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大学生为体验社会身无分文搭车3400公里回家(图)

A-A+2013年9月1日11:10南方都市报评论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3/0901/U9773P1335DT20130901110929.jpg“80后”李文杰(左)第一个搭载王铁强。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3/0901/U9773P1335DT20130901110931.jpg昌九高速入口,欧阳杰(左)结束了王铁强70分钟的拦车。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3/0901/U9773P1335DT20130901110932.jpg江西九江收费站收费员余燕燕帮王铁强拦到了车。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3/0901/U9773P1335DT20130901110933.jpg山东大汉张先生(右)搭载王铁强行驶了600公里。
 

  免费搭车试冷暖

  大三男生身无分文只靠陌生人帮助,从江西南昌回到3400公里外的吉林扶余老家

  大三男生王铁强站在(南)昌九(江)高速公路必经岔道口,伸直手臂,面带微笑,向减速转弯的车辆竖起大拇指。

  牛仔式的翻檐草帽,一米高的旅行包,加上这个国际化的请求搭车姿势,27岁的他在暑假开始了一趟不带钱,不带食物,只依靠陌生人帮助的特殊回家旅程。一分钟,又一分钟,70分钟过去了,没有一辆车停下。千里搭便车,拒绝早在意料之中。

  出发时,除了穿一件最像学生的白T恤,王铁强不知道怎样才更能获得陌生人的信任。从江西南昌到东北农村,3400公里路程,这个突发奇想的年轻人会遇见什么?

  带把水果刀出发

  7月15日下午,南昌大雨,王铁强从南昌工程学院通信工程专业男生宿舍出发。他顺利找到两人帮他投币,转乘了两辆公交车,在武警总队站下了车,那里靠近昌九高速公路。

  开车经过的“80后”李文杰看见站在红绿灯处拦车的小伙子,听说这是一次特殊旅行,他爽快地打开车门。做外贸生意的李文杰其实并不顺路,但他还是兜了一圈把王铁强放到了高速路的岔道口。

  只被拒绝了五六次就遇到了热心的李文杰,王铁强有点兴奋,不过随后在昌九高速口的漫长等待,磨去了他那个国际标准搭车手势的劲头。

  王铁强从旅行包里翻出准备好的A 4白纸,用黑色笔写下“九江”两字,那只是3400公里行程中的第一个目标。他把白纸举在胸前,看起来有点像在路边等雇主的小工,依旧没有车为他停下。

  他只好放弃这个道具,大幅度挥舞手臂,就像城镇客车途经路边那种随时等候搭载的乘客,偶尔有车“吱”一声刹住,“九江,80元,走不走”。最便宜也要10元,但王铁强口袋里分文没有。

  不带一分钱,只依靠陌生人帮助,从江西南昌的学校回到吉林扶余的家里,是他给这趟特殊旅程定下的规则。王铁强身边有一个喜欢户外历险的同学圈子,大家常在网上晒骑行西藏、骑行上海的经历,但他想尝试另外一种“冒险”:“骑行是一个人的事,我希望和陌生人有点交集,看看社会是不是大家说的那样冷冰冰的”。

  出发前到底还是有些忐忑,“怕遇到坏人,听说贩卖人体器官的比较多”,于是,他在行囊中塞了一把10厘米长的水果刀,并给家里的妈妈打了电话,说自己买的是10天后的火车票。

  王铁强在昌九高速路口等了近70分钟之后,终于看到一辆私家小轿车停了下来,他抓紧机会迅速跑过去。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他,让他出示学生证”,33岁的九江人欧阳杰要去永修县接老婆,他回忆,看着小伙子一股脑掏出了身份证、学生证“我就信了”。

  傍晚6时,王铁强在九江收费站又开始拦车。收费窗口里的一个声音朝他喊:“到另一边去,你挡着摄像头了”,他撤到另一侧继续跑动、询问、请求,但所有司机都摇头、摆手,整整一个小时,一无所获。

  王铁强凑到收费窗口,和刚才喊自己的收费员大姐搭讪,看到她的胸牌上写着余燕燕。正在吃饭的余燕燕得知王铁强已经一天没有吃饭,顺手把一瓶绿豆汤递了过去“你等一会,我帮你拦”。

  王铁强站在远处,听不见余燕燕和司机说什么,但看着她一连问了十多个司机,对方一律摆手、摇头。这种结果他并不意外。出发前一周,他就特意在南昌市里做了调研,“如果有背包客要搭你的车,你会不会带他?”

  “绝对不会”,一个大客车司机的回答直率得让他受伤,“出门在外,尤其是开长途的,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带你没什么坏处,但带你万一出点什么事,吃不了兜着走。”

  在九江收费站整整耗费了一个半小时后,王铁强听见余燕燕喊他上车。一辆小货车,车上满是东西,还特别脏,王铁强把放在副驾驶座的排气管挪走,挤上去,挥手和帮助他的余燕燕告别。

  小货车的目的地是安徽宿松,皖鄂赣三省八县结合部一个小县城,王铁强在那度过了搭车回家的第一晚。

  晚上10点多,宿松郊外的一个小超市门口,王铁强在吃了店主给的面包和西瓜后,把帐篷扎到了门口,“本来做好挨饿的准备了,能吃上西瓜简直太奢侈了”。

  借着超市的灯光,他趴在凳子上写日记,“马不停蹄赶路虽然辛苦,但拦到6辆车,这次旅行让我感受到人情冷暖,很多陌生人会热心帮助,也会遇到旁人的冷漠和不解,明天计划出安徽、进山东”。

  一天走了1200公里

  次日清晨,怀着期待醒来的王铁强发现,放在帐篷外的运动鞋丢了,“超市老板提醒过我,隔壁网吧的年轻人来抢劫过超市,我没在意”。穿拖鞋出发的他,第二天在计划外路线上走了更远。

  开小面包车的吴先生,没有收钱的客车司机任先生,29岁的汽车公司白领李先生,他们用一上午时间把王铁强从宿松带到了合肥。

  正当中午,合肥收费站聚集了不少歇脚吃饭的大货车司机,王铁强挨个问过去,15分钟后,两名山东的货车司机让他上车。这是搭便车旅程中最远的一段,8个小时、600公里。

  下车一看,王铁强被眼前的大货车车海惊呆了,“司机大哥没有骗我,这里搭车果然容易”。在夜幕笼罩下的“物流之都”山东临沂,只用了半小时,王铁强便爬上了另一辆开往河北沧州的大货车。

  “搭车是他挑你,不是你挑他,有人肯载就谢天谢地了,保持大致的方向就行”。王铁强放弃原计划前往郑州或济南的路线,在大货车的疾驰中一路向北。

  姓张的货车司机和王铁强年龄相仿,常年跑长途,却不喜欢这份工作,“常年不在家,而且高速公路上风险挺大,一入这行就不好换职业,上有老下有小的”。

  王铁强掏出借来的小相机给张司机拍照,不想闪光灯把睡在后面的副驾驶惊醒了。

  睡眼惺忪的鲍司机一睁眼看见车上有个陌生人,吓了一大跳。“什么情况?”他说,他们从来没有让陌生人搭过车,“那不都是电视上才有的情节吗”?

  凌晨3点,两个年轻的货车司机送了王铁强两桶泡面,把他放在了河北沧州服务区,“服务区拦车成功率高”。

  王铁强在服务区空地搭起帐篷,度过他搭车之旅的第二夜,“第一天走了200多公里,第二天走了大约1200公里,又累又困,日记也没写”。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