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绝症母亲绣图3年为孩子攒学费

A-A+2013年11月14日09:24中国新闻网评论

  中新网重庆11月13日电 (谢道玖 刘相琳)“咳咳咳……”几声轻微的咳嗽声,从几间破旧瓦房中传出,屋内女主人正捧着一副长长的十字绣图,埋头数着针路,手中的针线在绣图上飞快地刺着,似生怕错过一分一秒。

  13日,中新网记者来到重庆巫溪县塘坊镇红土村姚厚芝家时,她正专心绣着摊在桌子上的一副巨幅十字绣图。在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姚厚芝向记者展示一副已经完工的《清明上河图》。

  “3年零5个月白天加黑夜的追赶,(《清明上河图》)才落针”。姚厚芝告诉记者,这幅长6.5米宽0.85米的《清明上河图》,共有人物684人、牲畜96头(只)、房舍122座,轿子88顶、船只25艘、树木124根,共需要127万针才能刺制而成。

  “女汉子”不幸染疾 不想闲着开始绣十字绣

  姚厚芝今年38岁,1999年与老公王以朝喜结良缘,婚后一起赴山东煤矿打工。让王以朝颇为自豪的是,妻子虽是女人,但在工地上一点不柔弱。挖矿石、拉矿车……男人干的活她一点也不落后。

  随着两个孩子的出生,姚厚芝便专心在家带孩子,丈夫在煤矿挖煤,一家人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2006年,一场病魔突袭,彻底摧垮了姚厚芝和这个家。

  时常感到胸前剧痛的姚厚芝到医院检查,发现双乳长了拳头般大小的肿瘤,医生建议她及时做切除手术,否则病情延误,后果不堪设想。但面对高额的手术费,姚厚芝选择了保守疗法“药疗”。几年下来,姚厚芝的病情却没有丝毫好转,曾经“干活像男人”的“女汉子”如今已提不起20斤的米袋子。

  看着自己“不缺胳膊不缺腿”,却完全像一个废人她急了。“这样耗着总不是办法,我就不信找不到一样适合自己做的事儿。”姚厚芝告诉记者。

  2009年2月的一天,姚厚芝从电视上看到,贵州十几个妇女一年多时间,绣出一幅六米多长的十字绣《清明上河图》,卖出几十万元。她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自己也可试着绣出这样一幅十字绣来。

  第二天,姚厚芝趁老公上班、孩子上学之际,独自一人坐车辗转十余小时,咬牙花2800元购回一幅6.5米长的十字绣《清明上河图》的图纸、针线和布料等材料。

  傍晚姚厚芝才告诉收工回家的丈夫。这次“先斩后奏”,让一向疼她的王以朝火冒三丈,觉得她是在瞎折腾,可姚厚芝有自己的想法。当晚,她找来凳子,铺开布料,对照图纸,一针一线开始起这项堪比“万里长征”似的工作。

  也是从那天起,姚厚芝过起了“两点一线两头黑”的生活:从清早6点起床到凌晨1点就寝,除去为孩子们做饭、送孩子上学和洗衣扫地干杂活的时间,她都只专心干着一件事——绣十字绣,每天绣17个小时。

  寒暑易节,春夏更替。2012年7月,经过3年零5个月的“白加黑”追赶,这幅《清明上河图》终于落针。

  20万不卖作品 要留给孩子作学费

  姚厚芝绣出了“清明上河图”的消息不胫而走。不久,有收藏家专门登门收购,出价20万元。亲朋好友替她高兴:她治病的钱有了。但姚厚芝的决定却让大家十分吃惊。她说,暂时还不打算卖这幅十字绣。

  原来,姚厚芝私底下了解到,像她这样的病,即便是做了乳腺切除手术,可能也活不了几年。

  “其实,谁不想多活些年头,但我这生病的身体哪能抵得上孩子们一生的幸福呢。”姚厚芝十分感激别人欣赏和愿意出高价收购她绣成的十字绣。但想到自己卖了十字绣也不见得就一定能治好自己的病,她就想,倒不如将这幅十字绣保存下来,即便自己将来有一天不在人世了,那时再把它卖出去,孩子们上大学的钱就不用愁了。

  提到两个孩子,姚厚芝双眼充满慈祥。她说,儿子王锐今年13岁上初中,女儿王琼8岁上小学二年级。

  让姚厚芝倍感欣慰的是,两个孩子特别懂事。姚厚芝说,王锐现在每个月生活费只有20元,还不及其他同学一周的生活费。“但孩子知道家里穷,从不乱要钱、乱花钱。”

  “妈妈就像是天上的太阳,发出这么多的光和热,给我和妹妹无限的温暖。”王锐读书很争气,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他说长大了要当医生,给妈妈好好治病,让她健健康康。

  “知妻莫若夫”,王以朝当然揣测到了妻子的心思。但不善言辞的他,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劝说妻子。除了沉默,本身也有肝病的他只是拼命地下井,希望能早点挣够钱给妻子彻底治病。

  与时间赛跑 尽可能给孩子多留点什么

  2012年8月,第一幅《清明上河图》十字绣完工后第二个月,姚厚芝又买回了一幅《清明上河图》十字绣样。与第一幅比起来,第二幅《清明上河图》十字绣长达22米、宽0.85米,刺绣的难度和需要的时间是先前那幅好几倍。

  姚厚芝说,买这幅十字绣的1万多元钱,是她偷偷找以前打工结识的一些朋友七拼八凑借的,至今还瞒着丈夫说只花了两三千元。“说高了,怕他心痛和着急,因为家里实在是负担不起。”姚厚芝有些内疚地说,从2006年开始,她的病已经花去医药费10多万元。

  如今,王以朝仍在山东挖煤,姚厚芝拖着病躯在巫溪料理两个孩子的生活,没日没夜拼命绣她的第二幅十字绣。

  “第二幅《清明上河图》十字绣我已绣了差不多6米。如果老天爷厚爱我,恩赐我,再给我3年时间,我就能完工。”姚厚芝说,她现在就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人,不知道自己生命何时会终结。她没有其他奢求和心愿,只是想尽自己所能多给孩子留点什么。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