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山西师大女博士举报衣俊卿续:两次自杀未遂

A-A+2013年8月9日11:59时代周报评论

现在常艳正努力调整自己,希望过一种平静淡然的生活。现在常艳正努力调整自己,希望过一种平静淡然的生活。

  时代周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

  2013年7月31日,在实名认证为“常艳博士”的新浪微博上,常艳连续发了十多条微博,第一条为公开求职信,接着话锋一转,把矛头指向中央编译局前任、现任领导,声称自己手里还有东西,而且不是生活作风的问题……

  尽管微博的火力十足,但发出后并未如常艳料想的那样引起轩然大波,当天她除了接到之前导师的一条短信外,没有任何一个与之相关的人或者部门和她联系。“他们都很了解我了,知道我说完也就完了。”她自嘲说,自己在发完求职信后越想越生气,“我就是想要个说法。”

  没多久,常艳沮丧地发现,自己的微博被禁言了,“能看不能说”。“我想不通,为什么就让我处于这样尴尬的境地?”

  常艳,山西师范大学(下称“山西师大”)政法学院副教授。2012年12月,因未能如愿调入中央编译局工作,她怒而在网上公布自己与该局原局长衣俊卿的婚外情史,从而导致后者“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而常艳自己也被原单位“挂”起来,未获准回去工作。目前,她在淘宝网上经营一家小店,售卖服装。

  她努力想要忘掉过去的痛苦经历,开始新的生活,却又心有不甘。尤其是在数次与山西师大沟通、希望回去工作遭拒后,她以“手里的东西”再次向中央编译局施压。

  关于自己和衣俊卿的事,常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无论是谁对谁错,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但为什么要让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来承担这么多?

  针对常艳的抗争,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中央编译局和山西师大欲采访,未果。

  “不能这样不明不白”

  事实上, 7月31日之前一个星期常艳就没有再更新微博了,那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得知中央编译局要在7月底召开2013年博士后工作会议。

  常艳因此心里很难受—人家在上班开会,自己却憋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我当时就想不要再丢人了,还是安静一些,其实我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等到7月30日博士后工作会议开完,常艳已经压抑到极点的情绪在次日大爆发—上微博爆料。“我的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无论山西师大、中央编译局还是相关部门,能给我一个说法。”她说,按照世俗的想法,自己可能真的是道德败坏。但即使这样,也应该给自己一个说法。

  2012年12月,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12万字的“写实小说”《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讲述自己从2011年7月开始到中央编译局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的详细经历:她希望从原单位山西师大调出档案、调入中央编译局工作,为此曾向当时的局长衣俊卿行贿,并多次与其到酒店开房,但最终因山西师大拒绝放档案而未能如愿。

  小说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2013年1月17日,据新华社报道,小说的男主人公、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免去局长职务。而小说的女主人公常艳,则在网上发表了内容为“自己患有抑郁症,所以杜撰举报”的致歉信后也销声匿迹了。

  常艳说自己出事和山西师大不放档案有很直接的关系,“就是为了那个档案,我当时只是想有个自由身,我也不是非要进中央编译局。”说起档案,她就抑制不住地激动,声音也高了起来,“当年的7个脱产博士后,只有我符合留局资格,出站时符合副高两年以上的条件。”

  这也是后来常艳经常提到的“一份档案引发的惨案”的由来。

  慢慢调整自己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甚至连常艳自己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没有想到后果,也没有想过结果。”小说公开后半年多以来,常艳一直在亲戚家借住,就是想调整自己,“所以我就一直宅在家里”。

  她很想忘记过去的一些事情,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忘记谈何容易。她发现越是强迫自己高兴起来,越是强迫自己忘记,有些时候反而事与愿违。

  最初几个月里,常艳把所有的专业书籍都锁了起来,她说自己不敢看这类书籍,“碰都不敢碰”;她也不敢看自己熟悉的朋友和学者又发表了什么文章,看了就会引起很多不愉快的回忆。那段时间,她只看能让人心灵解脱的佛教书籍,看朋友寄来的各地旅游书籍,“就是想让自己的心态越来越平和”。

  很长一段时间,家人禁止常艳上网。后来看她调整得还可以,才允许她偶尔上一下。常艳坦承,调整得再好,关键问题不解决,也很难走出来,“需要时间”。

  在常艳的微博上,能够看到她一直在大量转发一些有关“心灵鸡汤”疗伤类的文字,她承认自己需要正能量,这也是她在努力调整心态的一种方式。

  “我转发的那些微博,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很强的心理暗示,就是想告诉自己,我已经淡忘了,我已经不在意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一旦受到某种刺激,我还是会爆发。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人给我说法,没有任何人和单位来找过我。”她说。

  2013年3月,中央编译局以常艳“两个月没在站里工作”让其退站,常艳接受了。她没有别的选择。“我所有的课题,完成的、未完成的,都没有办法做了,所以我就表态,都不要了。但是转户口的时候,又出现了问题,山西师大不愿意重新接纳我的户口。”

  那段时间,为了转户口的事情,常艳觉得自己又快发疯了。“电视看不进去,什么都不能安心做。我还以为过了敏感的时期,学校会给我一个态度。之前他们和我谈过,把我安排在学校的博物馆,也不再从事教学工作,我现在的状况不太适合教学,世俗的观点是绝对不允许的。但到目前为止,学校依然在回避这个问题。”

  4月27日,常艳在新浪开通微博,陈述她与山西师大的人事纠纷, 希望学校尽快解决她的去留问题。她希望继续留在学校,“看大门、做工勤岗也愿意”。但学校态度含糊,只称她2012年7月已提出辞职,自当年11月起学校便停发其工资。

  久商无果,常艳越发烦躁,5月的一天,她一怒之下发了一条辞职的微博。让她没想到的是,山西师大看到这条微博后迅速做出了反应,“管人事的副校长打电话叫我家人去办公室,说同意我在网上的辞职声明,并叫我下午去谈话办手续。我便觉得彻底要解脱了。但家人一致不同意我的做法,认为校方是在落井下石。”

  常艳万念俱灰,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连个户口都转不回来。她说当时自己活不下去了,一气之下撞向了家中的石头,晕了过去。

  这不是常艳第一次自杀。此前,她曾想过用燃气自杀,但因为打电话给家人时被察觉到了异样而被赶回的家人救下。

  说到这里,常艳哽咽起来,她说自己后悔了,“如果当年我没有去(中央)编译局面试,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的名声,我的工作,我的一切一切……”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