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少女为帮哥哥赚学费辍学打工 被骗至发廊卖淫

A-A+2013年9月12日11:16金羊网-新快报评论

  小秋很伤心,最好的朋友丢下她走了,自己却没有亲人来接。

  为帮哥哥赚学费,14岁江西少女辍学打工,被骗至魔窟幸运逃出

  【寻亲故事】

  ■专题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专题执行: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殷 航 实习生 唐千雨

  “我想哥哥和奶奶,但更想赚到钱再回家。”昨日下午,广州市救助保护流浪少年儿童中心(下简称儿保中心)宿舍里,小秋(化名)独自坐在床边,情绪低落。半年多来,这个不满15岁的懵懂女孩进过工厂,做过“发廊”,从江西赣州辗转广东揭阳、潮州,广西桂林……一路艰险血泪,她只为给哥哥赚学费。

  所有经历恍若噩梦。在这里,静下来,小秋才来得及收拾心情,考虑日后该走的路。

  身世凄凉,两岁时母亲自尽

  小秋自小与奶奶生活在一起,不记得妈妈。当她懂得每个孩子都该有妈妈,并为此追问不休时,奶奶告诉她,因为父亲的错误,妈妈在她两岁时含恨自尽。这些话在小秋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父亲的敌意日渐升级。小秋固执地认为,如果妈妈在,她的生活应该是另一番景象。

  父亲极少回家,难得与小秋兄妹一见。有人告诉小秋,她的爸爸是个酒鬼,没时间回家。“我并不想他回来。”听到类似的话,小秋只肯回应一句。在她心里,哥哥与奶奶是最亲近的人,能让他们过得更好,也是小秋深藏心底的愿望。小秋跟奶奶流露过辍学打工的想法,但被老人一口拒绝。尽管如此,固执的小秋仍在去年秋天离开学校。

  “哥哥比我学习好,肯定能考上好高中,所以我要出去赚钱,给他交学费。”说起弃学原因,她这样解释。

  南下漂泊两次进工厂打工

  今年2月,小秋离开赣州老家,孤身一人来到广东揭阳。彼时正值年后,小秋很顺利地h到工作,进入一家电线厂。她记得在厂里领过几次工资,但具体干了多久,却摇头说“记不清楚”。“我摔伤过一次,昏迷了两天两夜,所以忘记了很多事情。”她努力回忆说,有一晚不慎从宿舍上铺掉下来,头部着地,当时就不省人事。

  昏迷后发生的事情,她断断续续听工友描述过。“在医院的费用是老板出的,他(爸爸)来看过我,我骂了他,把他气走了。”大概在6月份,康复后的小秋跟随老乡转战潮州,在一家玩具厂打工。但只做了十多天,她又辞工离开。

  重新h工,小秋不想再入工厂,希望找到一份安全、省力的工作。7月底,从一张粘在墙上的招工广告中,她看到了自己中意的岗位――高薪服务员。

  桂林被骗陷魔窟饱受欺凌

  广告上印着招工热线,小秋接通电话后,对方非常热情。“他们约我见面,三个人,开车带着我离开潮州。”懵懂中,小秋感觉路线不对,“下了汽车,又换火车,走了很久。”小秋很怕,问其中一人,对方阴笑着回答,“去桂林,在发廊做小姐。”话毕,收走小秋的手机。

  身单力薄,小秋不敢反抗。尤其在听说一年能赚十多万元后,她甚至放弃了逃走的想法。“家里的房子也要修,还有哥哥的学费,如果真能挣这么多钱,我干什么都愿意。”之后一个多月,她与十多个来自各地的女人一道,藏身在桂林某处的“发廊”里,开始“接客”。“每天都有20多个客人,但老板还是天天骂我,说我挣钱最少。”

  除了挨骂,小秋对“发廊”的管理也心存怨恨。“白天,老板在外边盯着,数好每一个客人,回来拿钱。晚上,还要把门反锁起来,我们全都没有自由。”最让她失落的是,老板并未兑现承诺给她工资,“他说一年才结一次账,所以我们只能等。”

  深夜逃亡流落广州得救助

  田莉(化名)是小秋的好朋友,她们年龄相仿,同在“发廊”工作。小秋说,十天前的出逃,都是田莉“策划”的。“我不想走,因为老板还没给我工资。但田莉说,即使干满一年,老板也不会给。”被田莉说服后,两人开始寻找机会逃跑。

  9月4日凌晨3时许,已谋划多时的田莉等到了时机。“老板娘出去了,没有反锁大门。老板在隔壁,睡得特别死,我们决定跑。”小秋说,田莉拉着她的手,蹑手蹑脚摸到门边,悄悄开门,侧身溜出,再悄声锁门。一出“发廊”,两人发疯似的奔跑,跑了很长一段路,才想起打车。“两个人,一共凑了几百元,买了两张去广州的汽车票,几乎花光了。”

  田莉计划带小秋去潮州打工,但没有了继续上路的费用,她们只能徘徊在广州街头。9月6日,两个身无分文的女孩被送到儿保中心接受救助。“不知道谁能来接我?田莉今早已经走了,我怎么办?”9月11日中午,得知田莉已被家人接回,小秋伤心至极,坐在床上哭了几小时,午饭也不肯吃。“她也骗我,说好去潮州打工的……没挣到钱,我怎么回家?”她流着眼泪对记者说。

  现状

  

  父亲电话打不通姑姑无暇来接她

  与小秋聊了很久,她答应将姑姑的电话告诉记者,请记者帮她转告亲戚,希望家里有人来接她回家。这是一个座机号码,记者接通并表明身份后,对方很惊讶。“谢谢,谢谢你们。但她怎么去了广州?这个孩子……”

  一声叹息之后,姑姑难过地说,小秋走后,她奶奶非常着急,“70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为孙女的事操碎了心”。但她告诉记者,小秋性格非常倔强,行事自我,很难管教。

  姑姑说,自己没有时间来广州接回侄女,但可以将小秋的事情告诉小秋的父亲,让他来处理。一个小时后,姑姑带来消息:小秋的父亲很忙,愿意寄几百元到儿保中心,让她自己坐车回家。记者随后拨打小秋父亲的电话,但该号码始终无人接听。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