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多名男子高中时遭名师性侵犯 立法是根本

A-A+2013年12月31日08:47 CCTV《新闻调查》 评论

  解说词:怡冬说,在美国曾经发生过的一些悲剧,促使法律对性侵前科案犯出台了非常严厉的限制措施。1994年,一位名叫梅根的7岁小女孩被有性侵前科的邻居强奸并杀害,2005年,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在一个叫杰西卡的9岁女孩身上。这些悲剧都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响,也推动政府颁布了《梅根法案》、《杰西卡法案》等一系列保护孩子的法律。根据这些法律,有性侵前科的人将被终生严格监控,不得再担任和孩子有关的工作,也不得踏入孩子聚集的场所;他们的个人信息也会被终生公示,供所有人随时查询。如果有人想知道附近有没有犯过这种罪行的人,在公示网站上输入地名,就能查到相应区域内所有前科案犯的详细信息,包括照片、身高、住址等等,连发色、纹身、疤痕等细节都罗列其中。目前,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家,也建立了类似的性犯罪者信息公示网络。但这种公示制度也一直伴随争议,有人提出,犯罪者出狱后就是普通公民,这种公示存在侵犯隐私、有罪推定的嫌疑。赞成公示制度的人则强调:恋童是一种性嗜好,它有难以自控的特点。国际精神治疗领域权威吉恩•阿贝尔曾经做过研究统计,如果没有外力干预,有恋童倾向的人一生中会多次侵犯孩子,少的20多次,多的达到200多次。

  李玫瑾:嗜好这东西它不是认识性的问题,就是有认识有时候也很难控制。比如说知道抽烟对我身体不好,可是我不抽我就觉得难受,性的嗜好也属于这一类的,有时候身不由己的。性一定会涉及到他人,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那么把他的情况公诸于众,我认为这个是可行的。

  解说词:近两年,有几起涉及外籍教师的事件曾引发关注。2012年,曾在北京、大连等多地任教的英国人尼尔•罗宾森,被发现是英国警方通缉的性侵儿童的在逃犯。另一名在南京任外教的美国人卫斯理也被查出,此前在美国曾经不止一次因为性侵儿童罪入狱,曝光他的网友正是通过查询美国性犯罪者公示网站确定了他的身份。检察官付晓梅告诉我们,她也曾遇到过一个案子,一名教师猥亵了学生,出狱后却又到另一所学校应聘成功,再次作案。付晓梅个人认为,目前我国要建立详尽的公示网络并不现实,但有必要通过法律制度的设计,避免有性犯罪史的人再从事和未成年人有关的工作。

  付晓梅:我觉得《梅根法案》在我们国家可能实施不通,因为我们国家人口太多了,流动性比较强,这种情况下可行性很小。我个人认为目前来说可以做到的,就是我要招聘一个人,我可以查一下他的犯罪记录。

  记者:我们国家这些单位去招聘的时候,想去查一个人有没有性犯罪的历史,方不方便能查到?

  付晓梅:公安部门可以查到这个人因为什么罪名被判刑了,但是比如说我检察院我都很难查到,招聘机构它就更难查到了。

  解说词:在付晓梅看来,香港地区2011年开始实施的《性罪行定罪纪录查核》制度值得借鉴。政府提倡在涉及未成年人的岗位招聘时,要求应聘者提交自己的性犯罪历史纪录。这份纪录只要本人到相关部门就可以很方便地办理。有性犯罪史的人不可能拿到清白的纪录,自然也就会知难而退。

  付晓梅:做了这个工作,可能对于整个孩子的安全都是一个保护。

  解说词: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在探索,如何完善法律制度,更有效地保护未成年人远离性侵犯。但让人忧虑的是,性犯罪的一些特点,使得法律有时存在难以抵达的空间。一是不少性癖好异常者即使受过法律惩处也还会重复作案;二是有的受害者和家庭会出于恐惧或羞耻感选择不声张、不报案。甚至有些年幼的孩子受了侵犯还浑然不知,使得性侵者的恶行成为不为人知的隐蔽的罪恶。

  张敏:我们还有一个案例里面那个孩子的话,就是觉得跟我玩呢,对我好,然后才这么亲密接触我的。办了这么多年案子以后,觉得最最迫切的就是性教育的问题,得让孩子首先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到底我们讲到一个什么尺度,大家都是比较困惑的。

  记者:到底该怎么跟孩子讲有关性的知识,很多家长都会觉得困惑。我问了一些和我一样70年代出生的朋友,他们大多回忆说,父母亲从来没有和自己聊过任何关于性的话题,而在学校,只有生理卫生课本里有几页关于性的知识,但是老师会跳过去不讲,甚至有一位朋友说,他拿到课本的时候,那几页纸已经被订书机给订上了。我很想知道又过了这么多年,现在的孩子从父母和学校那里能得到什么样的性教育,和我们那时候有没有不同呢?

