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市井>正文

父亲当街殴打儿子扔垃圾桶续:称后悔没打死儿子

A-A+2014年1月21日08:54 金羊网-新快报 评论

 在受伤男童的病房里,护士们贴心地在男童的病床旁边放了很多气球,并画上了笑脸。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在受伤男童的病房里,护士们贴心地在男童的病床旁边放了很多气球,并画上了笑脸。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医院宣教科主任向记者透露小孩送医后细节——

  警方称其即使在没有醉酒的情况下,思维也比较混乱,不具有独自监护孩子的能力

  《醉酒父亲当街掐晕儿子扔垃圾桶》追踪

  ■采写:新快报记者 陈海生 彭程 李应华

  18日凌晨,一名4岁男童在白云区新市街头被其亲生父亲殴打后还扔进垃圾桶用垃圾埋起来,好在有好心人及时报警送院,男童才获救(详见昨日本报A17版)。昨天,新快报记者从新市医院获悉,在医生和社工的帮助下,男童脸上已有了笑容,但他很抗拒提到自己的家庭。医生说,担心男童会留下心理阴影,将对他进行心理辅导。据了解,新市派出所经调查后得知,男童的父亲即使在没有醉酒的情况下,思维也比较混乱,并不具有独自监护孩子的能力。

  提及家人时孩子很抗拒

  记者昨日下午来到新市医院时,男童正在病床上午睡,他的面部仍然比较红肿。在较早的时候,他在和社工聊天时,说自己叫“小涛”。和其他小男孩一样,他喜欢看动画玩玩具,看到精彩处,他还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他最喜欢的是超人奥特曼,今年4岁的他已经能做一些简单的数学计算题。

  小涛的主治医生朱主任告诉记者,小涛的颅内出血情况已经得到控制,骨折的手还会进行一次复查,如果骨折处的连接情况良好,其家人这两天就可以接他回家休养了,两三个月手可以康复。照顾小涛的吴护士介绍说,小涛昨日上午一直和护士有说有笑,还说自己在上幼儿园,但具体地点却说不清楚。不过,当被问及家人的情况时,小涛便立即变得沉默,甚至是排斥抗拒。“他跟我说‘妈妈已经死了,现在爸爸也死了’, 估计是他爸爸告诉他妈妈死了,现在爸爸不在身边了,他估计也以为是死了吧。”吴护士说。

  伤情稳定需长期心理疏导

  相比于小涛的身体上的伤势,新市医院儿科主任医师肖玉清更担心小涛会留下心理阴影。“毕竟一个4岁的孩子,对事物已经有了明确的记忆。”肖玉清认为,这种被父亲殴打的经历,很有可能对孩子未来人生观的形成造成严重影响。“这种经历如果不能尽快疏导,很可能导致两个后果。要不就成为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要不就成为一个具有暴力倾向的人。”

  “虽然现在孩子表现得很快乐开朗,但内心中却充满了孤独和愤怒。这一点可以从一提到家属孩子就保持沉默看出来。”肖玉清表示,小涛说父亲已经“死了”,可能体现了对被父亲无故殴打的一种仇恨,在这种情况下,急需亲人的关怀。“如果孩子的母亲能出现,那效果是最好的,其他亲属也能带来不错的效果。我们现在正在为他做心理方面的疏导,但这个过程是漫长的,10年甚至20年都有可能。”

  记者了解到,前日晚上,警方已经联系上小涛的爷爷和伯父,他们正从老家河南省赶来广州。不过,小涛妈妈的电话则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其父亲可能精神不太正常

  据医院宣教科的钟主任介绍,前日上午9时许,小涛的爸爸在警方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看过小涛,此外就没有见过小涛的其他家人。“当时那个男的满身酒气,还称对打儿子‘不后悔’。”钟主任说,该男子说只是后悔没有把孩子打死,那样他再自杀就一了百了。“所以我们觉得,他可能是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有点不正常。”

  昨日上午11时,广州新市街道办事处党政办主任黄蓉赶到了医院看望小涛。在向医生了解了小涛的情况后,黄蓉表示,街道将尽最大努力帮助小涛。

  据黄蓉主任介绍,街道办通过与新市派出所沟通得知,小涛的父亲自称从东莞过来,之前住在东莞,来广州七八天,跟小涛住在旅馆里。但警方对其身份证信息进行了核实,却并未发现其有登记入住的信息。记者在新市医院周边范围内实地走访发现,该地属于城中村,有不少无需身份证登记的短租房旅舍。

  据介绍,新市派出所经调查后得知,小涛的父亲即使在没有醉酒的情况下,思维也比较混乱,并不具有独自监护小涛的能力。黄蓉表示,“街道方面将会跟家属衔接,如果未来家属提供不了对小涛的日常照顾,街道方面会先通过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协助医院对小涛进行看护。”

  律师说法

  目前最需要找到孩子妈妈

  法医昨日下午来到新市医院,对小涛的伤情进行鉴定。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律师表示,小涛的父亲在这次事件中承担的责任取决于法医的鉴定结果。根据《刑法》第260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若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朱律师表示,虽然法律上可以剥夺他父亲的监护权,但是这个监护权要给谁,法律也没有明确规定。因此目前需要找到小涛的妈妈,因为她有抚养的责任。如果联系不上,就联系小孩父亲的直系亲属,看能不能伸出援助之手。

  “如果亲属不愿意接手,那就需要社区和民政部门互相配合,为小涛提供生活上的支持。”朱律师认为,政府部门可考虑学习一些西方国家,对被家暴儿童进行保护机制立法,通过建立庇护所、福利机构等方式暂时收留被家暴的儿童。

                                         (原标题:暴虐父亲竟称:后悔没打死儿子)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