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忻州90后女孩办学校给18个自闭症孩子当“妈妈”

A-A+2013年9月10日07:41生活晨报评论

90后女孩与自闭症孩子玩耍90后女孩与自闭症孩子玩耍

  从2008年起,来自我省忻州的90后女孩李小姣加入到了特教工作中。这个不经意的选择,让她和同学们有了不一样的人生。

  3年前,李小姣又说服父母,自费在太原开办了一所专门培训自闭症儿童的特教学校——灵星训练园。

  教师节到了,李小姣最大的欣慰就是孩子们能跟她说一句“节日快乐”。

  与自闭症孩子的不解之缘

  9月9日上午,记者在“灵星训练园”见到了李小姣。几个孩子正围着她和几名老师,举着小手说:“老师、老师,节日快乐!”

  “可能在大多数老师和家长的眼中,孩子说句‘节日快乐’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但对于这些自闭症儿童,却并不容易。”李小姣说,这些孩子大多是内心封闭的,不会轻易和人交流,即使和自己的父母也一样。只有长期用心交流,用情沟通,才能走进这些小天使的内心。

  2008年,还在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教育管理专业学习的李小姣第一次见到自闭症患儿文超。“那时,我业余时间在一家心理咨询室实习,去了才知道是和这些特殊的孩子打交道。”

  那一年,文超3岁,李小姣18岁。

  在文超父母的眼里,孩子像是得了一种怪病——从来不与人交流,甚至和爸爸妈妈也少有亲昵的举动,而瞬间爆发出来的情绪更是让常人无法理解,动不动就摔东西、砸玩具,是什么原因根本说不清。在被诊断为自闭症后,无奈的父母把文超送到心理咨询室帮助康复。

  “这是小文超,今后就由你带了。”当心理咨询室负责人把文超领到李小姣面前时,她有些蒙了。“说实话,因为经验不足,我当时并不知道该怎么帮助文超康复,而文超也根本不接受我,可能是由于陌生的原因,他对我有发自心底的抗拒。”李小姣告诉记者。

  “起初,文超见了我就跑,我就追上去说‘来,亲老师一下’。文超开始不知道‘亲’是什么意思,我就抱住他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李小姣说。或许是好奇的原因,也或许是热情感染了孩子,文超逐渐变得“听话”了。

  刚到心理咨询室时,文超连“妈妈”也不会叫。李小姣为了教文超叫“妈妈”,每天上课时让文超看自己的嘴形,“妈—妈,妈妈”,一遍一遍地教,一点一点地纠正。3个星期后,父母来接文超时,文超第一次喊出了“妈妈”,父母激动得抱着文超亲个不停,眼睛里淌下了热泪。

  在心理咨询室做了两年实习生,李小姣带了两年文超。2009年底,心理咨询室因故停办,李小姣不得不离开太原回到忻州老家,帮助妈妈打理家里开的酒店。虽然回家了,可李小姣心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文超。而在太原的文超也在想念着李老师。

  2010年春节,正和同学聚会的李小姣突然接到文超爸爸打来的电话。“自从你走后,文超就不接受康复训练了,每天抓住我们的手要‘李老师’,你能回来吗?”

  听到文超爸爸的请求,听着电话那端文超“我要李老师,我要李老师”的呼喊,李小姣的心一下就碎了。她扔下同学,跑回家对父母说要到太原照顾文超。春节没过完,李小姣就回了太原。

  劳累病倒换来父母支持

  “进门时,文超拍着小手欢迎我,一刹那,我就被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打动了。我当时想着文超恢复得好一点就离开,可其实自己心里也不知道要再陪他多久。”李小姣说。

  由于没有训练场地,李小姣开始就住在文超家里帮助他进行康复训练。不到半年时间,文超学会了简单的算术、拼音、写字,还对电子琴产生了兴趣。

  心理咨询室停办后,还有一些自闭症孩子都回了家,没有了专业人员进行康复训练。文超的进步让这些家长看到了希望,受4位家长的委托,李小姣定期去孩子们家里做康复训练。为了便于照顾,在几位家长的建议下,李小姣开始筹办自闭症孩子训练园。

  租场地、聘老师、买康复器材……李小姣用瘦弱的肩膀承担起与自己年龄并不相符的责任。“说实话,我开始也不知道需要投入多少钱,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干了,就不会中途退缩。”李小姣说,训练园前期投入了近十万元。

  2011年1月3日,“灵星训练园”开班了。有5个孩子,除李小姣外还有两名老师。“刚开始为了省钱,没有请生活老师,中午我自己给大家做饭。原先在家里,妈妈连厨房都不让我进。”李小姣笑着说,不到一个星期,实在放心不下的母亲从忻州赶来,帮着在训练园做饭、打扫卫生。

