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男子病危入院后妻子携卖房卖车款60万失踪(图)

A-A+2013年10月15日13:58燕赵都市报评论

女儿指着父母的结婚照片。女儿指着父母的结婚照片。
给妻子发的短信。给妻子发的短信。
张伟病重后行为障碍。张伟病重后行为障碍。

  妻子送重病丈夫入院后不知去向

  本报驻邯郸记者 陈正实习记者 杨思华 文/图

  在永年县第一医院的病房里,身患脑瘤晚期的31岁青年张伟无助地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31天过去了,张伟的病床边依偎着母亲、弟弟和极少数的几个朋友,而他的妻子微微(化名)却始终不曾露面,不知去向了。据张伟家人称,跟微微一起消失的还有用来治病的近60万元卖房、卖车款,夫妻俩的两个女儿一同遭弃。

  丈夫病危入院 妻子不知去向

  张伟和微微都是80后,2006年喜结连理,几年后,女儿欣欣(化名)、聪聪(化名)相继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婚后,张伟夫妻选择在山东省德州市做标准件生意,通过几年努力,他们在当地购买了房屋和汽车,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料,2012年7月张伟检查出患脑胶质瘤,必须住院手术治疗,辗转多地检查治疗,借遍了亲朋,花费巨大,但疗效不佳,小家庭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生活压力。妻子微微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很不耐烦,经常抱怨我生病给家里带来了负担。”张伟对记者说。

  2012年年底,为了治病,小两口卖掉了德州的一套住房和家用汽车,共筹款50余万元。但蹊跷的是,这笔钱并没有打入用于给张伟治病的银行账号,而是被微微直接打给了她的哥哥闫某。

  2013年9月,再度病危入院的张伟远赴北京求医。妻子微微在医院缴纳了5万元治疗费后拒绝出钱,表示在永年老家的两个女儿想爸爸了,劝说丈夫停止在北京医院的治疗返回邯郸。虽然张伟家人极力劝阻,但主意已定的微微坚持为丈夫办理了出院手续,并连夜赶回老家。

  9月11日,将张伟送到永年县第一医院后第二天,微微撂下一句“我回去洗个澡然后再回来看你”的话后便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那50万元存款、兑掉铺子获取的10万元以及张伟的手机、身份证。“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让家人找也不露面,整个人好像蒸发了,连女儿也不要了。”张伟的母亲说到此处眼眶湿红。

  重病丈夫只想讨回保命钱

  初见张伟,记者很难将眼前这个目光呆滞、四肢僵硬的病人,同先前照片中那个高大帅气、笑容迷人的青年男子联系在一起。由于饱受疾病的折磨,这个只有31岁的年轻人已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连转动一下身体都需要他人帮助。张伟的主治医生高大夫告诉记者,“他属胶质瘤晚期,目前已失明,人生余下的日子不多了,也就几个月。”“我只想让她把钱还给我。”得知记者到访,张伟挣扎着用含糊不清的声音挤出了这样几个字。“你们一定要帮帮我们啊!可怜的儿,如果他当初听我的话,不让那个女人私自卖房、卖车,现在也许就不会落到身无分文被扔在这儿的地步了。”听到张伟对记者说的话,始终保持坚强的张妈妈再难抑制心中的难过,趴在儿子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在妻子消失的最初日子里,病重的张伟仍怀揣希望,挣扎着给妻子的手机发着短信。“微微你还在乎我吧,回来吧。今天有事商量。”“几天了,你也不回来。我的病有希望了,你回来吧,我想你陪我去看看,我和人家都说好了。”“我知道我快不行了,我也不想拖累你。你给我留些治病的钱,然后带着孩子们走吧。”在张伟的手机上记者看到了微微失踪后张伟发给她的短信,但无一回复。“现在闹到这个地步,儿子、媳妇之间早就没什么感情了。现在,我们只想讨回属于我们的那份保命钱。”张妈妈对记者说。

  年幼女儿缺乏照料很邋遢

  妻子“人间蒸发”后,病床上的张伟最放心不下的是两个年幼的女儿欣欣(7岁)和聪聪(5岁)。目前,两个孩子在家由身患疾病的爷爷照料。“孩子的爷爷患有帕金森,基本上属于残疾人。我现在一边要在医院照顾儿子,一边还得到处筹钱治病,根本管不了这俩孩子。她俩整天跟着爷爷有一口没一口凑合吃点东西,可怜得很。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完了,我都想死了算了,可是我死了这俩孩子就更没人管了。”张伟的母亲边说边抹着眼泪。

  在张家记者见到了两个孩子,十分漂亮可爱,活泼开朗。只是和同龄的孩子不同,欣欣和聪聪看上去要邋遢很多,身上的衣服脏得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脸和小手都黑糊糊的,头发也油腻得打成了绺。孩子奶奶告诉记者,上一次她给孩子梳头时,头发里竟梳出了几个虱子,“我的宝贝儿们啊,以前哪吃过这样的苦,现在可怜死了呦”。“你们多久没见过妈妈了?想妈妈吗?”面对记者提问,刚才还活泼好动的两个孩子瞬间沉默了起来,稍大一点的欣欣更是放下手中的玩具躲到角落哭了起来,小一点的聪聪小声告诉记者,“我不想妈妈,因为妈妈不要我们了”。

  记者帮忙“寻妻”多方缄口不语

  看到张伟家的情况,记者决定帮助张家继续寻找消失的微微,然而却吃了多个闭门羹。

  起初记者尝试电话联系微微,但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记者随即表明身份发送短信给微微,表示假如此事中存在什么误会,大家可以见面解释清楚。但是短信发出后记者再次拨打对方的手机却开始处于关机状态。记者又尝试拨打微微哥哥闫某的电话,对方挂断电话后关机。

  此后,记者辗转来到微微娘家位于永年县临洺关镇的家中,微微的母亲告诉记者,她也联系不上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没见过她,她拿没拿张家的钱我也不知道,和我没关系。我把女儿嫁到他家,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至于后面的事你们别问我,我不管,也不知道。”微微母亲在和记者交流中透露,女儿之所以不见张家人,和张伟父母对其态度不友善有关。记者再次追问微微的联系方式和下落时,对方称“没有微微电话,也找不着她”。

  无奈之下,记者走访村中村民试图询问微微的下落,但村民均不愿多提此事。

  张伟家所在的永年县刘汉乡宁屯村村主任高某告诉记者,张伟一家人平日老实谦和,如果说微微是被欺负走的,他觉得可能性不大。

  律师:遗弃属重罪 盼女方尽快回头

  河北浩博律师事务所刘星律师表示,该事件中,女方已经涉嫌遗弃罪,我国法律中这个罪名属于重罪。“首先,女方的行为涉嫌违反《刑法》第261条之规定,构成遗弃罪。《刑法》第261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作为张伟的妻子,微微对患有重病的张伟和年幼的女儿负有扶养义务,但是其私自将夫妻共有的房屋和车辆卖掉并离家出走,置重病的丈夫和年幼女儿于不顾,致使丈夫有病不能治,女儿有家不能回。显然,微微上述行为已经涉嫌构成遗弃罪。”刘星律师建议张伟的家属可以以刑事自诉程序将微微起诉至法院,以追回张伟的治病钱,并惩治微微的遗弃行为。

  另外,刘星律师认为,如果有证据证明微微系以虚构卖房和车治病为由,行骗取房款、车款之实,那么微微就违反了《刑法》第266条之规定,构成诈骗罪。律师建议张伟成年亲属可以向当地公安机关提起控告。

  记者采访过程中,张伟及其家人已经向当地警方报案。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