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城管局官员因不能说服家人配合拆迁被停职

A-A+2013年11月26日09:25法制周报评论

停职后的蒋开松身心俱疲停职后的蒋开松身心俱疲
这块152平米土地的不远处正在建设商品房这块152平米土地的不远处正在建设商品房

  城管局纪检组长因“配合不力”被停职

  还原绥宁“株连拆迁”事件

  本报记者 雷鸿涛 文/图 发自邵阳绥宁县

  10月28日之前,蒋开松是湖南省邵阳市绥宁县城管局的纪检组长。

  今年5月以来,蒋开松和亲人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母亲不认这个儿子,伯父想打侄儿,妻子向法院起诉离婚。

  更让蒋开松不能接受的是,10月28日在绥宁县城市建设推进大会上,他被公开宣布停职。绥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公开表示,“(蒋开松)抽调到项目指挥部,协助做腾地工作。”

  这一切源于一块152平米的土地。该土地使用者为蒋定才(蒋开松的祖父,已去世)。今年,根据绥宁县城城市总体规划,该块土地位于已规划的路网改造及配套设施建设用地项目范围内。作为蒋定才的继承人,蒋开松的母亲、伯父、伯母拒绝货币补偿,要求土地对等安置补偿。该块土地的征收陷入僵局。

  今年5月份以来,劝导亲属拆迁让地成了城管局纪检组长蒋开松的工作内容之一。相关部门告诉蒋开松,如果劝导没有实际效果,他会被停职,但蒋一开始认为这是“不可能,吓唬人”。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

  11月21日,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这个48岁的男人痛哭流涕。

  ◎蒋开松回忆,当天他也穿着制服,但他没料到,他将要面对的是自己的母亲。这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离婚诉状》写道:“原、被告结婚20多年来,夫妻恩爱,感情极好”,但因为“株连拆迁,使我精神已崩溃,而不得不强忍伤痛,挥泪与自己深爱的丈夫蒋开松提出离婚”。

  ◎针对“株连式”拆迁,《人民日报》的人民微评评论称:株连式拆迁,太缺德。株连式拆迁,是通过绑架亲情的丑陋方式逼人就范,属于变相强拆,既缺德下作,又目无法纪,已成触发众怒的恶权毒瘤。

  与母亲的较量

  11月21日,在绥宁县城外的一间民房内,记者见到了蒋开松。

  在绥宁县城管局的官方网站上,领导班子及分工介绍栏显示,蒋开松排名第四。作为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正科级),他的分工是“分管纪检、督查指挥中心、绿化队、渣土所工作”。

  “我现在不要签到了,单位可去可不去,班子成员会议也不叫我参加了。”这是蒋的工作现状。

  蒋开松的烦恼,始于今年5月份,一宗152平米的土地征收。

  该土地位于绥宁县长铺镇长铺村一组。11月22日,经过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原罐头厂片区),爬了一段小山坡,本报记者来到了这块土地上。记者看到,土地上种植着一些蔬菜,还盖有一间简易木棚。蒋开松的伯父蒋汝模提供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显示,该宗土地的使用者为蒋定才(蒋开松的祖父),用途为“居住”,批准使用期限为“长期”。宅基地平面图写有“红线内面积152平米,具有法定使用权”字样。

  绥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公开回应称:1989年8月,绥宁县国土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对该宗土地登记发证给蒋定才,土地性质为国有划拨。1994年10月,蒋定才夫妇相继去世后,该房屋处于闲置状态。1998年底,该房屋被积雪压垮后就没有重建,一直被用于种植。

  根据绥宁县城城市总体规划,该宗土地位于已规划的路网改造及配套设施建设用地项目范围内。

  今年5月初,绥宁县土地和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下称“县征补办”)工作人员找到了蒋开松。

  “第一次对方来了三个人,第二次来了两个人。”据蒋开松回忆,对方要求蒋开松去做母亲、伯父和伯母(三人为土地使用者的合法继承人)的工作。“他们要求我配合组织上做工作。”蒋开松说,工作他会做,但没有把握可以做好。

  对方给他撂下了一句话:“这个事要做好,否则组织上会采取措施的。”

  蒋开松第一次去做母亲的工作,他传达了相关部门的意见,即只能货币补偿,不能等面积安置宅基地。母亲表示不同意。谈的次数多了,母亲也烦了,直接对他说:“我的事不要你管。”老人对《法制周报》记者坦言,因为这个事,她甚至不想认这个儿子了。

  伯父今年76岁,一次他拄着拐杖,用手指着蒋开松说:“开松,现在你父亲不在了,我要代他打你!”因为担心老人身体出状况,同事拉着蒋开松赶紧溜。在一次劝说中,因为蒋开松的语气过重,伯父曾被他气得住进医院抢救。

  5月14日,相关部门要清除该宗土地上的苗木。城管局等多部门协助参与了此次行动。当天,蒋开松也参与了行动,他和同事在一座桥上站成一排,堵住了村民通往小山坡的必经之路。

  蒋开松回忆,当天他也穿着制服,但他没料到,他将要面对的是他的老母亲。同事们也知道了,在土地上守着苗木的那个老人就是蒋开松的母亲。这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们早上7点就到了桥头。”蒋开松说,但母亲和伯母更早地来到了土地上守护。

  5月14日8点左右,蒋开松被安排去做母亲的工作。他不但没能将母亲劝退,反挨了一顿骂。

  蒋的妻子陈丽萍在长铺镇农业综合服务站工作。当天,上面领导通知陈去参加此次行动。但她一开始没有去。

  “后来领导打电话给我,要我过去,说婆婆这么大年纪了。”陈丽萍顾不上吃早餐,和同事来到了小山坡上做工作。大概在9点的时候,陈终于将婆婆劝了下来。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