失,与李学的关系更是无法重拾。没过多久,两人就办理了离婚手续,小华莹归其父亲抚养。

  那么,武娟为何会对亲生骨肉如此残虐?“孩子满月的时候正好是武娟父亲出殡的日子。自从怀上这个孩子后,两口子就争吵不断,武娟父亲也患上了肝癌。孩子奶奶找到一算卦先生一算,说女孩是扫帚星转世,她的命与家人相克。”算卦先生的一语就此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

  实际上,武娟夫妇因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婚姻已出现了裂缝。武娟父亲在世时,老人每月能赚取两三千元,全家衣食无忧。武娟父亲去世后,所有的经济压力就转嫁到了李学身上。妻子和“婆母”的责怪和白眼,让李学度日如年。

  “孩子父亲不仅在武娟怀孕期间离家出走过一次,武娟父亲去世后第二年,他撇下老婆孩子再次出走,一共出走过三次呢。”武娟亲人的辩解却也道出了当时武娟夫妻俩关系的真实状况。

  “武娟父亲非常疼李学,为讨他高兴,还给他办了全套家具。而他每天在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游戏,地里的活不干,花钱还得向老婆要。因为没钱,只能给孩子吃20元一袋的奶粉,还是只吃了几个月就停奶了。后来,孩子吃的就是鸡蛋、馒头、米汤。”

  这些埋怨背后,夫妻关系裂隙渐深,于是,女孩小华莹就成了家人的撒气桶。

  “小女孩爱哭,让过来吃饭都会哭几声,家里的人出去办事就把孩子锁在家里。大多时候,都会抱着男孩出去,一出去就是五六个小时!有时,男孩和女孩一起抢东西,她们都会对女孩动辄打骂。”武娟住所附近的村民称,武娟家常会传来打骂声,责骂中多会提及“李学”。

  据说,武娟从看守所回来后,极力渲染夫妻矛盾,为虐待孩子的荒唐行为找借口。“苦衷也罢,真相也罢,都不能成为伤害孩子的理由,看到她们回村后还说得头头是道,真是受不了。”吧友“姐就这范儿”爆料。

  泽掌镇涧西村村委会主任张秋林感叹此事已给村里带来了不好的影响,“父亲在的时候,夫妻俩挺好,后来主要是经济紧张就弄出了矛盾。”他曾多次对虐待孩子一事进行过协调处理,最后,“终于和平解决,两人解除了婚姻关系,也没有任何经济纠纷。”

  记者采访当日,武娟不在家中,而之前的一次采访,武娟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寻找女孩小华莹

  采访时,当记者问及小华莹现在过得好不好,无论村民还是村干部都表示不知情。武娟的一位亲戚说:“孩子早被卖掉了,大家都这样议论。”

  不只是记者关心小华莹的现状,新绛贴吧中,不只一次有吧友提到“想要知道孩子被救助后的情况”,还有吧友怀疑:“孩子会不会依然受到虐待?在这样不负责任的母亲身边,孩子能幸福吗?”

  记者联系到一位爱心吧友,购买了儿童衣物,约定若是孩子被卖掉就马上报警,若孩子安康就将礼物送给小华莹。随之,记者来到了泽掌镇北苏村,找到了李学家。

  其实,小华莹由其姥姥看护。记者见到她时,孩子正在午休,躺在那里的小华莹胖乎乎的,还梳起了两根小辫。不一会,她睡醒后看到家中有陌生人,惊吓得“咦”了一声,就将头埋进了姥姥的怀里,不敢再看人。

  “现在好多了,她刚回来时,看到年轻点的女人,就吓得浑身哆嗦。”孩子姥姥疼爱地抚摸着孩子的头,“为了照顾她,我们也不去北京打工了,就留在新绛,她姥爷就在村里打了一份工,够生活就行了。”

  北苏村相对而言,街道繁华,商贾林立,李学为家中独子,家中房屋朝街,房间众多而崭新,也算村里中等人家。据其父母介绍,他与武娟是自由恋爱,因武娟家没有儿子顶门立户,武娟父亲希望李学能倒插门到武家,李学同意了这个请求,于是入赘武家。

  目前,小华莹的父亲李学在太原打工。也许,他需要忘却一段婚姻的悲凉,却也需要铭记对孩子的责任。

  “好在孩子没有如谣言所说被卖掉,如是卖掉了,那可以说上次解救也是一次失败的解救。由此我想到,更多被虐待的孩子,他们的后续情况该如何了解,是由政府负责回访呢还是派出所,或者是网友自发成立的追踪小组?”从小华莹身上,爱心吧友想到了更多的此类孩子,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公众事件中,对受害人的可持续救助如何解决?

  本报记者 高辉 文/图

  (原标题:新绛:迷信“毒妈妈”残虐亲生女)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