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男子中风无法说出密码 11万元存款取不出

A-A+2013年9月7日10:52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54岁的刁女士与丈夫结婚近30年,她除了买买菜做做饭外,家里大事小事大钱小钱都是丈夫管。但谁也没想到,丈夫突然中风了,躺在床上不能动,还说不了话,有时候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更让她郁闷的是,当时看病急借亲友的钱,现在想还还不上——刁女士拿着家里共计11万的30张存单去银行支取,却因为不知道密码,只能让这钱“沉睡”银行。

  被自行车碰倒后他中风了

  刁女士是西安一工厂的退休职工,一个月有1000多元退休工资,丈夫王生是西安粮食仓库的内退职工,每月也只有800多块钱。他们有一个儿子,远在深圳打工。

  57岁的王生内退后一直四处打工,最后一次打工是在交大附近的一家单位给人当电工。刁女士说,去年12月3日,王生回来说自己被一名骑自行车的学生撞倒,当时没啥事,就让学生走了,可回来后一直喊着腿疼,第二天上午,他就去了红会医院检查,结果也没什么问题。“中午还到我妈那一起吃午饭,可饭还没吃完,他就倒地不省人事了。”刁女士说,120急救车把他送到交大二附院,当时医院就给下了病危通知书,抢救后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星期,一天就3000多块钱,当时着急,都是亲友凑的治疗费,后来转到病房,又住了一个多月,到今年元月中旬才出院。

  出院后的王生就躺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话也说不了,他的意识也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糊涂的时候连自家人都不认得。

  申请鉴定又撤销 怕白花钱

  今年2月份,刁女士想把借亲朋的钱还了,于是拿着家里的存单去工商银行支取,“存单都是凭密码支取的,我不知道密码,就把他的生日、我的生日、儿子的生日、他父母的生日以及我们一家人生日的不同组合全试了,都不对。我给人解释丈夫的情况,并拿着我们夫妻的结婚证、户口本、俩人的身份证,证明我们的关系,都不管用。”

  刁女士说:“后来工行的领导回复说,让我去做公证。后来我去西安市公证处了,人家说死人的情况给做公证,这样的公证他们不做;我又去找银行,银行的人又说那就通过法院去做一个‘宣告王生无民事行为能力的鉴定’。”

  刁女士也去了莲湖区法院,记者看到一份莲湖区法院的诉讼卷宗,刁女士以丈夫突发脑梗死,导致无意识、无辨别能力,特向法院提出宣告丈夫无民事行为的申请,6月20日,法院受理了申请,后面还附着王生的住院病历以及诊断证明。但卷宗里还有一份撤诉的手写申请,落款是9月2日,也是刁女士写的。刁女士说,是因为后来被告知做这个鉴定要花3000块钱,而王生的实际情况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万一做鉴定的时候是清醒的,那么3000块钱就打水漂了。”刁女士说,“法官也劝我先撤诉,让再想想其他办法。我只能在他清醒时让他写密码,可清醒的时间都很短,没效果。”

  丈夫正要写密码就呆住了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大兴东路红庙坡医院附近刁女士的家,两居室的房子家具又少又旧,在四楼朝北的卧室里,躺在床上的王生瘦得只剩皮包骨头。记者跟他打招呼并说明来意,他竟哭了起来,并点了几下头。问他把存单上的钱取出来好不好,他也点头,问知不知道密码,他也点头,于是记者拿来纸笔,他右手握笔吃力地往纸上靠,过会儿就开始盯着笔看,再和他说话,目光变得茫然,过了会儿,好像意识又清醒了,突然哭了起来,刁女士拿着一沓崭新的存单哄他说:“咱不哭,咱有钱,等取了钱就给你看病……”

  交大二附院2012年12月5日出具的病情诊断上显示:脑梗死、高血压3级(极高危)、动脉粥样硬化……

  记者查看了刁女士家的30张存单,全部都是工商银行的,兴庆路南段支行、劳动路分理处、桃园路储蓄所、大庆路东段分理处、还有星火路支行……“存钱的这些地方要么是他单位附近,要么是父母家和我家的旁边。”记者看到,存款最多是4000元,最少的是3000元,全部都是定期一年,30张存单里,有20张已经到期,还有10张最远的也在今年11月23日到期,总共113000余元。刁女士说,这些钱都是这么多年从牙缝里抠出来的。

  专家:可走“特殊”公证路线

  昨日下午,刁女士再次来到离家近的工行星火路支行,工作人员让她挨个试了一次,密码都不对。

  管辖星火路支行的莲湖路支行张姓主任说,这件事他很清楚,但为了保护存款人的权益,银行是有规定的,除了本人,别人是不能支取的。“我们的工作人员也上门去看过,想着如果意识清楚,上门就把这项业务给办了,但拍回来的视频我也看了,行为意识的确不清,但也不能因此就给取钱。”张主任说,“关于公证,我也问市公证处了,人家说这样的情况不给做。”目前可行的方法就是申请鉴定,但需要花钱。

  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对此,陕西省公证处业务研究部张部长说,一般像刁女士家的这种情况,公证处的确是不做的,但也不是不能做公证,这种情况在公证行业来讲,属于疑杂业务。刁女士可先由所治疗的医院开一份病情诊断证明,再由其成年子女、配偶、父母共同起草并形成一个“监护协议”,所有有监护资格的近亲属达成一致、推举其中一位近亲属替他行使权利并保护他的合法权益,再由公证处对这份“监护协议”进行公证。但这必须先和银行沟通好,要他们认可。如果可以,这样做的费用很低。记者将此信息反馈给工行莲湖路支行,张主任答复说,如果这样可行,他们也愿意帮刁女士尽快取出存款。

    本报记者 苗颖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