  和做老师不同,李小姣每天不仅要上课、做饭,还要核算成本,考虑孩子和训练园的明天该怎么办。由于连日劳累,李小姣病倒了,连续4天发烧。为了不耽误孩子上课,她都是每天晚上去输液。终于在第5天晚上,李小姣脸上发青发紫,一度昏迷,母亲怎么叫也叫不醒。

  120急救车把李小姣送到了太原市中心医院。李小姣在昏昏沉沉中度过了一个晚上,而母亲则是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凌晨,强忍了一个晚上的母亲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

  “家里放不下你了,跑到太原来受这罪,赶紧把这个训练园关了,病好了就跟我回家,以后不要再干了!”这是父亲进入病房说的第一句话。话说得虽然有点“冲”,可语气里却全是对女儿的关爱。

  尽管医生建议李小姣静养一段日子,把体力恢复好再工作,可放心不下孩子们的她第二天就出院了,一边上课、一边输液。

  “爸,我既然办了这个训练园就想坚持,我要带着这些孩子让他们有一定的自理能力,更好地生活。”出院后在与父亲的一次促膝长谈中,李小姣这样“固执”地说。这一次,父亲从女儿的眼神中看到了无比的坚定。

  让李小姣没有想到的是,不到一个星期,父亲请了一个月的假,也到训练园帮忙,为的是让女儿稍微轻松些。

  一个月里,父亲理解了女儿的坚持,也读懂了女儿做这件事情的意义。一个月后,回到老家的父亲每天早晚打两个电话询问孩子们的情况。每个电话结束前,他都会叮嘱女儿:“既然你爱这些孩子,一定要坚持,我同意,但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训练园开办以来一直赔钱

  李小姣告诉记者,“灵星训练园”刚开办时在兴华街某居民小区租了一套公寓,但邻居们嫌孩子们吵,后来知道是自闭症儿童也没有予以理解,甚至孩子在院里玩耍时,还有人指指点点。

  无奈之下,李小姣将训练园搬到了位于北大街的金泽苑小区。“我把5间卧室布置成5个教室,客厅布置成活动室,孩子们学习和活动的地方更大了。”

  到2011年下半年,训练园有了8个孩子、4名老师。慕名前来的自闭症儿童家长越来越多,但李小姣却不敢再接收了,首先是没有那么多的师资力量。“由于孩子的特殊性,特教老师流动性比较大。而且,我的训练园规模也不大,老师每走一个,我的压力就大一分,自开园以来,来来回回走了7名老师。最短的工作了不到一个月就走了,原因大多是苦和累。”李小姣说。

  去年6月的一天下午,正是放学的时间,李小姣正在和一位家长沟通,一个小男孩突然拉到裤子里了,李小姣对一名老师说:“你帮他把裤子脱下来放到卫生间,我一会儿去洗。”或许是因为怕脏怕臭,那名老师迟迟不愿动手。

  第二天,8个孩子都到了,4名老师却一个也没到,打电话也联系不上。“我的心里一下就空了,但我不能告诉家长今天停课,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他们。”李小姣告诉记者。

  一个多小时后,李小姣的母亲和嫂子赶到训练园。母亲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姣,没事。最困难的时候咱都过来了,这不算什么。”随后,母亲开始做饭、打扫卫生,李小姣和嫂子给孩子们上课。

  直到晚上,4名老师才来。李小姣没有指责他们,只说:“大家不容易我理解,可是对于这些特殊的孩子,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责任心。”聊了一个多小时后,4名老师表示做得不对,他们会坚持工作,直到找到新老师。“灵星训练园”开办两年多来,李小姣先后投入了近15万元,但仍入不敷出,每年要赔3万元。

  如今,“灵星训练园”已经收了18个孩子。“我做这件事没有后悔过,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从孩子们身上挣钱,做这件事只是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李小姣说。 晨报记者 田勇

  “我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记者:你最初只是在心理咨询室实习,为什么现在还在坚持着做特教?

  李小姣:或许是因为文超的缘故,带了他两年,看着他不断进步,我了解了什么是付出,更懂得了什么是回报。

  记者:你感觉最困难的时候是哪段日子?

  李小姣:应该就是4名特教老师因小问题同时“罢工”的那天,那应该是我最无助的一天。当8个孩子坐在我面前时,我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是亲人赶来解决了困难。对于这件事,我并不记恨,也没有抱怨,这个小挫折是帮助我成长的。

  记者:训练园开了3年一直都赔钱,每次父母和朋友问你到底为什么时,你怎么回答?

  李小姣:哈,每次父母和朋友这样说时,我都会拿同样的问题再问自己一遍,答案永远是“有意义”。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我希望他们都能在阳光下健康成长。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