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母亲患白血病无钱治疗 儿子当人体模特筹钱(图)

A-A+2013年8月23日09:57重庆商报评论

韩信正给一培训班的孩子们当模特韩信正给一培训班的孩子们当模特
母亲因患白血病无钱治疗,他依然不言放弃母亲因患白血病无钱治疗,他依然不言放弃

  昨日,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韩信正照顾病重的母亲。

  记者 张路桥 实习生 程雯丽 摄  商报记者 田瑞江

  重庆商报讯 “我没有什么能力,只是希望能多做一点,能救救我唯一的亲人……”昨天下午,租住在九龙坡区前进路已十多年的韩信提起母亲,禁不住泪流满面。原来,两个月前,一直有风湿病的母亲又被查出患了慢粒性白血病。得知这一噩耗后,经济拮据的母子俩抱头痛哭。为了筹钱给母亲治病,30岁的韩信频频穿梭在黄桷坪的一些培训学校,给学生当人体模特。尽管获得的报酬相对于昂贵的医疗费来说,仍是杯水车薪,但他还是希望能以此挽留住母亲的生命。

  噩耗

  母亲被查出患了重病

  昨天上午,记者见到了挎着一个大帆布包的韩信,个子不高的他正在捡废品,脸被晒得黑黑的。“得知我妈确诊为慢粒性白血病时,我当时觉得天都塌了。”韩信告诉记者,两个月前,母亲在新桥医院被确诊患白血病。本来,他一直都不敢相信母亲会患这种“富贵”病,但医生复查后明确告诉他:“肯定是慢粒性白血病,去准备钱吧。”

  韩信说,15年前,父亲就因患心肌梗塞而去世,他和母亲一直租住在九龙坡区前进路,两人相依为命。由于文化水平不高,韩信捡过废品、摆过地摊、当过力哥,吃过不少苦。不过尽管收入不高,租住的房子也只有20多平方米,但母子俩非常节俭,也还过得十分幸福。

  孝顺

  当人体模特筹钱救母

  韩信说,母亲患白血病的噩耗,对他们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母亲今年才60岁,还没有好好享受过,更不要说抱孙子了,我怎么能忍心她离去。可我该怎样做,才能治好母亲的病呢?我当时想了很多。”韩信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文化不高,从事的工作收入低,没有什么积蓄,加之母亲一直都患有风湿病,所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韩信说,除了多捡些废品,他想到了去当人体模特。因为早在一年前,他在黄桷枰当力哥时,就曾经人介绍,断断续续在一公司当过模特。随后,他找到了重庆某模特公司,并告诉公司老板,只要有活都可以给他,因为他想多挣点钱。后来,听说人体模特更能挣钱,韩信就请求老板给他安排人体模特的活。老板告诉他:“你能做吗?坐得住吗?”韩信坚定地说,他能做。随后,在公司的安排下,韩信开始在黄桷坪的一些培训学校当人体模特。

  韩信说,其实,在陌生人面前将衣服脱光了,自己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为了挣钱给母亲治病,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后来,看到学生都很平静,他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感动

  母亲接过钱偷偷落泪

  韩信说,当人体模特也不容易,要坐得住、不打瞌睡,一坐就是半天,甚至一天。这样,一天可挣120元左右,这对韩信来说,已经是高收入了。不过,就是这样的活也不是天天有,一周通常只能接到二三次活。这样,韩信一个月可多挣三五百元。

  8月初,韩信将之前一个月的收入1500元递给母亲,母亲接过钱时随口问道:“这个月怎么多挣了500元?”韩信这才告诉母亲,他在培训学校当人体模特。

  昨天,在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内一科,记者见到了韩信今年60岁的母亲谢玉兰。谢玉兰告诉记者,韩信是个孝顺儿子,每月挣了钱都要交给她,一般每月都在1000元左右。当时她听说儿子竟去当人体模特,看着儿子晒得更黑了的脸,她感动得忍不住偷偷落泪。

  重庆某模特公司的覃老师告诉记者,她觉得韩信当模特非常认真,而他为了救治患重病的母亲来当人体模特,说明他非常有孝心,让人敬佩。

  坚持

  烈日下依然不言放弃

  韩信还告诉记者,他随身携带的包里,装的都是衣服和帕子,因为天气太热了,要擦汗。韩信称,每天他从家里出发后,都会一路捡些瓶子、废铜废铁,然后就在附近找家废品站卖掉。为了节约钱,如果没有要紧的事,平常他都是步行。

  而到了下午,他则要赶到医院照顾母亲。原来,上周星期天时,异常虚弱的母亲感到头晕,连裤子都提不起,他只得打了120,将母亲送到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然而由于没有钱,母亲一直采取的都是保守治疗。医生告诉他,要治好他母亲的病,需要几十万元。为此,韩信不知究竟该咋办。不过在烈日下捡废品的他说,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弃母亲,都要想办法救治她,因为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担忧

  “我走了儿子怎么办?”

  昨天,躺在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内一科病床上的谢玉兰说,儿子非常孝顺,她觉得对不起儿子,是自己拖累了儿子。儿子已经30岁了,还没有耍女朋友。现在,她患了病,家里更是一贫如洗,本来母子俩靠低保和儿子微薄的收入度日,而现在无疑是雪上加霜。  谢玉兰流着泪说:“我要活下来,我舍不得我的孝顺儿子,我那儿子又没有文凭,又没有技术,没有稳定的工作,万一我离开了,我儿子怎么办呀?”说起儿子,老人又是惭愧,又是欣慰。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