  解说词:如今,当振浩再回忆往事,自己都有些惊讶于当年的懵懂无知。他告诉我们,当年受侵犯的男生们,几乎都只是模糊地知道这件事和性有关,本能地感到羞辱,但在彼此交流之前,他们并不能确定张大同行为的性质。这也让他们深切地感到,告诉孩子相关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能确定说这是侵犯吗?还是说连这都不敢确定。

  振浩:你被人狠狠地揍了一下,这可能是侵犯,但是有一些涉及性方面的,到底算是侵犯还不是侵犯,从来没有人解释过,没有办法来判断。

  记者:父母从小到大和你讲过性方面的知识和问题吗?

  振浩:没有。

  记者:学校有没有教过这方面的一些知识?

  振浩:应该是没有。

  解说词:在他们的少年时代,大多数孩子都没有接受过任何性教育,现在情况是否有改观呢?

  刘文利:哪些同学接受过来自父母的性教育,请举一下手。

  解说词:这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一门公共选修课――《人类性学》课的课堂。老师正在进行一项关于性教育的调查。女生中有少数几个说,父母在她们来月经时曾经告诉过一些相关的知识,而男生中间则没有一个人举手。

  刘文利:有那么一点儿意思的也行,那我可以说课堂上百分之百的男生没有在家庭里获得过性的这种教育,可以这么说吗?

  解说词:刘文利是北师大副教授,她在这些年上课的过程中发现,现在的大学生在未成年时普遍没有接受过性教育。近些年来,她领导的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一直致力于在小学推广性教育课程。北京的大兴行知学校是其中一所试点学校,《性健康教育》课程在这里已经开展七年了。

  老师:乳房、乳头。

  学生:被泳衣泳裤遮盖的部位就是身体的隐私部位。

  老师:谁能给他穿个衣服?谁来?

  解说词:从一年级开始,行知学校的学生每学期都会上六堂性健康教育课。这一堂课的主题是“保护我们的隐私部位”。刘文利的课题组考虑到,如果告诉孩子要识别坏人、防范熟人是不现实的,既超出了孩子的能力范围,也会影响孩子对世界的信任。更有效的方法是告诉他们哪些是隐私部位,一旦有人想接触,就要坚决说不。

  小学老师:如果有人想触摸你的隐私部位。

  小学生:如果有人想触摸你的隐私部位。

  小学老师:或让你触摸他的隐私部位。

  小学生:或让你触摸他的隐私部位。

  小学老师:要坚定地说不。

  小学生:要坚定地说不。

  解说词:我们向两位检察官转述了这堂课的内容,她们都认为这样的教育很重要。

  张敏:笔录里面好些孩子就说,碰我的前面了,碰我的后面了,前面是哪儿后面是哪儿啊?说不清楚。嫌疑人他会狡辩的,我可能碰到只是哪一块的地方。如果很明确地说是阴茎也好阴道也好,这些的话肯定当然非常明确了。

  男生:大家好,我叫王龙,我扮演的是张叔叔。

  女生:大家好,我是吴思雨,我扮演的是小红。

  男生:我给你买了一条新裙子,你脱下衣服,让我帮你换上新裙子吧。

  女生:不行,一会儿让妈妈帮我换新裙子吧。

  男生:那好,我给你收好。

  女生:谢谢张叔叔。

  张敏:我觉得这个就会很清楚,哪些情况下该说不。从我们和这些嫌疑人来接触的话,我觉得实施这种犯罪的人,内心不强大。可能就是这个孩子当时明确地大声喊一声,或者转身就跑掉,这件事完全可以避免。

  学生齐读:身体属于我自己,一定将它保护好。

  解说词:但是,目前像这样开展性教育课程的小学还非常少。刘文利在推广课程的过程中间遭到了不少学校的拒绝,普遍的理由就是,担心这么早开始性教育会引发孩子早恋或早期性行为。

  刘文利:这是成年人自己杜撰出来的一种担心。当他有了知识,对性有了这种积极美好的态度,他怎么会做出让他自己受到伤害,又伤害别人的这样一个决策呢?

  解说词:刘文利介绍,各国学者为了评估早期性教育对儿童发展的影响,早已进行过长期分析研究,有明确的数据证明,它不仅不会引发孩子的性行为,反而会延迟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间。她在设计课程的时候,也参考了大量其它国家的儿童性教育读本。这些书有的通过可爱的卡通形象告诉孩子性是怎么一回事儿,有的通过生动的漫画告诉孩子什么时候该坚决说不。刘文利认为,把性当成健康美好的东西从小就坦然展现给孩子,孩子的认识才能是健康美好的,如果遮遮掩掩,反而会带来问题。但是,要说服学校和家长这一点并不容易。

  小学老师:这个是?

  小学生:阴囊。

  解说词:虽然行知学校已经接受这样的课程,但经常会有家长提出质疑,认为孩子直呼这样的名词十分不雅,让他们感到尴尬。

  刘文利:让孩子认识这个性器官的时候,一定要给他科学的名词。孩子并没有觉得性有什么丑陋的,或者是不能够张开嘴的。

  小学老师:用手指着它,男孩的隐私部位有?

  小学生:阴茎、阴囊、臀部。

  大学生:阴茎、阴囊、射精管、尿道。

  刘文利:这里面你觉得有什么敏感词汇吗?

  大学生:都是。

  刘文利:孩子他能够非常自然地来说出这些词,但是随着受到成年人文化的影响,那他就会觉得性是不可以谈的一个话题。我问过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她跟我讲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记者:我也是从垃圾箱里捡来的。

  刘文利:倒垃圾的时候我会看,这个垃圾里头怎么会长出小孩来。很少有孩子说是从父母那里知道是从妈妈的身体里生出来的。当他知道正确的答案,他会想当时爸爸妈妈为什么没有给我讲这样一个正确的答案。时间长了他会觉得性这个东西是难以启齿的。

  记者:这样的答案可能就会给孩子这样一种观念暗示了?

  刘文利:对,而且是在很深刻地影响孩子本身他对性的看法。

  解说词:如果父母和学校的态度都潜移默化地让孩子感到,性是羞耻的事,一旦他们遭遇伤害,就有可能会不敢声张,羞于求助。当年遭到侵犯后,振浩就没有告诉父母,而怡冬则是鼓起勇气向父母透露了这件事,却并没有得到他期待的回应。

  怡冬:我的父亲沉默了很长时间,说他很生气,但是之后就没有了。

  记者:他没有其它的反应和举动了是吗?

  怡冬:是的,令我很伤心,很失望。

  解说词:孩子在遭遇性侵犯后,因为旁人的态度而受到二次伤害的情况,其实非常普遍。心理学者龙迪曾经对性侵受害家庭进行过深度访谈,她感到社会中存留有一种顽固的贞操观念,对于性侵受害者,尤其是女性,是沉重的压迫和伤害。

  龙迪:有一个妈妈听到孩子遭受性侵犯,先给了她一个耳光。

  记者:她为什么呢?

  龙迪:她觉得你没有把自己的贞操保护好。而周围人指指点点,就说为什么人家不侵犯别的孩子,侵犯你的孩子,还是你家孩子不好吧。这样的舆论对儿童的伤害,真的要比性侵犯事件还要大。

  解说词:长期以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性被视为羞耻的事。或许,会被这样的观念所伤害的,不仅是性侵受害者,还有整个社会,所有孩子。它会导致性教育的缺失;它会导致对受害者的歧视;甚至,一些受害者会因为担心被歧视而忍气吞声,让性侵者得以逍遥法外,继续作恶。振浩和怡冬希望,他们这次站出来面对镜头,也能够倡导一种正确的认识和价值观。

  振浩:作为一个受害者,肯定是没有任何错的,受害者不应该感到羞愧,其他的人应该去支持和理解这样类似的事情,而不是带有异样的眼光来看着他。

  怡冬:我觉得我现在能够站在这儿,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知道会有很多观众能够看见,我觉得我放下了。我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让受害者能够寻找到更多的勇气来保护自己,来寻求帮助,我希望他们能够更勇敢,我为他们加油。

  记者:我们由衷地钦佩振浩和怡冬,能面对镜头讲述自己的伤痛往事。在一个还不习惯坦然谈论性的社会里,作为性侵受害者,即便是已经成年,要站出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但他们出于道义感和责任感这样做了。因为他们希望提醒人们,这样的伤害离孩子并不遥远;他们希望提醒社会,法律还有完善的空间;他们希望父母和学校能意识到,教会孩子保护自己是重要的;他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社会,受害者没有任何过错,更不应该遭受异样的眼光。在节目的最后,《新闻调查》要对他们说:谢谢你们为孩子做的这一切。

 

[上一页] [1] [2] [3]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